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解读科斯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建言

结合中国的实际特点,解读科斯对中国经济以及社会发展的建言,其主要目的在于将这些建议具体化,更好地为中国转型发展提供参考。科斯经济学属于世界,当然也就适合于中国的发展实际。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应该在控制中国人口总数的基础之上,在充分考虑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前提下,根据各地实际生育情况,分类、逐步实现“奖一、准二、控三”的生育政策。

  ■邓靖(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 赖任飞(北京林业大学)/文

  英国经济学家罗纳德•哈里•科斯对经济体制结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发现并解释了交换成本和产权在经济组织和制度结构中的重要性及其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1937年,他发表了《企业的本质》,创造了“交易成本”概念,其主要思想被定义为“在完全竞争市场条件下,私人成本等于社会成本”,被后来经济学家命名为“科斯定理”。科斯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以及社会进步作了深入研究,提出了一系列建设性意见,主要包括教育制度的变革、人口问题、城镇化进程中的土地制度、国有企业特权问题以及法制建设等方面。

  现阶段,中国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经济社会领域面临巨大的改革压力,这些建言的提出,有助于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有利于国家长治久安,具有重大的理论和实践意义。具体来看,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教育制度:提供公平教育机会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中国是具有优秀传统文化的民族,历来非常重视文化教育。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在教育规模、数量、速度上迅速发展,对招生政策、就业形式等进行了较大改革,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区域差异逐渐缩小,教育公平问题得到很大改善,但是,由于教育制度的不完善、城乡差异、校际差异较大等方面的因素,中国的教育仍然存在较大程度的不公平。

  教育本来是国家的长远发展大计,但是,中国教育政策都带有短期色彩,处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混乱状态。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不仅需要投入巨大的经济成本,还会引发社会资源的流动,一旦政策终止,投入的资本难以收回,形成“沉没成本”。比如,税费改革解决了“三农”问题,却使农村义务教育财政收入减少;“一费制”政策冲击了学校筹集资金的能力等。

  科斯对中国的教育体制进行过详细分析,他指出:“不平等在任何的自由市场经济环境中都不可避免,考虑到中国庞大的地域以及地区的多样性,基尼系数偏高也在预料之中,研究的核心在于在不平等问题出现的中国市场经济,如何最大限度赋予人们较为均等的机会,而中国的教育制度加重了社会的不平等”。

  求解教育不公,还在于教育制度的持续完善。科斯给出了答案:“只要社会流动的大门是打开的,处于社会结构底层的人对自己的未来、自己孩子的未来抱有希望,那么,不平等本身就不是问题”。具体来看,优化教育体制,逐渐放开升学与户口挂钩的政策;加大对教育的财政投入,尤其是注重对边缘地区、边疆地区等的中小学教育投入;转变教育观念,强化教育政策的稳定性;优化教育支出结构,增加教育基础设施的财政支持等。

  人口政策:计划生育政策应该时俱进

  计划生育是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其主要目的及内容在于提倡晚婚晚育,少生优生,有计划地控制人口。计划生育政策为中国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比如新增人口消费减少,加速了资金积累;劳动适龄人口减少,有利于就业;缓解了人地矛盾,提高了人均耕地面积、人均粮食产量等。但无可讳言的是,计划生育政策也带了一些负面影响,如人口老龄化、男女比例失调等,现阶段,中国年龄超过60岁的人口占总人口的十分之一,预计2030年将为四分之一,到2050年,每三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超过60岁。男女比例约为120:100,十年后,男性公民将多出五千到六千万,将给社会稳定造成极大隐患。

  既然中国实施计划生育政策有利有弊,对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分析,不是持全盘否定态度,其本质目的在于对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的创新提出建议。科斯对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进行了深入研究,为了作进一步论证,他引入了发达国家的人口政策:“在发达国家,更替水平出生率被设置为每位女性平均生育2.1个孩子,长远来看,独生子女政策并不能持续。另外,在计划生育政策实施过程中,一向是成本高昂且充满暴力的,随着一个国家的富裕,女性也倾向于自愿降低生育率,当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的时候,没有必要强制实行如此严苛的人口政策”。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