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瞭望中国 > 深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以开放促改革:让国际国内要素自由流动

放开对外投资是中国赶超型经济一定发展阶段后的必然要求,是解决中国巨额外汇储备问题的根本途径。

“放宽投资准入”改革是实现国际国内要素自由流动的关键

  ■王栋贵(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战略发展部)/文

  众多海内外观察家称,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可能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革力度最大的一次中央全会。如果考虑到本届党中央一改过去的政治传统,甫一上台就在海内外高调介绍本届三中全会,将此次会议视作将对中国社会产生重大影响的改革起点似乎是合适的。作出这样的判断,原因不仅仅是领导者们展示的改革决心,更是因为多个类似“我承诺、请监督”的海内外吹风会,实际上已经将中国置于不兑现改革承诺将难以面对世界的境地。加上改革明确时间节点的提出和高规格改革领导组织的保障,似乎很难想象十八届三中全会重要改革措施未能有效落实的情景。

  十八届三中全会重要的文本资料至少有四个,即《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以下简称《公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辅导读本》(以下简称《辅导读本》)。

  促进要素有序自由流动的文本解读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提出,为“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要“促进国际国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以开放促改革”。其中具体提出了三项工作,即“放宽投资准入”,“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和“扩大内陆沿边开放”。

  在内容更为具体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促进国际国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的相关改革内容被归并置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改革条目之下。在《决定》所有十五个改革领域中,经济领域改革共占六个(二至七条),而“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作为放在经济领域改革的最后一个(第七条)——虽然是一种惯常做法,仍显示出《决定》赋予其“以开放促改革”的机制性地位。

  “放宽投资准入”改革是实现国际国内要素自由流动的关键,也是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核心所在。从领域的改革任务来看,这一块也是任务最多、最重的。具体而言,该领域改革包括四方面的内容,即放开国外投资的准入限制,建设自贸区,放开国内企业对外投资限制,以及保护促进国内企业对外投资的各项改革。

  放开国外投资准入限制方面的改革,重点是在法律法规层面实现内外资的统一,同时明确提出要在“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服务业领域”放开外资准入限制,并继续推进“金融、教育、文化、医疗等服务业领域”的开放。《辅导读本》还列出了外资准入限制改革的具体方面,即在注册资本、股权比例和经营范围三个方面适当放开对外资的限制,并明确要在钢铁、化工、汽车等一般制造业进一步放开。建设自由贸易区方面的改革任务,重点是做好上海自贸区建设,为推广改革积累经验,同时还要在此基础上建设其他自由贸易园区。

  放开国内企业对外投资方面,《决定》提出要允许国内企业和个人到境外承揽工程项目,开展合作投资、绿地投资、证券投资等对外投资。《辅导读本》则还强调了对国内企业在海外设立、并购研发机构的重点支持。在保护促进国内企业对外投资方面,重点的改革任务要是通过国家和国家间商贸协定的签订、投资审批体制的改革、领事保护制度的完善,构建国家对对外投资企业和个人的保护机制,拓展对外投资合作空间。

  “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更多属于一般性的改革发展任务,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内容,即与世界各国的自由贸易区建设,以及与港澳台的合作。前者具体包括,推进与各国的贸易谈判,以及改革外贸相关的监管部门管理机制。

  不同于“投资准入改革”这种涉及面的开放,“扩大内陆沿边开放”属于点上的开放。顾名思义,内陆沿边开放包括两方面的内容,即内陆开放和沿边开放。其中,内陆开放的重点改革任务是内陆交通运输线的开拓合作,以及配合全球产业布局调整的产业模式开放和升级;沿边开放的主要改革任务是在“人员往来、加工物流、旅游”方面,沿边口岸和城市实行特殊政策,其中还强调了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讲话中曾提出的开发性金融机构的建设,以加强和周边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合作。在《辅导读本》中,对内陆、沿边开放的任务做了进一步的明确。其中内陆开放的重点是“依托本地优势”,承接国际、国内产业转移,“加快发展特色外向型产业”。沿边开放的重点是发挥中国的基建优势,通过合理布局基础设施项目,加强和周边国家在基建领域的合作,另外提出要加强重点边境口岸建设。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