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全球治理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身体权力:奥巴马们的“政治巫术”

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让长相丑陋的人绝望的事实:一个人的身体如果不能放射出权力的气息,看起来他就不应该拥有权力。长相卑贱的人只能被同情,獐头鼠目的人只能被鄙视,在心理上,没人能够接受他们成为羊群中的牧羊人。

    如果活到今天,像苏格拉底这类身材粗矮、有一双肿泡眼、罗圈腿的人,或许仍可以是个深邃的思想家,但永远不要妄想染指政治权力。

  尼尔·波兹曼(Neil Postman),说,在美国,虽然宪法只字未提,但似乎胖子事实上已被剥夺了竞选任何高层政治职位的权利,也许秃子也不能幸免于此。当然,还有那些长得很丑,无论怎么美容整形,都不能让外表有较大改观的人。

  不错,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让长相丑陋的人绝望的事实:一个人的身体如果不能放射出权力的气息,看起来他就不应该拥有权力。长相卑贱的人只能被同情,獐头鼠目的人只能被鄙视,在心理上,没人能够接受他们成为羊群中的牧羊人。

  宋江同学对此清楚不过。他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演一出把梁山一哥的位子让给卢俊义的戏。第一个理由就是:“宋江面黑身矮,貌拙才疏,而员外堂堂一表,凛凛一躯,有贵人之相。”

  当一个黑社会老大,宋江的肉体组织形态、皮肤颜色具备足够的资格。但恰恰这样,他的身体与一个拥有国家合法权力的中高级干部,在观念和美学上就对不上号。他清楚,以他的身体,国家只能把梁山108好汉看成一群卑贱粗野的土匪。

  在传统社会,流行一种马克斯·韦伯(Max Weber)所说的“魅力型统治”,即“克里斯玛”(Charismatic),手握大权的统治者头上好像有一道光环笼罩。有没有这种魅力,关系到权力的合法性。比如刘邦先生,就编了一个她母亲被龙奸污的神话故事,暗示他是龙仔。根据这个故事,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他老爸可能戴了绿帽子。

  今天的世界无法再装神弄鬼,大人物们权力的神秘感在观念和制度上已被“祛魅”。他的权力要获得魅惑性,要让人足够地慑服和敬畏,唯有借助于身体。在某种情境中,他必须展示身体,制造出一个权力、权势的气场。

  身体权力,作为对“魅力型统治”的替代,是当代的一种政治巫术。

  普京:肌肉提供的是安全和自尊

 \

普京游泳展现强健体魄

  这真是一个负责任的决定。身体臃肿、已显衰弱之态的叶利钦把俄罗斯命运的掌控权交到精力十足、身体强健的普京手里,象征着俄罗斯这只北极熊,将一改其笨重无力形象,变得敏锐、强健,具备足够的威慑力。

  苏联解体后,将近十年,一个曾经雄霸天下的超级大国像被掏空了一般,内部四处起火,在对外上居然沦落到要向他人摇尾乞怜的地步,俄罗斯人的民族自尊心蒙受空前羞辱。像奥巴马的竞选名言一样,这一点必须“改变”。必须有一个铁腕人物,让俄罗斯人重温沙皇和苏联时代的荣光,这个人的身体必须给人信心和强力感。身体强健、表情很酷的普京由此被推到历史的前台。

  一个大人物的肌肉只是权力、力量的象征,在没有用行动和态度表达他重振山河的伟大抱负,放射出权力、力量,从而给人一个强烈的印象之前,亮出肌肉是愚蠢的。普京当然不会这样干。他冷酷的表情、干脆的动作,都在给俄罗斯人一个心理暗示:他有足够的力量消除恐怖主义、分裂主义的威胁,并在西方面前捍卫俄罗斯的王者地位。

  但随着这类表情、动态的一再重复,在有些威胁仍没有消除的情况下,它便会给人一种审美疲劳。在心理上,大人物的力量感被褪去,他掌控权力的合法性也受到威胁。2007年8月13日,往来莫斯科与圣彼得堡的一列特快列车遭遇爆炸袭击。对于普京来说,这一身体政治的模式走到尽头,它必须升级。10天后,他与访问俄罗斯的摩纳哥王子一起外出骑马时,赤裸上身的照片曝光。

  在这些照片中,普京身着军装,肌肉结实得让人惊叹。有媒体认为,许多妇女把他当成性感偶像,男士更是大受刺激勤练身体。这浅薄得令人发指。普京露肌肉并不只是为了给俄罗斯妇女看,也不是为了给俄罗斯男人一个煅练身体的榜样。他是在用自己的身体告诉全体俄罗斯人:相信我,作为“硬汉”,我有力量给你们安全和自尊。同时,他也是在告诉全世界,尤其是西方:俄罗斯绝不是好惹的。

  奥巴马:“肌肉”造型就是美国总统的造型

度假中的奥巴马

52岁的奥巴马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

  语言和身体都可以变成一种政治摄魂术。知道这一点的人不少,但没有谁像奥巴马那样具有魅惑性,似乎可以让另一个世界显灵。

  不幸的是,他是美国总统。一个人的魅惑性如果和现实经验拉开了太大的距离,似乎要与屋大维、破拿仑、希特勒这些幽灵在不可预知的未来相会,美国人就会警惕。在内心里,他们始终害怕自己抗拒不了“致命的诱惑”,那些不着边际的话语,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来自于地狱的声音。

  在古代社会,一个念念有词的巫师,其语言必须具有神秘性,且要通过身体构造出一个独特的仪式,才能让部落成员确认他可以和鬼神交流。马克斯·韦伯所说的那种“克里斯玛”,就产生于语言的奇怪编码和身体不同于常人的扭动中。

  奥巴马不必这样玩。2008年,他竞选美国总统。一开始就不用怀疑,民主党内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只能被推到一边。一个国家有女总统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但是,至少女总统不可能产生在美国这类必须在世界上扮演一个老大的国家。共和党的对手麦凯恩更是必输无疑——他并不具有用语言和身体暗示删除布什留下的那个乱摊子、唤起人们看到另一个美国的能力。

  拥有催眠般的语言魔力,这是奥巴马的杀着。他那时扮演的角色实际上是一个政治牧师。在“改变”的狂欢中,他似乎可以带领美国人踏上一片应许之地。

  但已经留下了BUG。奥巴马看上去显得单薄的身体,和他语言的魔力构成了一种撕裂。对于大国来说,一个总统“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和“头脑复杂,四肢简单”都很可怕。并不必怀疑奥巴马的精力或者智慧,但是,人们有理由怀疑,他这一身体能否构成强大美国的象征。

  奥巴马迅速捕捉到这一微妙的社会心理。2008年12月下旬,就在离他就任美国总统还有一个月之际,他携妻子、两个女儿前往夏威夷度假。在海滩上,他脱掉上衣,向美国人展示其肌肉。类似于普京,他当然不单纯是为了在美国人面前证明自己是个“肌肉男”,或表明自己身体健康,而是要通过身体的展示对自己的权力进行合法性论证:自己的肌肉造型,就是在心理上和美学上,人们认为美国总统的造型。他不仅可以提供安全感,还能满足美国人的征服欲。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