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反腐不能靠“隔墙扔砖”

  “阳光法案”踯躅不前

  世界各国的经验表明,官员财产公开的“阳光法案”,是反腐最大的利器。在国内,从“表哥”杨达才、到“房叔”“房姐”,网民都是从个人财产入手,找到了他们贪腐的线索。但也因官员财产不公开和不透明,让这些监督更像“撞大运”,并且容易造成“误伤”。

  公众对于官员财产公开的呼声日高,但有关制度安排一直踯躅不前。一些地方自发进行的财产公开试验,也因为人事变动或利益掣肘而人走政息。据媒体公开报道,参加中纪委问计的专家学者,有多位都向王岐山提到了官员财产公开问题。但官方对此的回应,是“正在研究和论证”或“需要稳步推进”。

  参加座谈的中央编译局研究员何增科指出,公职人员家庭财产申报和公示制度是防范腐败的一项基础性工程,应制定相关法律明确相关制度,避免流于形式。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但应该进一步明确时间表和路线图,以赢得党员群众的理解和信任。人民大学教授周淑真则表示,尽快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应是反腐败的突破口之一,申报财产并公示公开,应作为提拔领导干部的前提。

  官员财产公开推进艰难,但在中国现有官员管理制度中,它有一个“替代品”,即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制度。按规定,达到副处级以上的国家工作人员,每年都要就自己的财产、投资以及家庭、配偶的情况填写一张报告表,并存入个人档案。但这种报告,往往流于形式。表可能填了,但报告的情况是否属实无从知晓,出了问题也很少有人拿出来进行核对。

  最新的进展是,年初举行的中纪委二次全会明确提出,将对领导干部报告事项“开展抽查核实”,这被认为是避免干部个人事项报告制度流于形式的重要一步,同时也是为下一步财产公开做制度准备。

  不过,个人事项报告,还是一种内部监督和制约,而真正的财产公开,要义在于引入公众监督。从报告到公开,还要跨过很关键的一步。

  作为“反腐利器”的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其制度设计应包含完整的四个环节,分别是申报、公示、监督和问责。申报和公开只是手段,能够监督和问责才是目的。中国目前刚进行到了第一步,“利器”还远未能发生作用。

  官员因为掌握公共权力,必须让渡一部分私权,领导干部的收入、财产、家庭等情况,有义务向社会公布,这是基本的政治伦理。执政者要体现反腐诚意,早晚必须走出这一步。

  明确这一点,然后才是制度推行的技术问题,比如个人财产、房产等信息要逐步实现全国联网,公布相关信息后可以查询、核对等。但在信息技术发达的今天,这些都不是什么难题,关键还要看执政者的决心和勇气。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