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人民币“5时代”?

  美元已“触底”

  从美国经济复苏、中国经济风险两大方面,沈建光剖析了人民币升值不可持续的根本原因。

  沈建光分析,当前美国经济整体上仍然处于复苏阶段。首先,美国2012年GDP最终增长率是2.8%,远远高于此前的数据,“这说明自去年以来,美国经济不仅有所复苏,且态势相当强劲”。

  除了GDP,沈建光认为美国就业、房地产这两项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也表明美国经济复苏乐观。他说,“8月失业率降至7.3%,创2008年12月以来最低水平;而美国房地产市场作为危机的‘始作俑者’也逐渐回暖,使得本轮经济复苏看起来更加稳固。”

  除了美国经济本身,对人民币汇率影响最直接的便是量化宽松政策(QE)。尽管各大金融机构普遍认为QE缩减至少要到2014年,但沈建光不这样认为,他说,“年内逐步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仍然较大”。因此,沈建光认为,“美国经济的稳步向好以及非常规政策终将退出,意味着当前美元已处低位,持续走低的可能性不大。”

  中国将稳增长

  “一旦出口失速,稳增长政策,特别是稳定外贸的政策不会轻易退出,这也意味着人民币持续升值的空间十分有限。”沈建光分析,“如果未来海外经济反复,出口仍将面临较大压力。而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上涨、外贸保护等多重压力叠加,对于中国出口企业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相比于美国的复苏,中国经济风险值得担忧,尽管当前经济形势整体上出现了积极变化。沈建光分析,作为制造业运行指标的采购经理指数(PMI),“就业与企业信心均有回落,值得高度警惕” 。

  而中国实体经济的风险主要来自融资的风险,融资成本很高,实际利率或超过9%。他分析,“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仍然很高,压力较大。9月四大行新增人民币贷款投放约2760亿元,显示9月新增贷款投放维持高位,但流动性充裕之时,企业融资压力仍然较大,企业贷款平均利率接近7%,如果考虑到PPI持续通缩,实际利率或超过9%,从影子银行借款的成本则更高。”

  而且,实体经济除了高借贷成本的瓶颈,制造业本身也有“顽疾”。 沈建光分析,“受制于产能过剩、化解缓慢,社会资本投资于实体经济意愿不强。”

  制造业乏力的同时,房地产却表现突出,其间的风险需要警惕。他表示,“70个大中城市房价数据显示8月绝大多数城市,无论新房还是旧房,其环比和同比总体上仍在上涨,防范房地产市场风险并非易事。”(摘自:《第一财经周刊》《 国际金融报》)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