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公款消费的关键是消除特权

2013-05-09 11:51:44  来源:瞭望·中国总第204期



 

  人大掌握财权

  李克强在国务院第一次廉政工作会议上还强调:“财政资金、公共资产都是纳税人的钱,管好用好也是预防腐败的重要方面。”关键是由谁掌控财政权,才能管好用好纳税人的钱。

  在英法美等西方国家,财政权归议会,行政权归政府,如美国联邦宪法规定美国国会拥有最高立法权、修改宪法权、对外宣战权和监督财政权四大权力。现代议会实际上是从控制国王财权的过程中产生的,其争取财政权先于立法权而存在。议会掌握财政权的目的,是对政府预算进行有效监督和制约,防止政府权力扩张和滥用。今天发达国家议会都把预算案视为仅次于宪法的重要法案,政府需要钱必须向议会申请,只有议会批准拨款后才能拿到经费。而政府提出一项预算时, 议会未必一定接受或全盘接受。在美国,即使联邦政府本身的救济款也须由国会批准,不管是克林顿执政时期的1995年还是奥巴马执政时期的2011年,联邦政府都遭遇过多次关门风险,美国总统唯一的办法就是绞尽脑汁,与国会领袖“恳谈”交涉,争取议会议员们的支持。议会决定政府拨款权,确保了民主监督政府财政的权力。

  中国宪法和法律赋予了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审查和批准本级政府预算并监督预算执行的专属职权,但事实上人大的财权只是象征性的,即在每年人大代表会上,对政府财政预决算进行一次审议和决定。而这种审议几乎流于形式,切不说像类似“赞成姐”申纪兰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审议的能力,即使有专业和睿智、有良知和担当的代表,在较短时间内对甚至数万亿的大买单也不会看出所以然的。而实际上许多预算中都包括了比例很高的公款消费,都隐藏着三公消费的巨大身影,但短时间谁也不敢肯定,能够肯定的只是它会被通过。人大在审议通过政府预算后,就失去了对财政资金的控制权。这种财政制度实际上给了政府无以约束的财权,政府预算怎么花、何时花、花多少一概由政府说了算。这就使财政支出产生巨大腐败黑洞,容易形成监守自盗,也成为公款消费不断膨胀的根源。

  遏制公款消费, 根本措施是从制度上确保人大掌握财权。中国宪法规定主权在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作为国家的主人,人民自然要通过人大当家理财。毫无疑问,人大掌握财权、将财政预算的决定权和监督权真正归属人大,是宪法的要求。

  只有真正实现人大掌握财权,才可能真正遏制公款消费歪风。

关键字: 遏制 公款 消费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