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从社会管理到社会治理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社会管理发展为社会治理,适应了我国新时期的新特点,和人民群众在新时期的新期待。

如何激发人民群众的热情和活力,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必须直面问题之一。

  ■丁元竹(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决策咨询部副主任)/文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创新社会治理,必须着眼于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增强社会发展活力,提高社会治理水平,维护国家安全,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要改进社会治理方式,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创新有效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体制,健全公共安全体系。这昭示着中国的治理模式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社会治理意味着在一个日益复杂的世界如何决策?如何引导社会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避免曲折,避免危机?这,需要新的治理模式。治理是关于政府与其他社会组织的互动以及他们如何连接居民的活动。治理是指一系列的价值、政策和制度,通过这些,一个社会可以来管理它的经济、政治和社会进程。它是一个国家开发经济和社会资源过程中实施管理的方式。它同时也是制定和实施决策的过程。治理还被界定为限制和激励个人和组织的规则、制度和实践的框架。所以,治理不仅仅局限于政府,也包括多元角色的互动。

  治理理念的高度升华

  就世界范围而言,治理一词出现于20世纪90年代,现已广泛应用各个领域,不仅包括组织治理,也拓展到问题治理,不仅拓展到地方和国内问题的治理,还拓展到全球问题治理。治理是一门驾驭和引导社会和组织的艺术。治理是决定权利如何应用,决策如何做出,居民或利益相关者如何参与的结构之间、过程之间以及传统之间的互动。治理不仅决定走向哪里,而且也决定谁应当参与决策和以什么样的资格参与。对于加拿大的经验研究表明,公共对话与政府的信任度之间有明显关系,公共参与可以提高政府的信任度。对于意大利的研究发现,公共对话能够提高经济运作。

  社会治理是指一种导致公共理想的社会和经济效果的治理模式。人们逐渐认识到制度结构或关系-不只是政府内部的制度结构和关系,还包括社会部门的结构和关系,对决策产出发生重要影响,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政府对于公共事务的影响只是众多因素中的一个因素,事情越复杂,政府的局限性越明显。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相信,公共关心的重要问题,包括环境问题、信息和通讯技术发展问题非常复杂以至于不能由政府单独决定。关于这样的例子可以列举很多,恐怖主义的威胁、核武器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局部战争已经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可以控制的,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合作。能源合理开发利用、生态保护必须南北世界共同协商,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发展中国家的赶超模式与发达国家的高消费模式产生严重冲突,要么发生战争,要么人类在过度利用资源和生态恶化中走向终结。一个持续发展的人类亟需要一个全球的社会治理机制——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穷人与富人共同商量人类的未来。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社会管理发展为社会治理,适应了中国新时期的新特点,和人民群众在新时期的新期待。在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由于政府、市场和社会的关系没有彻底厘清,政府越位、缺位和不到位,教育医疗卫生产业化导致人民群众基本的公共服务得不到保障,不能公平分享改革发展的成果,尤其是个别官员腐败和官僚主义,导致广大民众没有得到公平的分享干群关系紧张,甚至在很多方面极大低伤害了群众的感情,对于党和政府倡导的很多事情缺乏参与的热情和活力,对于关系国家发展、民族存亡的重大问题,许多人在很多时候麻木不理、袖手旁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实现,如果失去人民群众的关心和参与,注定很难成功。

  因此,如何激发人民群众的热情和活力,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必须直面问题之一。最有效的办法是:真正“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尽可能减少权力对市场运行的干预,在完善产品市场和要素市场的基础上,创造发展机会的公平均等,鼓励人民创业和就业,鼓励公众自我管理自己的公共事务,最大程度地调动各阶层民众的积极性。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