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关注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实话实说

  204期中的文章《红会如何转危为安》,提到了壹基金在庐山地震救援和捐赠中大放异彩的现象,这很值得我们思考。红十字会自从郭美美事件后饱受争议,民众的信任度降到了最低点。但我想,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我们可以把红十字会看做垄断慈善行业的巨无霸国企,把壹基金这样的民间慈善机构看做民营企业。市场经济早就告诉了我们,要想逼迫国企提升竞争力,推动一个行业的升级,最好的办法就是引入竞争。就像当年开放工商登记让民营企业壮大一样,鼓励和支持更多的有爱心、有实力的人进入慈善行业,建立起更多的像壹基金这样的民间慈善机构。当然,慈善是不盈利的,民营企业和国企竞争比的是创新力和竞争力,而在慈善行业比的则是透明度、救援效率等等,而这也正是红十字会现在所欠缺的。如果能够真的实现慈善行业的竞争,红十字会必定会更加迫切的改进工作效率、增加透明度。                   

  ——上海读者 刘怀远

  刚刚读到上期的一篇文章,叫做《消除“舌尖上腐败”的制度根源》,感触很深。中国官场每年在酒水上的花费难以统计,但从茅台、五粮液等高端白酒企业的营业额可以想象,必然是一个天文数字。有人说这是文化导致,甚至起了个“酒文化”的名字。但是,一项研究表明,中国的人均酒精消费其实并不高,中国人有酒士但无酒鬼,尤其是餐酒传统不显著。中国人在酒桌上会故意将人灌醉,但自己没事吃饭却不会抿个小酒。比如中国的女性酗酒率就远低于日本、泰国、韩国。我们由此可以看出,导致酒桌腐败的,和文化无关、和饮食习俗无关、更和保健无关,酒桌腐败的根源就是制度。各种接待制度、官场潜规则不废除,酒桌腐败恐怕还是会复燃。                                                                                                                                  

  ——北京读者 孟团

  《公民社会的机缘与困厄》从芦山地震的民间救援入手,探讨了公民自发参与灾害救援的强劲势头。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民间救援中面临的问题,如作者提到的,各级各地政府制定的应急预案,都没有考虑民间力量。这也导致震后通往雅安的道路发生堵塞,民间救援力量难以进入。其实随着公民意识的觉醒,人民已经不再单单满足于捐款捐物,更多的爱心人士想进入灾区,亲身帮助灾民。这是应该鼓励的,也是值得赞扬的。在以后的灾难救助中,政府部门是否可以考虑将民间的救助力量纳入救灾规划中呢。比如说,虽然武警部队、国家救援队以及民政部门在灾后第一时间的救援有着巨大的组织优势,但是我们是不是可以在灾后重建中及时公布灾民的需求,比如需要心理疏导多少人、需要护理服务多少人、需要临时教师多少人等等,引导社会力量去到最合适、最需要的地方。最终形成一个政府部门为主体,社会力量补充参与的互动机制。                                                                                                                         

  ——杭州读者 王硕研

  • 责任编辑:蓝天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