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全球治理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若干社会主义国家的最新探索

随着现实社会主义国家新一轮改革实践的不断深化,“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命题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亟待解答与创新的时代工程。

  摘要:随着现实社会主义国家新一轮改革实践的不断深化,“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命题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亟待解答与创新的时代工程。

  2010—2012年,越南、古巴、老挝和朝鲜四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先后召开了新一届党代会,总结和反思了本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经验与教训,制定了符合各国国情的中长期发展战略与规划,并推出了一些新的举措。为了应对当前的国际金融危机,同时也是立足于长远目标,上述四国执政党主要从党的思想理论建设、执政党队伍建设以及本国经济和政治改革等方面进行了新的探索。对上述四国的研究和比较,将有助于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思路,避免一些曲折。

  随着现实社会主义国家新一轮改革实践的不断深化,“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命题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亟待解答与创新的时代工程。2010年至2012年,越南、古巴、老挝和朝鲜四国执政党先后召开了党的代表大会,总结和反思本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经验与教训,制定了符合本国国情的中长期发展战略与规划。从总体上看,上述四国执政党主要从思想理论建设、执政党队伍建设、国家经济和政治改革等方面进行了总结和新的探索。

  一、坚持理论创新,努力建构具有本国特色的理论和话语体系

  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本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是社会主义各国的共识。中国共产党努力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提出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越南和朝鲜两国执政党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探索。

  1. 越南致力于构建以胡志明思想为主体的思想理论体系

  经过十多年的探索,越共九大正式提出了建立 “社会主义定向的市场经济体制”和建设“属于人民、来自人民和为了人民的社会主义法权国家”的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目标,并逐步丰富其具体内涵。这是越南共产党理论创新的成果,也是其努力构建本国话语体系的体现。在越共十一大召开前夕,由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越共中央理论委员会主席苏辉若主持的、旨在形成越共理论体系的一项国家级重大课题就已经展开,并准备命名为“胡志明时代的发展主说”。但由于理论界对“发展主说”的名称有不同意见,因而其最终未能写进十一大通过的修订后的党的纲领和政治报告。但是,新纲领对胡志明思想的根源、地位和作用做了补充,提出:“胡志明思想是关于越南革命基本问题的一系列全面而深刻的观点,是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于我国的具体条件的成果,它继承和发展了我国民族的美好传统价值,吸收了人类文明的精华,它是我们党和人民无比巨大而宝贵的精神财富,永远照亮我国人民争取胜利的革命事业的道路。”据悉,越南共产党今后还将继续以胡志明思想为基础,形成越南本国的理论体系。

  越南还从理论上不断对本国社会主义的特征进行重新概括。越共十一大通过的 《越南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国家建设纲领》 ( 2011年增补)将越南社会主义的特征定义为:“我们正在建设的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 民富、国强、民主、公平、文明的社会; 由人民当家作主;有以现代生产力和与之相适应的进步的生产关系为基础的高度发达的经济; 有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的先进文化; 人们生活温饱、自由、幸福,并具备了全面发展的条件;全体越南各民族平等、团结、互相尊重、互相帮助、共同发展; 建立了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属于人民、来自人民和为了人民的社会主义法权国家;与世界各国建立了友好与合作关系。”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修订后的纲领把 “主要生产资料以公有制为主体”从越南社会主义的特征中去掉,代之以“现代生产力和与之相适应的进步的生产关系”。由于所有制问题是社会主义的核心问题之一,关于越南社会主义的新特征的规定在越共党内存在不同意见,也引起了我国理论界的关注。越南社会主义的这些变化,值得进一步研究和观察。

  2. 朝鲜劳动党以 “金日成—金正日主义”为指导思想

  朝鲜劳动党致力于突破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式理解,建立本国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一方面,朝鲜认为“马列主义无法为现实的革命提供现成的答案”,不能教条式地服从马列主义。另一方面,在反思传统马列主义的同时,朝鲜当局强烈批判了与马列主义竞争的伪社会主义派别。

  2010 年 9 月 28 日,朝鲜劳动党第三次代表会议决定修改党章。其中,劳动党的定义由 “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创建的主体型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政党”改为“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的政党”,党的最终目标由 “实现全社会的主体思想化和建设共产主义社会”改为 “实现全社会的主体思想化和人民大众的绝对自主”,删除了“共产主义”字眼。2012 年 4 月 11 日,朝鲜劳动党第四次代表会议再次修改党章,新党章规定,朝鲜劳动党以 “金日成—金正日主义”为唯一指导思想,“朝鲜劳动党是伟大的金日成同志和金正日同志的党”,并补充了有关金日成和金正日革命业绩的内容。 “金日成—金正日主义”包括主体思想和先军思想。4 月13日,朝鲜第十二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五次会议通过了修改宪法的决定,修改后的宪法仍以主体思想和先军思想作为指导思想。

  朝鲜国内学者对主体思想和先军思想的合理性进行了论证。金亨国指出,主体思想是以民为天的思想,这是因为: ( 1)主体思想有史以来第一次阐明了一个真理,即革命和建设的主人是人民大众,推动革命和建设的力量也属于人民大众,从而科学地论证了世间最珍贵、最有力量的是人民大众; (2)主体思想把人民大众看作是革命的主人,坚持一切为人民大众服务,相信人民大众无穷无尽的力量,确定了依靠人民大众的力量推进革命的观点和立场。李政哲论述了先军思想阐明的革命和建设的根本原则,首先强调的是军事先行的原则,其次是先军后劳的原则。沈胜建论述了体现了思想论的朝鲜劳动党先军政治的独创性,认为其独创性在于以两个理论为基础:

  一是对思想和枪杆子的相互关系的新看法和观点,二是关于革命主体的伟大力量本质上是其伟大的思想精神力量的新看法和观点。

  朝鲜国内学者还站在主体思想、先军思想的立场上分析了马克思主义等先行革命理论的局限性。如金德贤就“革命的主力军”问题进行了论述,强调先军的观点认为革命的主力军是人民的军队,而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所说的无产阶级。金尔焕分析了先行革命理论在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关系方面的局限性,认为先行社会主义理论将二者视为两种不可共存的思想潮流,只是正确阐明了社会主义与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之间的对立,而未能阐明社会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关系。

  我国学者李明杰等分析了主体思想在朝鲜国家发展中的作用,认为主体思想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与朝鲜实践相结合的过程中形成的重要成果之一,既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一脉相承,又有其独特的创造与发展,应辩证地看待朝鲜主体思想对“以人为本”的继承与发展,以及它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理论与实践的借鉴。郭沅鑫指出,长期以来,朝鲜劳动党在以金日成理论为基础构建的“主体思想”指导下,坚持走与众不同的道路,强化朝鲜劳动党的治国之本。

  可见,朝鲜劳动党在反思传统马列主义的同时,更加强调建设本国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体系和独特的话语体系,这实际上也反映了朝鲜劳动党基于当前朝鲜所面临的国内外环境而做出的应对。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