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全球治理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美国例外论VS中国例外论

目前,学者们关于美国例外论和中国例外论的讨论,实质上涉及到美国道路与中国道路的比较。不同于美国“西进运动”的地理空间,中国例外论的条件就在于中国共产党能够不断释放制度空间。

  目前,学者们关于美国例外论和中国例外论的讨论,实质上涉及到美国道路与中国道路的比较。美国讲美国道路,中国讲中国道路,可以说,两家各自提出自己的例外论。我看,美国道路和中国道路就是两个例外论的实质呈现。

  两种例外论的历史背景

  美国例外论产生于19世纪后期,当时欧洲处于传统的工业资本主义时代,各种矛盾极为尖锐,面临此起彼伏的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思潮的冲击。而当时的美国,没有像欧洲那样爆发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思潮,没有无产阶级政党,第二国际到了美国就难以生存。这就是美国例外论的历史背景。

  在中国社会主义运动史上,一贯是批判美国例外论的。我读过一封恩格斯发自美国的信。他在信中说,美国的一切都比欧洲更有生命力,欧洲理论不能在美国生根的原因就在于此。这说明恩格斯也是承认美国例外论的。换言之,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欧洲革命的条件在美国不具备,美国有自己独特的国情和社会发展模式。

  我们再来看中国例外论的背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来,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再到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等一波接一波。中国却没有发生这类“革命”。100年前欧洲的革命浪潮,在美国没有发生。100年后许多转型国家发生的“民主浪潮”,在中国也没有发生。这出乎许多人的想象。这就证明了中国例外论也有其存在的理由。

  中国例外论的奥秘在于制度边疆

  就像当年美国例外论能够成立一样,今天的中国例外论同样有其成立的条件。

  19 世纪末20 世纪初, 美国不发生革命的最大历史条件就是它有一个广袤的西部边疆,可以不断地释放东部积累的矛盾,爆发革命的社会临界点就无法达到。不同于美国“西进运动”的地理空间,中国例外论的条件就在于中国共产党能够不断释放制度空间。

  从计划经济转型到市场经济,从政治权力的高度集中到越来越多人参与的政治民主化,从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国的改革实践就是不断有序地释放制度空间,不断释放社会发展过程中积累的矛盾。自觉、 主动、渐进、有序地释放制度空间,中国例外论就获得了存在条件。反之,如果中国僵化封闭,不能释放制度空间,中国也就难以成为例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可能失败。那些发生“民主浪潮”的国家往往都是拒不改革,制度空间被封闭了。

  简言之,当时的美国例外论存在的最大条件在于地理边疆不断扩大,如同美国学者特纳所说,一条不断向西移动的自然边疆是美国历史的秘密所在。同理可推,一条不断向纵深推进的制度边疆则是中国现代化能够成功的秘密所在。这就是中国例外论的最大条件。

  从例外走向霸权:不可复制的美国道路

  美国道路引导美国崛起的成功。于是,美国以为它的道路“放之四海而皆准”,要求世界上都照它的路子走,这就把美国例外论变成了美国霸权论。美国霸权论是美国在世界行为合法化的依据。美国攻击某国是合法的,追捧某国也是合法的,颠覆某国还是合法的。把美国的一切行为都合法化,这就是美国霸权论,其前提就是美国例外论的成功。

  美国霸权论有其历史的空间条件。从美西战争开始,美国就走上了霸权之路。其时西班牙霸权已经400年,朽不堪击。美国在打赢美西战争后掌握了西半球,掌握了太平洋,也就获得了霸权空间。一直到两次世界大战,所有国家都打败了或打垮了,只有美国抓住了历史机遇,达到了力量的顶峰。在美国主导下,紧接着建立起联合国和IFM等一系列国际体系的核心机构,形成了美国霸权体系的制度基础。原本是例外的美国资本主义开始升级为普世的美国资本主义,没有这些制度因素和历史因素,美国霸权就不可能运作。

  美国从例外走向霸权的这些历史条件,中国已经不可能再遇到、更不可能再复制。中国周围不可能有一个没落的西班牙来听任挨打,也不可能有两次大战来给中国创造登顶的机会。中国要另起炉灶,重建一个联合国体系也是不可能的。于是,中国霸权几无任何条件。

  支撑美国霸权的还有其强大的硬实力和软实力。美国的软实力不仅仅在于其有多少个诺贝尔奖,而在于其文化的通俗性,通俗到了每一个人都不能不接受的程度。麦当劳、牛仔裤、好莱坞、迪斯尼,遍及全球每一个角落。这是美国真正的软实力,我们不能小看这样的软实力,中国文化中还没有这样一套可以遍及全球每个角落的文化要素。要建立这样的软实力我们还差得很远。

  最能体现美国硬实力的有三方面:美国的航空母舰和海外驻军、美元与能源体系。这三样东西现在我们不具备,在未来可见的30年内要全部具备也不可能。美国正是依靠其软实力和硬实力来建构全球霸权的,而中国只能和其他国家合作来取得这些资源和能力,不可能依靠我们一家来做。

  任何想建立中国霸权的人,他做不到;不想建的人更做不到。不管中国人也好,还是美国人也好,那些设计中国霸权的人,都超越了历史的可能性,因此中国和美国走的将是两条根本不同的路。美国过去能做成霸权梦,中国已不可能做成。不过,我们以后可能要做成的——在国际体系整塑中留下全新的印记,美国也做不成。它已经形成高度的路径依赖,高度依赖旧的制度和体系。而我们的优势是不依赖于这些旧制度和体系。所以,美国想要中国再走和它一样的路,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中国自己想走美国的路,也会陷入死胡同。

  (本文系作者在第五届世界中国学论坛圆桌会议上的发言)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