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以更大的勇气担当改革成本

我们必须以更大的勇气和智慧担当改革的成本和风险,再次跨越一次改革的“卡夫丁大峡谷”。

  我们必须以更大的勇气和智慧担当改革的成本和风险,再次跨越一次改革的“卡夫丁大峡谷”。

  ■胡敏(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经济学博士)/文

  与改革开放35年前不同,那时的改革,因为从一张白纸开始,改革会让各阶层普遍受益。但到了今天,中国多层次利益格局已经形成,任何一项改革将不再可能让各方得益,一部分人所获就有可能造成另一部分人所失。因此,改革就成为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改革形势的复杂性便前所未有。

  国家主席习近平前不久在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的演讲中指出,改革之路从无坦途,各方面都要做好为改革付出必要成本的准备。习主席是从更宏观的角度指出了当前改革的全方位和广覆盖的特性。

  其背后还隐含一层意思,即对正处在转型升级的中国来说,我们必须以更大的勇气和智慧担当改革的成本和风险,再次跨越一次改革的“卡夫丁大峡谷”。

  改革付出了怎样的成本

  改革是通过一系列体制机制的重新设计,为达到一定目标所采取的政策举措或者制度安排。为落实这样的政策和推行新的制度,需要投入必要的资源、资本,产生一定的利益转换。这就是改革成本。

  在研究改革成本中,过去一些学者曾把改革成本分解为实施成本、摩擦成本和适应成本。实施成本指的是实施改革而投入的资源,摩擦成本指的是利益集团反对和抵触改革造成的损失,适应成本指的是新体制确立后为适应新体制而付出的努力。不管哪种成本,都表明改革是有代价的。

  纵观过去30多年的中国经济改革,这几类改革成本在不同阶段、不同领域支付的比重有所不同,但更多的情况是交织在一起的。比如,改革开放之初,我们的改革从农村开始,推进农村联产承包制,大大解放了农村生产力,这本质上是还“地”于农民,期间付出的主要是实施成本。要将计划经济时代统制经济下的土地进行切块分割,国家要将土地资源的使用权和收益权进行部分让渡。后来,为了保持农村经济快速发展,加快粮食生产和农业现代化建设,国家还要不断减免税收,增加各种农业补贴,让利于农民。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的企业改革也是如此,各种形式的企业经营承包制到股份制改革,上缴国家的利税进行了分流,企业经营自主权的扩大,让企业和职工可以获得更多的利益,国家其实是支付了一定的税利代价。90年代后的国有经济改革,打破铁饭碗,推进“4050”人员转岗待业,也是牺牲了国有经济职工的一部分利益,让民营经济更快成长起来。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