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实施,说易行难30载

2013-03-12 13:57:53  来源:瞭望·中国总第198期



 

  违宪审查制度的学者设想

  目前,美国实行司法审查制度,由联邦法院,尤其是联邦最高法院监督宪法的实施。德国由宪法法院、法国由宪法委员会负责监督宪法的实施。实际上,在1982年宪法制定过程中,也曾有过设立“宪法委员会”负责宪法监督实施的设想。

  许崇德先生的回忆,1981年2月28日,宪法修改委员会秘书处起草了一个《宪法讨论稿》。这个讨论稿增写了第五章,共六个条文,专门规定保障宪法实施和宪法修改的内容。后来,在此基础上又形成了1981年4月1日的第三次讨论稿,对于拟设立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宪法委员会,提出了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宪法委员会的地位与全国人大常委会相当,仅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负责并报告工作,专门负责审理违宪问题。第二个方案是,宪法委员会的地位低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负责并报告工作,协助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监督宪法的实施。

  据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刘松山考证,宪法委员会一开始就是由宪法修改委员会秘书处的工作人员提出和起草的,而不是来自哪一个政治人物或者政党的意见或者建议(至少已有的档案资料没有证明哪个政治人物或者政党那时在推动宪法委员会的设计)。

  “而宪法委员会与全国人大常委会相比,地位孰高孰低的争议,是直接决定宪法委员会能否设立的关键性问题。”刘松山表示。

  如果说30年前这个想法无疾而终,那么,现下,由于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监督宪法实施的模式得不到贯彻落实,这个想法又被提及,学界开始考虑旧事重提。

  徐显明的方案是,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下,设立“宪法监督委员会”行使监督宪法实施的专责,地位则置于各专门委员会之首。

  这可以说是很多宪法学者提供的设立违宪审查机构的“方案大纲”,只是,在这个委员会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地位高低问题上,仍有不同的考量。比如,有的学者认为,为了减少阻力,宪法监督委员会应对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负责。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胡锦光就认为,有一个宪法委员 会协助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来处理危险问题,不会对中国的宪法体制和国家权力分配产生影响。

  除了组织机构缺位,违宪审查的制度设计也处于含糊不明的状态。比如,《立法法》第90条规定,公民都可以向全国人大和常委会提出违宪审查的建议。胡锦光认为,这在制度设计上就存在理念不清的问题,看似谁都可以提出违宪审查建议、最大范围的维护了宪法权威,实则不然。

  “无论是哪一种设计,都是要限定启动违宪审查的主体。”胡锦光说,美国式的违宪审查机制是权利救济式的,只有宪法权利受害者方可提请违宪审查;德国则是从保障宪法秩序的角度出发,只有宪法规定的几个国家领导人可以在法律实施后的法定期限内要求违宪审查。

  2012年12月4日,习近平要求,加强对宪法和法律实施情况的监督检查,健全监督机制和程序,坚决纠正违宪违法行为。

  鉴于此,徐显明觉得,可以建立违宪“追究”机制。人大是有重大事项调查权的,当调查发现违宪事实存在,那么,违宪者要承担政治的、法律的、道德的责任。

关键字: 宪法 实施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