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习近平提出改革成本论的政治深意

当前改革的着力点,一是冲破既得利益者的阻挠,一是为中下层社会民众提供越来越多的享受发展成果的机会和条件。

  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改革成本论作为一个新的理论闪光点,纳入习近平改革理论的基本框架。

  ■吴波(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文

  在10月7日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习近平发表题为“发挥亚太引领作用,维护和发展开放型世界经济”的讲话,指出,“改革之路从无坦途,无论发达成员还是发展中成员,都要做好为改革付出必要成本的准备。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这一论述不但充分表达了习近平全面深化改革的坚定决心,而且,改革成本论的提出也作为习近平改革理论的新观点,赋予国内社会各阶层以改革取向的深入思考和热烈讨论。

  全面深化改革决心的坚定宣示

  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面临着继续书写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的光荣而艰巨的历史任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改革开放中产生,也必将在改革开放中发展壮大。”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上的这一重要论述,向全党清晰地亮出了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执政思路。在担任总书记后,习近平第一次到地方调研之所以选择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广东,其用意也在于此。

  改革之路从无坦途。发端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改革以历史事实证明了这一点。正是预见到了改革道路的曲折艰难,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1986年9月在回答美国记者迈克•华莱士的提问时明确指出:“我们正在做的事都是一个试验。对我们来说,都是新事物,所以要摸索前进。既然是新事物,难免要犯错误。我们的办法是不断总结经验,有错误赶快改,小错误不能变成大错误。”

  只要稍加反思就不难发现,摆在新一届中共领导集体面前的形势和改革任务异常严峻而艰巨。概括起来说,改革不能回避以下三大课题。一是人与自然的紧张关系。改革开放以来,我们赖以生存的大自然为物质财富的获得付出了巨大的成本,有些成本是我们本应避免付出的代价,大自然的过度支出导致人与自然关系渐趋紧张。二是社会结构的两极化趋势。改革开放以来,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部分成员的弱势经济和社会地位和部分社会成员依托权力和资本获得的强势经济和社会地位之间,展现出鲜明的两极。刘欢的那首《从头再来》所唱出的“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极其形象地揭示了中下层民众的内心不平与不甘。三是精神文化领域的消极现象。改革当然要重视物质财富的积累,但也需要重视精神财富的积累。30多年来物质主义、个人主义和享乐主义的甚嚣尘上,已然成为改革开放的消极结果,悄悄侵害着社会的肌体。正如一哲学学者指出的,“我国精神文化领域中出现的消极现象是一种代价,但不是无足轻重的代价。”

  从总体上说,改革一路走来,成就辉煌,成本高昂,代价巨大。社会结构的稳定性削弱,不确定性增强。邓小平在晚年也承认,发展起来的问题不比不发展少。大量事实在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中国改革已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书写得更精彩,首先必须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显然,这一论述表达了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破釜沉舟的勇气、意志和决心。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