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西方大师的中国情结

维克多·雨果是法国浪漫主义作家,人道主义的代表人物。

  ■任强(深圳大学)/文

  如果相信世界终究是圆的,那么任何国家的发展都不可能独善其身。从自给自足的农耕经济中走进现代工业文明的中国,一方面被迫的不断接受“西方”先进科技、文化和制度理念,另一方面,中国科技、文化对西方产生着持久的影响。翻开厚重的历史日志,在泛黄的纸页中一窥究竟,类似科斯对中国充满向往的西方大师大有人在,他们热爱中国文化,对中国独有情钟。

  雨果的中国情结

  耳熟能详的维克多·雨果是法国浪漫主义作家,人道主义的代表人物,19世纪前期积极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代表作家被人们称为“法兰西的莎士比亚”。雨果的作品是当时最早被介绍到中国来,因为当时一提到法国大革命、巴黎公社,青年群众便热血沸腾。最早被翻译成中文的作品便是《悲惨世界》。当时取名为《惨世界》,由苏曼殊翻译。自1903年10月至12月以章回小说的体例在《国民日报》上连载,连载了十四回。

  其实,雨果也时刻关注着中国。在他的眼中,中国是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国家。后期的长篇小说《笑面人》提到过中国:“中国在发明方面总是跑在我们前面:印刷术,大炮,气球,麻醉药,都是他们先有的。”让人有一丝的惊讶。更为重要的是1860年在中国经历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举世闻名的圆明园被焚烧后,雨果以一个政治流亡者、一个有正义感的作家身份,写下著名的《致巴特勒上尉的信》,对圆明园的这个东方艺术的期盼被焚毁表达了强烈的愤慨 。在《致巴特勒上尉的信》中,雨果提到艺术的两种起源:“一是理想,理想艺术产生欧洲艺术,一是幻想,幻想产生东方艺术。圆明园在幻想艺术中的地位,和帕特农神庙在理想艺术中的地位相同。”可因战争东方文明的花园被毁,让他痛心疾首。他最后说到“我希望有朝一日,解放了的干干净净的法兰西会把这份战利品还给被劫掠的中国。”

  如果说雨果的作品影响了中国,那么,雨果的作品、尤其是后期的作品也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他有着浓烈的中国情结。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