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朝野合力,改革可期

《决定》是一个非常翔实的改革文本,体现了问题主导的改革思路。有很多政策亮点和提法值得人们去关注。

  

  考虑到中国既得利益的强大,改革者只有将一定的权力集中在手上,拥有更大权威,更少受利益集团的掣肘和干扰,才能更好去推动变革。

  适度集权的必要

  即使从民主政治建设来看,《决定》也提出要加快推进民主政治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发展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正如联早采访的学者所说,这不仅仅是个理论突破,也意味着它可能在实践中加快进行民主政治的试点和推广。因为只有在更大范围内更高层级上进行更多民主形式上的试点和探索,在关系到国家基本政治制度的做法上进行规范,进一步推进程序民主,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才配得上“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另外,对司法独立化的强调,也是广义政治改革的一个部分,意味着司法体制的独立性会得到加强,政府的权力会受到司法的更多制约。

  诸如此类,还有一些。总的来说,《决定》在改革理论和政策上有一系列新的重大突破,这是做好改革工作的重要前提。

  当然,对新一轮改革整体上的“政左经右”色彩也不必讳言。由于改革的终极目标是要完善和发展中国模式,推进国家治理结构和能力的现代化,而中国模式的本质特点是政治一元化和经济多元化,再加上全会仍然把经济建设作为国家的中心工作,因此,改革重点锁定在经济上,向市场放权将会充分激化市场、企业和社会的活力,而在政治上持一种相对保守的态度,也就不奇怪。

  这也是改革需要一定集权的原因。全面深化改革协调领导小组和国安会的设立,不管后者的目的是针对内部安全还是外部安全,无论就其主观考量还是客观结果而言,都会造成一定政治上的集权。这种集权既是由改革目的所决定,也是因为中国当下的改革是一种非常态化的改革之故。中外历史证明,在一种非常态化下推进改革,若改革者没有一定的权力集中,改革就很难推进,故适度集权是必要的。考虑到中国既得利益的强大,改革者只有将一定的权力集中在手上,拥有更大权威,更少受利益集团的掣肘和干扰,才能更好去推动那些有益于整个社会的变革。人们所要防范的是,如何去约束集权的改革者。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