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教养制度废存之争

2013-05-09 14:04:59  来源:瞭望·中国总第204期


 

  ■欧阳刚/文   

  2013年年初,中国多家主流媒体曾报道了一则爆炸性消息:“在本年度初召开的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宣布,中共中央已经研究,将由有关部门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在全国人大批准之前,严格控制适用劳教措施,对缠访、闹访等三类对象,不采取劳教措施。”

  人们相信,或许只差临门一脚,在中国大陆延续了55年的劳动教养制度即将寿终正寝。

  但稍后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官方的程序性报道中回避了“废除劳教”这一敏感字眼,代之以梳理政法机关2013年工作思路:以推进劳教制度改革、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司法权力运行机制改革、户籍制度改革“四项改革”为重点。

  近段时间,围绕着劳动教养制度之废存,各路法律学者多有隔空交火,他

  们各自阐述自己不同的主张时,民间又陷雾里看花。


 

  拐点2012

  2012年,劳教制度迎来了变革的拐点。众多荒诞不经的“被劳教”案例逐一浮出公众视野,拷问着这一制度的合法性。

  2012年年末,26岁的重庆前大学生村官任建宇忙得不可开交,“劳教制度进程标竿式人物”、“反抗劳教恶法第一人”,这个身形瘦小略带着几分羞赧孩子气的青年意外收获了一系列封号,他频繁地接受媒体采访,参加各色研讨会,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

  就在半年前,他对劳动教养制度还充满了内心的恐惧。2011年8月,任在网上转发了一百多条微博和帖子,被彭水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立案刑拘,随后他被送往涪陵劳教戒毒所,度过了2年劳教生涯。他从网上买的一件文化衫成为警方指控的物证,那上面印有“不自由,勿宁死”字样。

  在劳教所里,任建宇和众多强制戒毒者共呼吸共劳动,机械地从事着长时间劳动,周而复始。他在里面习惯了蹲着吃饭,习惯了写“悔过书”。在劳教聆询时,不懂法律规定的他还受到了误导。

  2012年11月19日,重庆市劳教委以处理不当为由撤销了对任建宇的劳动教养决定,此时距他失去自由已一年多时间。去年12月,在重获自由9天后,任建宇不服重庆市劳教委劳动教养决定上诉,两审法院均以超过诉讼时限为由驳回。

  这一年,一位理工科研究生的网上求救书引起了无数人共鸣:“11月,五十多岁的妈妈背着家乡的油饼、核桃来北京看我,查身份证后,由于曾经上访过,被认定再次上访,被甘肃省兰州市公安局带回兰州,劳教一年并拒绝亲属探望。”

  盘点众多劳教事件,最令肝肠寸断的案例莫过于湖南唐慧案。2006年,湖南永州妈妈唐慧11岁的女儿乐乐被多人强奸后,又被逼卖淫3个月。她认为,此案在立案和审理期间,当地公安部门个别民警存在渎职行为,随后开始了漫长的止访。2012年8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认为,唐慧扰乱社会秩序多次,被行政处罚后仍不悔改,继续无理取闹,闹访、缠访,严重扰乱了单位秩序和社会秩序,决定对其劳动教养1年零6个月。

  唐慧案一经披露,即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照片上那个双手合在胸前,紧张无助而又无比憔悴的母亲刺痛了无数人。公众和媒体对现行劳教制度的讨论和反思开始持续发酵,众多律师和法学界知名人士联名上书中央,要求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在当年10月9日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中国的司法改革》白皮书发布会上,中央司法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姜伟表示,改革劳动教养制度已经形成社会共识,中央正在研究具体的改革方案。

  事实上,这些零星披露的案例只是揭开了劳动教养制度众多黑幕的冰山一角,实施半个多世纪以来,劳教制度一直为法律界和社会各界所诟病,它已经沦为一部名副其实的“恶法”。

关键字: 劳动教养 制度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