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总司令到阶下囚:彭德怀的最后八年

2013-04-23 18:03:46  来源:《在彭德怀身边》

\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午夜过后,在漆黑的北京西郊公路上,一辆深灰色的囚车,向五棵松附近的一所军营疾驶而去。

  严寒彻骨的冬夜里,连长、指导员把十二个战士从睡梦中叫醒,紧急集合在一起,对他们说:“同志们,你们都是党员,现在,党中央交给你们一个光荣而重大的任务,警卫和看守一个重要的隔离对象。他是谁,我们不知道,你们也不许问,今后即使你们有谁认出了,知道了,也不能对别人说。对他的情况只能向师里指定的专人报告,一个字也不能向外泄露。就是我们几个在这里工作的干部,也不许过问这事。你们的任务是,保证这个人不逃跑,不被别人抢走,更不能叫他死了。一句话,除非经中央有关领导批准,任何人不得出入你们的警卫线,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十二个虎彪彪的战士“啪”地一个立正,彼此用眼光提示着:“伙计,这次的任务可不同一般啊!”

  接着,十二名战士中有几个人换上了便衣,紧握拳,跑到军营后院的一间单独的平房前,接受师部来人下达任务。平房尽头一套两间的小房内,早已布置停当了:一张单身床,一张桌,一把椅,一套取暖的炉具。类似一个临时招待所。地点很僻静,收拾得也还算整洁。师部的人讲:你们这次的对手是一颗很大的“定时炸弹”,你们可要特别小心……

  大约午夜时分,汽车到了,停在离小屋不远的地方。从车上下来一个外穿青呢大衣,内着黑黄色土布棉袄的人。走了几步,没等别人看清他的面孔,他便猝然摔倒了。一个战士把他从地上提拉起,一喝道:“你装什么死?想突然爆炸怎么着?”战士们把他连扶带架进了小屋。他第一句话便是:“我要睡觉,我好几夜没睡了。”他只脱了大衣,拉开被子,倒头便睡了。

  每班警卫是两个战士。一个武装警卫在门外,一个便衣徒手警卫在内室。担任第一班内室警卫的战士叫小潘。他见床上那人被面上的青呢大衣快滚下地来,便伸手给他拉了拉。从大衣口袋里掉下一本红皮小书来。小潘拾起书,顺手翻开来看了看:“啊--”他忘情地轻声喊叫了声,原来书皮内的第一页上写着“彭德怀”三个字。

  年轻战士巴不得等他醒来,看看他什么样,再问问他怎么到这儿来,从哪儿来的。但他却发出了几声沉重的鼾声。

责任编辑: 马俊茂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