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公报里没说什么

一个创新型社会,一个完备的市场经济是需要一定的政治机制和经济民主来配合的。

  ■姚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文

  自去年十八大召开之后,我们对改革的期望都非常非常高。从这次公布的整个决议来看,很多改革是我们预料之中的,比如说二胎政策,这会影响到大概一千万的家庭。户口制度可能影响一亿到两亿人,这是改变中国未来经济和社会格局的政策。

  这次公报里有三点超出了预期。第一个是在党内设置改革领导小组。以前的改革是国务院的任务,现在变成党的任务,这一点是极其重要的。第二是设定了时间表。通常我们不设时间表,这一次是明确说到2020年我们要完成所有改革,这等于是政府自己把自己的手脚绑起来了,如果到时候改革没有实现是可以问责的。第三是强调市场的决定性作用,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如果说我们能把公报里提到的改革都实施,到2020年中国会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市场经济。

  政府特别爱挑选胜者

  文件说的都是在纸面上,其实公报中没说的也很重要。我简单说一下公报里没说什么。

  目前中国政府的问题有几个:

  第一是审批过度。现在的审批太多,就好比一个老太太提了一篮子鸡蛋,里头有一百个,可能有一个鸡蛋是坏的,(政府)就要求老太太把一百个鸡蛋都拿出来看一遍,费时费工,这样老太太可能就不来这儿卖鸡蛋了,就选择到路边去卖了,这也是为什么中国需要城管来管理这些路边经营的原因。从这个例子反映一个问题:过度的审批对经济的伤害巨大。

  第二是政府特别爱挑选胜者,政府什么都是自己动手。比如说,科技部的资金很多,这个部用这些钱去社会上挑选胜者,去决定这个企业该拿还是那个企业可以拿到资金。现在还好一点,私人企业、外资企业都可以申请。但是这些钱到底用得好不好?没有人追究。

  为什么说政府挑选胜者最后会失败?这其中的问题其实不难解释。在美国过去的二三十年间,我们能记住的是比尔•盖茨和乔布斯的创业历程。七八十年代初,美国有很多潜在的比尔•盖茨,也像比尔•盖茨一样在他父亲的车库里做着同样的事情,但99%的人都失败了。不过,这少数的成功和多数的失败却创造了市场的淘汰机制,创造了一个比尔•盖茨。这是符合规律的,因为高科技的成功率就是1%,甚至比1%还低。政府去挑选,再挑也挑不出这1%。

  第三是地方政府的作用是巨大的,这会造成很大的问题。比如说重复建设、过度投资、环境问题等等,这其实都跟地方政府有关,造成整个经济的“肠梗阻”。

  归根到底,政府主导经济的最大问题就是信息问题。哪怕所有的政府官员都为民做主,也相信绝大多数的官员是好人,但有一个问题,再好的人,再聪明的人也不能掌握13.4亿人想干什么,不可能知道近千万的企业想干什么。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