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杜绝“贪内助”

夫人们有些不合规矩的事,只要通过秘书,就会变成“首长旨意”而亮出绿灯放行。所以,要想杜绝“夫人路线”,还需要完善监督官员的有效机制。

所谓“贪内助”,并非只指贪官妻子一个人,还应该包括涉贪的子女及亲友。

  ■李景端(福建师范大学教授)/文

  官员妻子和子女,不仅是拉贪官下水的有效缺口,还往往是贪腐罪行的遮掩伞,以至有民谣说:“一个贪官的背后,必定会有一个贪婪的女人。”人们把这种现象,讽刺为腐败的“贪内助”。所谓“贪内助”,并非只指贪官妻子一个人,还应该包括涉贪的子女及亲友。这些人被嘲称为“贪官亲友团”,在促使官员腐败的过程中,共同不同程度地扮演着“贪内助”的角色。

  “贪内助”现象种种

  “贪内助”因涉贪情节的轻重,有亲友涉贿及家庭犯罪的区别。前者是有亲友沾了受贿或传贿的边,有助贪后果,却未必都是自觉助贪;后者则是明白参与犯罪,应属于共犯。上述两种“贪内助”,其常见的表现大致有:

  帮贪官收钱收物。贪官不但口中常讲反腐倡廉,更常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君子假象,绝不会亲自接受贿物。于是,其亲属尤其是妻子,就充当起受贿的替身。那些行贿人,常以送红包、感谢费、过节费、慰问金、润笔费等名目向官员朝贡,而贪官对妻子收人财物,或心知肚明,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鸵鸟埋头于沙的心态,为自己没伸手而自庆侥幸。最典型的莫过于原云南省省长李嘉廷之妻王骁,此人收贿,可谓来者不拒,以至当地许多行贿人都知道,要给省长送东西,一定要选王骁在家的时候,足见其臭名之远扬。

  变换花样谋私利。有些官太太也知道伸手受贿太张扬,于是达成交易后耍起迂回术。比如,把钱打在别人账上,或用开设秘密账目、办会员卡、私设小金库等方式暗中收黑钱。还有的让别人代交或报销自己和子女的大宗消费,以及借口是投资分红、股票派红、置业升值所得等等,借此变相收钱,掩人耳目。据报载,江苏省溧水县原县委副书记汤少波,就是因为妻子滥设小金库、银行卡、会员卡被暴露导致落马的。

  合法名目做掩护。让亲属下海做生意,利用贪官的权力,照顾项目,高价采购,批给指标,保他中标,想方设法让公司赚钱。以合法商业行为做假象,掩护实质上的以权谋私。这种行为隐蔽性大,危害性也更强。像已揭发出来的大贪官成克杰、胡长清、王怀忠等人,都采用过这种办法敛财。

  插手漂白洗黑钱。以表面上没有瓜葛的人,注册一家皮包公司。用“工程款”、“会议费”、“旅游费”、“招待费”等各种名义,陆续拨款过去,再弄几张虚假发票来平账。有的根本就是通过地下钱庄,隔空账面旅行,一圈运作下来,黑钱就漂白了。所以这种公司,又被称作“漂白公司”、“扒皮公司”,其操盘手,大多都是那些刁钻又深藏不露的官太太。

  携巨款外逃出国。害怕敛财东窗事发的多见招数,就是携款外逃。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2000~2011年,中国共抓获外逃贪官18487人,追缴赃款554.9亿美元。网上有文章说,实际外逃的人数及金额,要比这多好几倍。因为中国很少与外国签订犯罪引渡条约,因此外逃,就成了贪官及其亲属逃避法律制裁的避风港。如今官场上出现不少“裸官”,就是妻儿家人早已移民国外,就剩他一人留在国内为官。倘若出事,自己一走了之,想追回赃款也没门。有个挖空心思策划外逃的突出案例。中国银行广东省开平支行原行长许超凡,伙同许国俊、余振等三人,贪污数亿美元。为了达到外逃目的,余振之妻不惜花钱通过中介到了美国,寻机嫁给一个美籍华人。接着每人花20万美元,陆续帮3人逃到美国,然后自己跟那位美籍华人离婚,再同原丈夫余振复婚。这个闹剧,凸显出这些贪官和官太太,为了实现外逃,已经堕落无耻到了何等地步了。

  以上所说,远非是“贪内助”的全部表现,却已经够触目惊心了。它的出现,替贪腐罪行打了掩护,干扰了对贪腐的揭发与惩处,败坏了官员在公众中的形象,对腐败现象起了推波助澜作用。有报道说,沈阳“慕马大案”的贪官马向东,其所获的3000万元赃款中,有68%是他老婆敛财而来。如此巨大比例,也许计算得未必很精确,但“贪内助”往往造成重大贪腐,这已是公认的不争事实,其危害性绝不可以轻视。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