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刚:中东欧左翼力量的新动向

2013-05-06 16:11:24  来源:共识网


  I. 序论


  进入20世纪90年代、东、西方冷战结束之后,前日本殖民地国家,如韩国、台湾 以及遭受过日本侵略战争侵害的国家,如中国、菲律宾的许多人开始对日本政府及私人企业提出诉讼,要求就其过去的错误行径道歉并就过去的侵害做出补偿。至今,在日本所提出的战后补偿诉讼已达到近80件。


  显而易见,亚洲战争的受害者在战后补偿案件中对日本政府及私人企业所诉求的是日本政府就殖民统治及侵略行为道歉并对给他们的损害给予补偿。因此,除去法律责任外,日本政府对殖民统治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所应承担的历史责任也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课题,而这实际上是与亚洲各国对待历史的不同认识紧密相连的。


  要考察日本就其殖民统治及侵略战争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或历史责任,就必须首先对日本殖民统治及侵略战争的实际情况进行彻底的考察。从这一前提出发,我认为开展这样的国际研究项目 对于在亚洲建立永久的和平及在亚洲各国及人民间培养起友好的关系都具有极大的作用和意义。长远看来,这也将会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


  此外,战后补偿审判,特别是从它与日本殖民主义、军事侵略行为的关系来看,除了追究日本政府对之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这样的法律问题外,还应该在审判中作为事实认定而明确日本在朝鲜半岛所进行的反人道的殖民统治的实际情况、明确日本在殖民地所作所为的真实情况,例如强制劳工、日军慰安妇等问题。在此意义上,战后补偿审判不仅仅涉及法律问题,同时也是对日本殖民统治及二战中的历史事实的澄清。


  本文将依次考察殖民统治的历史事实、战后补偿审判的本质及日本国宪法对殖民主义及侵略战争所具有的规范意义。


  II. 日本对过去的清算及战后补偿


  1.何谓日本对过去的清算?


  在日本,“对过去的清算”一语被日本研究人员、法学家及历史学家用来指代战后补偿。“对过去的清算”与德国的“克服过去”不同。在德语里,与“克服过去”含义相近的词是“Widergutmachung” 。


  据此,德国所进行的侵略战争的责任,尤其是对犹太人进行大屠杀的责任应该由纳粹的领导者承担,而不应由二战后建立在波恩基本法基础之上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承担,虽然德国应该对以德意志民族的名义所犯下的罪行承担予以“道德及物质的补偿”的义务,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的德国政府应该对战争罪行承担法律责任。


  关于这一点,专修大学法学部的古川纯教授对于日本的“克服过去”及“战后补偿”这样的用语与德语中的“Wiedergutmachung”之间的差异做了如下理解。


  笔者认为,“对过去的清算”或“战后补偿”这样的概念具有比德国的“克服过去”更为广泛的含义。它们要求日本政府承认对过去的侵略战争及殖民统治所负有的政治及法律责任并对战争及殖民统治的受害者,如日军慰安妇、强制劳工以及日军所犯下的大屠杀、强奸、纵火和施放毒气等罪行的受害者给予补偿并谢罪。


  2.战后补偿审判的类型


  战后补偿审判包括以下几种被害类型。


  a) 反人道行为


  包括慰安妇、强制劳工、南京大屠杀、731部队的人体试验、无差别大规模伤害或杀害等显著的非人道行为以及日军对联合国军队的军人所施加的奴隶状态、残虐行为等违反国际法的虐待行为等问题。


  b) 民族歧视及性别歧视的行为


  包括作为性诈取行为的慰安妇问题和强制劳工问题以及对被远东军事法庭判为乙级和丙级战争罪犯的日本军队中的朝鲜半岛及台湾籍军人及军属未给予任何补偿即遣送回籍等问题。


  c) 侵犯财产的行为


  包括返还日本军政下施行的军事邮政存款(military-mail deposit)和补偿军票(military scrip)的问题。


  d) 基于“优生思想”的民族蔑视行为


  包括对朝鲜半岛上的麻风病人的隔离政策、断种、实施堕胎手术、强制劳动以及对此进行反抗者施以惩罚的“断种”,其中尤以在“小鹿岛医院”实施的隔离政策臭名昭著。甚至在日本国内也施行了同样的政策,可以说是能与德国纳粹相匹敌的彻头彻尾的“优生思想”。


  虽然被害的类型多种多样,但对其所作的审判在目的上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原告要求就非人道主义行径、以虐待行为剥夺生命、侵害身体及精神及财产的行径做出补偿。


  由此出发,可以说“战争以及依靠武力进行殖民统治是终极的侵害人权的行为”。同时,勿庸置疑,日本政府要求朝鲜人民“改姓”、强迫使用日语和信仰宗教(神道)等民族抹杀的行为是对整个朝鲜民族人权的侵犯。


  笔者认为,战后补偿问题的本质可归纳为以下4点:


  1)对殖民统治及侵略战争的受害者在法律上予以补偿和由日本政府进行谢罪的要求;


  2)对殖民统治及侵略战争进行历史的判罪和民族和解的要求;


  3)殖民统治及侵略战争(包括广义的战争)为“对人权的终极侵犯”, 包括对生命权的剥夺、伤害他人身体及精神、剥夺财产及民族、性别歧视,在文明史上进行这样的判罪;


  4)要求日本政府积极正视对殖民统治及侵略战争所应承担的法律及政治责任。


  3.下级法院为了对过去的清算所进行的尝试


  遗憾的是,迄今为止日本法院对战后补偿审判的许多判决都是极为消极的,几乎所有的受害者都被判败诉,但近年来的确出现了一些由下级法院做出的判决受害者胜诉的案例。笔者认为,这些判决是日本法官为了对过去的清算所做出的法律的及良心的尝试。


  下面,笔者将对这些案例做一介绍。


  1)日本国会未制定战后补偿法违宪判决


  在山口地区法院的下关法庭于1998年4月7日对 “日军慰安妇诉讼”之一的关釜事件诉讼做出的判决中,法院认定了在日本殖民统治之下韩国妇女被当作日军慰安妇处于性奴役状态的历史事实,并宣布日本国会未制定法律补偿受害者遭受的损害的行为违法(但是,本案在广岛高院被判败诉)。


  2)否认“国家免责”原则、承认赔偿责任的判决


  当原告试图就战争责任控告日本政府的时候,国家免责原则成为了他们面临的一大障碍。由于明治宪法下的国家免责原则被视为一条绝对的原则,因此日本法院否认政府应对战争补偿承担法律责任。


  但是,最近有判例认为国家免责原则并不是无限制的绝对的原则,并且有法官拒绝适用这一原则。这是因为适用国家免责原则将有违裁判的基础--“公平正义”。例如,东京地方法院2002年6月28日做出的平顶山事件判决、京都地方法院2003年1月15日做出的大江山事件判决、东京地方法院2003年3月11日对第2次中国人强制劳工诉讼做出的判决、东京高等法院2003年7月22日对亚太战争韩国人被害者诉讼做出的判决、新泻地方法院2004年3月26日做出的判决等一系列有关强制劳工的案例都拒绝适用国家免责原则。


  3)拒绝适用民法中的时效原则的判决


  根据日本民法第724条,侵权行为自发生历经20年之后,对其之请求权将归于消灭。在这一条款的基础上,许多案例都判决原告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已归于消灭。但在有些判决中,法院认为适用这一条款将有违“公平正义”的原则而承认了原告请求赔偿的权利,这是因为即使受害者想要行使请求权,他们也无法前往日本实现这一权利。


  这样的判决包括关于强制劳工的东京地方法院2001年7月12日的“刘连仁事件”判决、福冈地区法院2002年4月26日的三井矿山中国人强制劳工诉讼判决、东京地区法院2003年9月29日的前日军毒气遗弃诉讼判决等。


  4)和解结案


  在花冈事件诉讼(中国强制劳工案之一)中,东京高级法院于2000年11月29日做出判决,要求在鹿岛建设公司根据日本信托法捐出5亿日元成立花冈和平及友谊基金并对所有的原告给予经济补偿的基础上双方达成和解。其后,原告和鹿岛建设公司接受了法庭的和解要求,案件就此终结。


  III. 战后补偿审判与日本国宪法的和平主义


  1.对过去的清算与日本国宪法


  归根结底,法律的作用即是对过去的错误和谬误予以纠正,对社会、国家以及国际关系的未来理想蓝图予以展望。由于宪法也是历史的产物,所以1946年日本国宪法制定的目的也是为了纠正历史进程中的一切错误。


  从一系列的战后补偿审判中可以看出,日本宪法学缺乏战后补偿的视角,日本宪法学者和法学者也忽视了战后补偿和日本政府对明治宪法下的殖民主义和侵略战争的法律责任问题。


  2.日本国宪法序言的规范意义与和平宪法史观


  但是最近,一些宪法学者开始主张,基于日本国宪法序言,日本政府应该承担对日本殖民统治和侵略战争的受害者给予补偿的法律责任。


  笔者同样认为可以从日本国宪法序言中推导出日本政府对殖民地主义及侵略战争所应承担的法律及政治责任。笔者的观点如下 :


  在日本战败、由明治宪法修改为日本国宪法之际,克服殖民地主义及侵略战争这样的历史错误、构筑和平的社会,对于日本是最大的课题。这一点从宪法序言强调了作为“人类普遍原理”的民主主义及自由的价值,并且与第9条一起表明以达成和平为最高的价值追求上即可看出。同时,序言也可以看作是对历史问题的克服和未来的理想蓝图的展望。由此出发,笔者认为,从日本国宪法制定的历程可以看出序言具有如下规范意义。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并颁布投降诏书。作为最高统治者,裕仁天皇及其政府承诺否定天皇主权(确立国民主权)、否定军国主义、解除武装、惩治战争罪犯、建立民主制度、摧毁一切封建制度并解放日本的殖民地。


  笔者认为,由于主权者的变更、民主主义的确立、领土问题是由宪法规定的事项,因此日本战败时实质意义上的宪法是《波茨坦公告》。日本国宪法是直接以实行波茨坦公告为目的而制定的。而波茨坦公告要求日本政府履行1943年的《开罗宣言》。《开罗宣言》要求剥夺日本于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所夺取和占领的太平洋诸岛、归还满洲、台湾及澎湖列岛等从中国窃取的一切领土于中国,并从一切日本由其武力和贪婪所占领的地区中驱逐出其武装部队,继而将朝鲜从被奴役的状态中解放出来,并帮助其建立成为独立自主的国家。也就是说,《开罗宣言》要求日本归还一切非法占有的领地于原属国家并解放朝鲜人民。


  笔者认为,日本国宪法序言是对波茨坦公告主旨的履行、对日本战争责任所产生的义务及构筑和平的国际社会的责任及义务的明确。这一思想在宪法序言的下列段落中得到了特别体现(参见附录):


  日本国民“为了……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制定本宪法”。(第一段)


  “从地球上永远消灭专制与隶属、压迫与偏见的国际社会中,占有光荣的地位。”(第二段)


  “我们确认,全世界人民都同等具有免于恐怖和贫困并在和平中生存的权利。”(第二段)


  “我们相信,任何国家都不得只顾本国而不顾他国,政治道德的法则是普遍的法则,遵守这一法则是维持本国主权并欲同他国建立对等关系的各国的责任。”(第三段)


  由当时历史状况出发考虑,序言的规范内容是对日本政府所造成的“战争的惨祸”,即殖民统治的高压政治及以开罗宣言中所提及的“朝鲜人民的奴隶状态”为首的、对中国、台湾 以及亚洲其他国家的人们通过强制奴役及专制的支配而剥夺人们的生命、伤害身体、剥夺财产、造成巨大的精神苦痛等的反思。也可以看作是对当时作为国际法主流的“民族自决权”的尊重这样一种普遍的政治道德。序言同样包括对殖民统治所造成的损害的补偿(restoration)和对受害者的补偿(compensation)及谢罪。也就是说,应该认为其中包含着“实施战后补偿的义务”的要求。

责任编辑: 艾萨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