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深化土地制度改革正当其时

如果说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80年代农村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则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我们期待着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能够以土地制度为突破口,开启改革开放的新时代。

  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可以有偿转让给私营企业甚至外资企业使用,这丝毫没有改变国有土地的性质,为什么集体所有的宅基地不能有偿转让?

  ■蔡继明(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文

  如果说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80年代农村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则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但是35年过去了,农村的改革与发展却远远落后于城市,其主要障碍就是现行的土地制度。期待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能够以土地制度为突破口,开启改革开放的新时代。

  现行土地制度存在的主要问题

  非公益性征地违反宪法,侵害农民的土地权益

  中国的《宪法》规定,城市土地属于国家所有,而农村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性的法律框架,认定政府征地行为的法理基础是“公共利益”。然而,各级政府无论是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还是非公共利益的需要,只要城市建设需要占用农村土地,一律通过行政性征地方式把农村集体土地变成城市国有土地。由于征地补偿过低、安置不到位,造成了大量三无农民,扩大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改革开放以来通过上述两方面的征地行为,政府和城市从农民那里拿走的资金至少在3万亿以上,远远超过改革开放前30年靠剪刀差从农民那里拿走的资金(大概是6千亿)。

  城乡建设用地同地不同权、不同价,堵塞农民财产收入来源

  即使是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也只能用于乡办村办企业、农村公共设施建设和农民自住房建设,而要用于商业开发或转变为城市建设用地,必须通过行政性方式首先变成国有土地,这就造成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与城市国有建设用地,同地不同权、不同价,堵塞了农民获得土地财产收入的源泉,排斥了农民分享工业化城市化带来的土地增值的权利。据重庆市领导介绍,重庆的农地价值2万亿,其中:3400万亩耕地+6600万亩林地=1万亿;500万亩宅基地=1万亿。而农民的收入97%来自劳动,只有3%来自财产。

  城市化进程严重滞后

  在经营城市的口号和土地财政的驱使下,地方政府热衷于不断扩大城市的空间,而抵制进城的农民落户、迁徙的民工定居。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仅建成区面积扩张了5倍,而真正的城市居民只增加了2倍。2011年官方公布的城镇化率是51.27%,但其中至少包含了2.3亿虽然在城镇务工6个月以上但并没有完全享受城市居民福利的农民工。所以中国真实的城市化水平不过35-36%。与此同时,由于现行的户籍制度、住房制度、教育制度、医疗和社会保障制度,也阻碍了农民工举家迁移,在造成2亿多半截子市民的同时,又在农村造成了4800万留守儿童和数千万留守妇女和留守老人,从而形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农村群体事件、暴力事件频发

  近年来,关于征地、土地流转等问题的信访始终占总量的一半以上。仅2007年12月,就有黑龙江省富锦市东南岗村等72村四万农民、三门峡水库库区陕西省大荔县、华阴市、潼关县76个行政村约七万回迁农民、江苏省宜兴市省庄村250户农民,分别向全国发表公告,宣布拥有农地和宅基地永久所有权,在自己的土地上实现“居者有其屋”。2011年发生的乌坎事件也是由于农民土地权益受到侵害引发的。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