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全球治理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从瑞典暴力冲突看欧洲福利国家困境

欧洲现在实际上正经历拉美化过程。现在突然系统里出现这么多不工作不赋税的人,系统自然承受不了,系统的包容能力向心力下降。有相当一部分人被半永久地排斥在外,当然社会整体的紧张感上升。

  欧洲现在实际上正经历拉美化过程。先前慷慨的社会福利是为种族相对纯而有向心力的封闭社会设计的一种社会契约:你工作赋税,生病失业我帮你。现在突然系统里出现这么多不工作不赋税的人,系统自然承受不了,系统的包容能力向心力下降。有相当一部分人被半永久地排斥在外,当然社会整体的紧张感上升。

  【整理者康向宇(@柏拉乱画图)按】昨晚向人在瑞典的@北欧驼鹿 君请教近期发生在斯德哥尔摩的暴力冲突事件,@北欧驼鹿 君不吝赐教,从瑞典暴力冲突之缘起谈到欧洲福利国家的困境,给人很大启发,在此深表感谢。现经作者允许,将其微博十八条整理为一篇文章,与诸位共享。感谢作者对《经略网刊》的支持与厚爱。

\

  一、斯德哥尔摩的暴力冲突

  五月十三日瑞典警察在斯德哥尔摩的西郊的一个公寓里击毙了一个69岁老人。据说老人挥舞弯刀袭警,而警方说寓所里还有妇女。警方与目击者的证词不同。但估计是警方暴力过度。老人被射了十余发子弹,当即身亡。但警方却先说是送医途中而亡,后在目击者照片发布后又改口。几天发酵之后最终引发暴力抗议。

  斯德哥尔摩是一个非常隔离的城市。游客看到的是市中心瑞典主流的天下。经过战后的移民和难民潮,原本纯白人的瑞典社会现在已经有10-15%的人口是移民背景。若加上第二代移民,比例可能高达20-30%。与伦敦巴黎一样,移民融入瑞典主流社会非常困难,在斯城的周边出现了一大片的移民区,相对贫困区。

  在这些移民区里,学生教育不良,失业率犯罪率高,许多居民生活靠救济。失业,贫困,边缘化使得青少年的不满积聚多年,如同干柴,只等那星星之火。事实上,在瑞典其他城市周边移民区,青少年暴动已有不少先例。这次不过是在首都大规模爆发。连续四个晚上,烧汽车,商店餐馆,警局,向警车就救火车投石。

  二、拉美化的欧洲

  郊区贫困化是一个二三十年的过程,左右两党都有责任。右翼本能地强调法律与秩序,铁腕弹压以显示其强势;左翼本能地将贫困化归究于右翼的减税减福利。在明年选举年前,这变成典型的左右之争的闹剧,但谁也不会真正解决问题。如同火山爆发而释放能量,它总会平静下去,静静等待下一次的来临。

  欧洲现在实际上正经历拉美化过程。先前慷慨的社会福利是为种族相对纯而有向心力的封闭社会设计的一种社会契约:你工作赋税,生病失业我帮你。现在突然系统里出现这么多不工作不赋税的人,系统自然承受不了,系统的包容能力向心力下降。有相当一部分人被半永久地排斥在外,当然社会整体的紧张感上升。

  出路一是增税扩大系统包容力,但在右翼政府执政下行不通。二是将现有系统里的人降低平均福利水平来制造包容空间,主流社会当然不干。其结果就是拖而不决地牺牲一到两代移民的利益。这是欧洲今天普遍状况:一种拉美化过程,主流有意将一部分人半永久地置于弱势地位,社会同质度下降,相互责任感也下降。

  上次我带一个来访的美国朋友参观。与众不同地他要我带他去看斯城最好和最坏的城区。此次暴动的震源就是我带他去看的瑞典人心中的坏区。看后他说,如果这就是瑞典的坏区,那瑞典还不错嘛。它也有着瑞典表面上的秩序。但这从市中心坐同一路地铁二十分钟出头的旅途,差别真是比从斯城飞去伊斯坦布尔还大。

  首相莱因费尔德说,瑞典是民主与法治国家,再有不同意见,也不能通过焚烧汽车来表达,来反对瑞典的民主与法律。实际上,移民的处境正是这个民主的主流民意通过左右两党表达的结果。只要将他们隔离在郊外,不进入主流的视野,民主就运作成功了。右翼条件反射地认为,警察,监禁,强压是解决问题之道。

  问题是,一时可以强压下去,长久问题还会复发 。左翼解决方法则是投入几亿税款,粉刷郊外房屋,建个青年之家,活动中心,或用税款多雇几个社工。但是这些青年,和社工谈完话,再从活动中心出来,仍然不能解决他们被隔离,失业和无前途的问题。就这样,警察越来越暴力,税款越花越多,情况却每况愈下。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