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实施,说易行难30载

2013-03-12 13:57:53  来源:瞭望·中国总第198期


 

  对于很多人而言,宪法还是高在云端。说它“最权威”却常停留在嘴上,说它“至上”却不能写在判决中,甚至都没有成为立法时真正的依据,不时会有违宪的法规、规章和红头文件见诸报端。■安锋/文    

  去年底,在纪念宪法施行30周年的大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表了重要讲话。他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

  党的“一把手”参加以十年为节点的纪念活动,自1982年宪法颁布以来,已成惯例。宪法的权威性不言而喻,但遗憾的是,官方最高规格的这种“强调”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兑现。

  至今,宪政还只是学界的话题。


 

  哪怕只是写入宪法文本也不容易

  2012年10月13日,在中国法学会为纪念82宪法实施30周年举行的论坛上,79岁的李步云是最年长的主讲者。他与郭道晖、江平被尊称为中国的“法治三老”,“四五十岁”正是他们助推新中国法治事业加速前进的年纪。

  那个时候的李步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工作,担任法理学研究室副主任。在举世瞩目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幕之前12天,45岁的李步云用一篇《坚持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文章,为中国法学界突破理论禁区迈出了第一步。

  著名法学家许崇德回忆说,“‘文革’使得民主和法制荡然无存”。当时,新中国的第一部宪法(1954年宪法)已被1975年宪法取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被取消;1978年宪法并没有完全消除它的影响,像“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这样的指导思想并没有改。

  颁行新宪法已经势在必行。

  1980年9月,宪法修改委员会成立,副主任彭真专门向中央打报告,提出这次修宪要在1954年宪法的基础上进行,获得了中央的批准。

  那个时候,李步云刚被借调到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工作,就此与宪法结缘,一天工作16个小时,也不回家,就住在中南海的办公室里。在1981年的一个半月里,他在《人民日报》连续发表了10篇文章,其中对宪法提出的修改建议,很多被采纳了。最让他满意的,是82宪法将“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前置,放在第三章“国家机构”之前。

  在外行看来,这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调整,但著名法治思想家郭道晖却将之称为“至今都闪耀着光辉”的一个进步。这种位置的变化别有深意,表明公民权利是本,是高于国家权力的,国家权力不得侵犯公民权利。

  其中,从第37条开始,连续3条都是关于公民人身自由、住宅以及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的规定。

  “这完全是‘文革’的教训,特别是因一些老干部亲身受到侵害而定的。”郭道晖统计发现,82宪法对公民基本权利总共立了24条,比54宪法多出5条,比75宪法多出20条,比78宪法多出8条。

  然而,写入根本大法的这些权利并没有让“人权”这个词在此后数十年里彻底“脱敏”。直到2001年,李步云在湖南办第一期人权培训班时,有关部门还是“建议最好不办”。

  2003年6月13日上午,李步云参加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主持召开的一个修宪座谈会。李步云讲了4条意见,其中一条就是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

  反对者认为,宪法中的第二章已经确认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很多国家的宪法也没有这么写。但李步云认为,这有利于消除大家“人权敏感”的顾虑,也能彻底消除国际 社会对我们的误解。

  时任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的徐显明就亲历了一场“误解”。当时,他正在访问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一位官员问他:“中国的宪法里为什么没有人权?”

  “你错了。”徐显明回答说,中国宪法里公民有20多项权利,“比美国宪法里要多得多”,“如果你是说宪法里没有‘Human Rights(人权)’这个概念,那你再等等看看”。

  2004年3月14日,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以赞成2863票、反对10票、弃权17票表决通过宪法修正案草案。其中,“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被认为是此次修宪的重大进步。

关键字: 宪法 实施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