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关注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国经济管理政策新思路


 

  “三字经”:稳 放 托

  ■周俊生/文

  (资深财经评论员)

  4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经济管理政策要做到:宏观政策要稳住,微观政策要放活,社会政策要托底。“稳、放、托”,这是中共十八大和十二届人大会议召开以后,新组建的国家领导班子提出的经济政策新思路,它既对目前中国经济运行中出现的问题有很强的针对性,也含有对过往一段时间经济管理政策中的失误进行纠偏的政策导向。


 

  宏观政策要稳住

  改革开放为中国建立了市场经济体系,但与西方已经有几百年历史的市场经济国家相比,中国的市场经济体系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鲜明特色,这就是政府对经济发展的方向一直抱有浓厚的“父爱主义”情结,不允许市场偏离自己设计好的轨道。这使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显得尤为重要。这种状况的出现,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经济脱胎于改革开放之前三十年左右的计划经济体制,因此短期内不可能完全消除这方面的习惯;另一方面,也是更为重要的方面,中国作为一个人口众多、资源紧缺的大国,与西方国家相比较有着自己必须解决的矛盾,因此政府对于经济运行可能出现的问题十分重视,不敢轻易放手。

  中国政府对经济运行的高度管理,一直为国内外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者”所诟病,认为这种管理手段有碍于市场的发展。其实,即使是西方已经很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政府对经济的适当控制也是存在的,这一点通过观察前几年爆发的金融危机中美欧国家政府的所作所为,即可看得很清楚。因此,关键不在于政府应不应该管理经济,而是政府以什么样的手段,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将政府的意志贯彻到经济运行中去。

  政府在宏观方面的经济调控手段,无非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所谓财政政策,即利用投资、税收等手段来调控经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财政政策一直定为“积极”,也就是政府需要利用投资、税收等手段来刺激经济,这使中国逐渐形成了自己不同于别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其中表现最为瞩目的便是将扩大投资作为经济发展引擎,保证了中国GDP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但这种增长模式也给中国的经济可持续发展留下了不少后遗症,其中最为突出的问题便是地方政府将GDP当作政绩,为了推动GDP而盲目扩大投资,对资源、环境等造成了一定的破坏,影响到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因此,最近几年,在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之下,这种以投资增长为经济发展引擎的制度框架受到了遏制,政府期望调整中国的经济结构,以拉动内需来保证经济的持续增长。

  内需的活跃意味着国内市场消费的上升,而内需增长需要一个前提条件,这就是民众有足够的购买力。但是,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一直未能得到妥善解决,因此民众的消费力已经对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形成了高度制约。一方面,在改革开放中形成的富裕阶层,其消费已经饱和,他们的消费领域已经从国内市场转向海外市场;另一方面,人口众多的尚未富起来的普通民众虽然有一定的消费意愿,但由于收入不够丰厚,这种意愿无法满足。因此,由于购买力的不足,国内市场无法支撑起一个强大的GDP上升需求。

  最近一两年,在投资模式受到限制以后,中国的经济增速出现了下降,这在今年第一季度表现得尤为明显。因此,现在中央提出“宏观政策要稳住”的目标,实际上蕴含着一种经济增长思路的微调,具体来说,一方面固然必须继续坚持结构调整,做大做强内需市场,但另一方面,在这方面的工作短期内难以见效的情况下,投资增长仍然不可偏废。因此,未来一段时间,为了保证经济增长不致出现大幅度下降,政府将仍然会适当扩大投资规模,以此来保证GDP的上升,保证民众有充分的就业机会。

  但以往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扩大投资的发展模式很容易产生推动物价上升的后果,从而引发通货膨胀。这是因为,在扩大投资的要求之下,银行信贷很容易放松,从而引起市场内的流动性泛滥,在趋利效应的驱使下,资金必然流向房地产、股票等市场进行炒作,并波及实体市场领域,引发物价整体上升,中国在这方面有过很深刻的教训。这就又需要在执行积极财政政策的同时,必须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定。

  保持稳定的货币政策,对于中国来说是有一定的压力的。一方面,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经济体近几年频繁出台货币宽松政策,导致其货币贬值,对中国的人民币造成升值压力,影响外贸出口;另一方面,国内经济复苏乏力又使市场产生了放松银根的吁求,企业希望得到银行信贷支持以保持持续经营。这需要央行提高调控艺术,在坚持政策稳定的同时密切观察市场变化,让银行信贷能够与实体市场的需求更好地对接起来。

  • 责任编辑:蓝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