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全球治理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约瑟夫·S·奈:变革型和渐进型领导人哪个更好?

领导学专家强调说,起重要作用的是那些高瞻远瞩、行事作风激励人心的变革型总统,而非那些渐进式的交易型总统。我发现许多总统的确很重要,但其方式并非全如专家所言。

\  

    文_约瑟夫·S·奈

    当我们讨论美国在当今世界的角色时,有个问题值得问一问,上世纪,美国是如何获得世界领先地位的?毕竟,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曾对美国"态度疏离且保持旁观"这一点表示赞美。有人认为,我们在全球的地位,是上天眷顾的结果;有人将其归功于大洲规模的经济体的客观变化。但是,是否也与我们的领导人有关?是否与总统是谁有关?

  领导学专家强调说,起重要作用的是那些高瞻远瞩、行事作风激励人心的变革型总统,而非那些渐进式的交易型总统。

  我仔细研究了20世纪美国影响力日益增长时的总统,发现许多总统的确很重要,但其方式并非全如专家所言。

  在缔造美国领先时代的过程中,两位致力于变革的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 )及哈里·S·杜鲁门(Harry S. Truman)--做出了卓越贡献,然而,两位致力于渐进式目标的交易型总统--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Dwight D. Eisenhower)及乔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也同样重要,因为他们谨慎管理国家,使得美国在没有受到灾难性干扰的同时,进行了有益的结构性变化。

  例如,如果艾克(Ike,艾森豪威尔的绰号--译注)没有拒绝参谋长联席会议(Joint Chiefs of Staff)请他对中国使用核武器的建议,如果布什(Bush)未能使苏联军队和平撤出德国,未能妥善应对苏联帝国的解体,我们今天居住的这个世界会是完全不同的。

  要仔细评价领导人的作用,就要看一看神探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所说的那种不叫的狗,也要看看那种叫唤的狗。在外交上,风平浪静与风起云涌一样重要。

  领导学理论家常常极其看重变革型领导人,但是我未曾找到任何证据,来证明这种偏好是合理的。最佳的道德纪录属于有着渐进和交易风格的乔治·H·W·布什,最差纪录属于变革型的、激励型的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

  是的,在缔造美国全球领先地位的过程中,领导人很重要。假如这项事业完全是结构性的,其过程会顺利许多。

  毕竟,在二十世纪初及二十世纪末,美国都占全球经济的约四分之一。第一次世界大战加强了美国的力量,但是随后我们错误地转向国内,走上了孤立主义的道路。力量资源结构的变化,不能解释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美国的退守行为。要解释该问题,必须考虑一下那些(不明智的)领导层决定。

  上世纪中期,美国生产全球近一半的产品,而且是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在随后的二十年里,该份额渐渐回到全球经济四分之一这个长达一个世纪的平均状态。这一下降是结构性的,但是也伴随着约翰·F·肯尼迪 (John F. Kennedy)、林登·B·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及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 )有关越南的不明智领导层决定。这些决定导致了第二个退守阶段。

  到了20世纪70年代,美国重新恢复其早期的世界经济份额。但是这并未引发尼克松所预期的世界多极化,及美国领先地位的终结。相反,美国的领先地位在20世纪80年代及90年代得到提升,主要原因是出现了使苏联受到削弱的长期经济结构变化。

  但是,领导人也再次起到重要作用--最重要的不仅是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无意间加速了苏联的解体,而且还是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及布什做出成功选择,使得美国很好地利用了这些结构性变化。

  所以说,总统很重要,但是并非是领导学专家所说的那样。专家们认为,所有重要贡献都是变革型领导人做的,渐进风格或交易型的总统仅仅是按部就班的经理人。他们这种对于领导人角色的看法实在太过肤浅。

  要理解美国二十一世纪外交政策中需要什么样的领导层,最好的方法不一定就是寻求变革型领导人。讽刺的是,本世纪首位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上任时,致力于国内事务,外交政策也是渐进型的,但是2011年9月11日之后,他走上了变革型道路。他的宏大远见的结果与其父的成功政策恰恰相反。而其父老布什的名言是,自己不长于做"高瞻远瞩"的事。

  因此,本文提醒各位:警惕那些送上变革型礼物的专家及领导人。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