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式爱国主义——波士顿爆炸案引发的宪法焦虑

2013-04-23 16:39:39  来源:新浪博客

  几天前的波士顿马拉松赛爆炸案已经告破,两名嫌犯一死一伤,后者现在在执法部门的监管之下接受医院的治疗,而整个波士顿地区政府和民间则是如释重负。此案在短短几天之内引发了极大的社会关注,很多人纷纷揣测案犯的动机究竟是什么,其亲属更是指斥二人是“失败者”,令家族、社区蒙羞。虽然目前由此案引发的话题很多,社会上对于诸如移民与国家安全和FBI是否失职等问题议论纷纷。而在我看来,最具有“美国特色”的话题,则是对于嫌犯的宪法权利是否受到了侵犯的广泛争议。

  据报道,爆炸案的第二名嫌犯在被抓获之后,由于伤情的关系不得不在医院接受治疗,并且暂时还无法接受执法机关的审讯。各大媒体在热炒了嫌犯的移民背景和可能作案动机之后,已经开始集中报道未来审理这一案件的法律适用性问题。CNN甚至有一篇专文介绍这名嫌犯的法律权利都有哪些。具体而言,到底这名嫌犯应该被在民事法庭审判,还是应该被送上军事法庭作为国际恐怖组织的成员加以审判,由于事关嫌犯作为美国公民的宪法权利是否得到保护,当下已经引起很多的专家学者和民权组织的关注,各种观点、建议层出不穷。

  上周五的一条新闻再次引发社会舆论对于该嫌犯宪法权利的关注。检察机关对新闻界宣布,对嫌犯的审讯正式开始之前,出于对公众安全的考虑,将不会遵循惯例向嫌犯宣读“米兰达权力”条款。也就是说,不会主动告知嫌犯所具有的法律权利,主要包括保持沉默权和会见律师的权力。一般而言,根据美国法律规定,除非特殊情况,执法人员在审讯开始之前,可以告知嫌疑人所具有的宪法权利,否则所取得的证据将无法在法庭上作为有效的证据。这个条款的来源是基于美国宪法第五和第六修正案。当然,如执法人员无意在法庭上使用审问的结果,也就无需执行该条款。本案执行的是该法则的特殊例外,即虽然不给嫌犯通知其法律权利,但未来仍然要向法庭出示审讯得到的证据。

  对于检察机关这一决定的大背景,很多评论人士注意到了美国政界上层最近的态度。有一些国会人士已经公开表示,希望嫌犯被作为敌对的恐怖分子来审讯,并且不对其行使“米兰达权力”条款,“告诉嫌犯可以‘保持沉默’是最不愿意的一件事”。哈佛大学的一名法律教授据此对媒体表示,如不执行“米兰达权力”条款,则联邦人员对嫌犯的审讯将是缺乏宪法基础的。当被问及如何才能有效辩护时,这位教授认为,最佳的方法不是以年轻或者精神状态来博取同情,而是应当质疑司法管辖的权限,从而避免被送上联邦法庭并可能获得死刑判决。他认为,“我们并不知道嫌犯的动机何在,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寻求什么。除非政府能证明,否则这仅仅就是一起普通的地方性刑事谋杀案件”。论及那些国会议员的主张,他认为这些人“应该重回学校进修”因为“他们根本不懂法律”。

  除了一些法律界人士的批评,检察机关的决定也引起很多社会人士的担忧。在他们看来,如何界定这一特殊例外条款的时效至关重要。虽然这名嫌犯也许可能与一些反美的极端主义组织有关连,“保持沉默”可能会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一定的威胁,但很多美国人同样注意到了政府,特别是执法机构滥权的可能性。我在网上看到有一位知名评论人就认为,在当前的情况下,特别容易造成执法机关利用法律的模糊空间扩大自己的权力,而且一旦此例一开,以后就会逐渐制度化,那么将会严重威胁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下一次当你听说一起执法机关滥用权力案件,你就会明白‘米兰达权力’条款的意义所在”。

  简单点评一下:美国人的爱国热情绝对不输于任何国家,但是美国人的爱国热情也很有“美国特色”:即一方面对于敌人要“虽远必诛”,而另一方面对于自家内部的权力机关也从来都是提防有加,爱国主义只是针对脚下的土地、人民社会和上帝而已。在他们看来,法律是维护这个国家利益最好的武器,外来的敌人和内在的滥权者都是自由社会的死敌,同样需要被警惕。针对外来敌人的爱国主义热情高涨之时,国家内部权力架构的平衡也必须被很好地保持。波士顿爆炸案发生之后关于嫌犯法律权利的争议就很好地体现了美国社会的这种政治心态:恐怖分子只是问题的一部分,权力做大不受限制更是对自由社会繁荣稳定长远的威胁。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