王应睐发火

2013-03-02 10:10  来源:瞭望·中国总第197期


 

  ■丁东/文

  王应睐(1907—2001)是中国近代生物化学的主要奠基人。上世纪40年代在剑桥大学获博士学位,195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曾任中科院生物化学研究所所长、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是人工合成结晶牛胰岛素和人工合成酵母丙氨酸转移核糖核酸等科研项目的领军人物。在改革开放初期,他正直敢言,推动过拨乱反正的破冰之举。

  因为生化所是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重要机构,所以国门初开,国外邀请访问的机会很多,而且多是对方资助。当时中国外汇奇缺,科研人员公派出国访问进修受到经济条件的限制。科学院原有的方针是争取资助,争取多派。但1981年突然限定生化所1983年以前只许派公费留学二人,资助留学四人,已经争取到外方资助的留学人员也派不成了。针对这种情况,身为所长的王应睐十分恼火。他说,目前生化所已经与国外联系好,马上就可以派出的人员就有十几个,都是人家给资助,钱数都不少。英国向来是不肯给钱的,也同意给我们三室一个助研一年8千英镑,难得争取到。如果按院里的人数限制规定,都不能走了。我不了解这个新规定是怎么定,我怀疑是外事局拟了一个办法上报,院领导不了解情况就批了,没有好好征求所里的意见。这个规定是很不妥当的。扩大研究所自主权讲了几年,结果连这点权都不给所里,说得过去吗?派人出国进修,对科研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害的问题,院里到底闹清楚没有?

  王应睐据理反驳了几种限制科研人员出国的说法:

  有人认为派出去的人多了,有可能走了不回来。生化所出国进修的人占20%多一点,不算多。趁现在有利的国际 形势,利用外国的资助,多派一些人可以开阔眼界,学到我们没有掌握的知识。闭目塞听是赶超不了世界水平的,不能把我们的科技人员封闭起来。出去了,有人不回来,跑走三四个,值得大惊小怪吗?中国有的是人,凡是有事业心的、真有水平的人,是不会走的,我们应当有这个信心。

  有人认为派出去的人给外国人当了廉价劳动力。这不是事实。国外邀请生化所去人,出价都比较高。现在美国最受欢迎的是中国人和犹太人。中国人去了能一天干到晚,一星期干七天,这是不是剥削我们的劳动力呢?不能这样看,难道我们的人出去应当松散、疲塌?勤劳是我们的美德,出去的同志勤奋工作,取得了成果,为中国人开创了好名声,是我们的光荣。欧美国家科研人员也经常到国外工作,交流经验,把外国的新思想吸收过来,美国有大批学者在欧洲进修、讲学,欧洲有大批专家受雇于美国,有谁说他们是出卖了廉价劳动力?哪有像我们这样多少年不出去的?长期封闭把我们自己吓怕了。

  有人认为出去的人多了,影响国内工作。生化所现在一年接待外宾三百多人,说明我们工作有成绩,在国外有影响。为什么能派出人多,主要还是靠自己的工作。国内工作搞好了,人家才会邀请。有的新成立的研究室,原来没有基础,现在把人派出去,学学人家是怎么搞的,一两年以后回来就可以起作用,都闷在家里可能什么也搞不出来。

  有人认为出去的人多了,受外国资产阶级腐朽意识的侵蚀。参加过人工合成胰岛素的一位专家,先去澳大利亚一年,又去美国三个月,国外对他比较推崇,给了他比较优厚的资助。有人替他算了一笔账,他至少可以带回一万美元。当时中国普通人月薪才几十元人民币。有人说,他把钱存到银行吃利息就可以了,出国不但可以“镀金”,还可以“捞金”。王应睐说,他现在还没有回来,你怎么知道他省下来的钱不给所里买东西?退一步说,他把节余的一万美元都留给自己,也是他合法的劳动收入。人家愿意给他优厚待遇,说明他水平高,贡献大。

关键字: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