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全球治理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萨米尔·阿明:我们正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

在2011年中东和北非的政治动荡中,萨米尔·阿明写了多篇文章分析形势,认为“阿拉伯之春”是20世纪的社会主义反抗运动,第三世界人民的一次觉醒浪潮。

  在2011年中东和北非的政治动荡中,萨米尔·阿明写了多篇文章分析形势,认为“阿拉伯之春”是20世纪的社会主义反抗运动,第三世界人民的一次觉醒浪潮。当前的左翼社会运动表现为多种形式,或是直指独裁统治的民愤爆发,或是中国等新兴国家对国际秩序的质疑。在这篇采访中,阿明详细阐述了“阿拉伯之春”与“资本主义之秋”同时发生的观点,认为这一波金融化垄断资本主义的危机是结构性的和彻底的。

\

  作者简介

  萨米尔·阿明,第三世界论坛(Third World Forum)理事长,另立世界论坛(World Forum for Alternatives)主席。是目前最重要的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全球化问题专家,国际政治经济学家之一。采访者为媒体人李北方。

  金融危机是资本主义的秋天

  李北方:我的第一个问题听起来有点像玩笑,不过我是认真问的。今天是2012年12月13号,根据玛雅预言,我们离世界末日只有1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了。如果这个预言是正确的,您现在想对世界说点什么?

  萨米尔·阿明:啊哈,我不知道。如果我不得不说点什么,我要说的是,非常遗憾世界要终结了,因为我们正要开始一个向共产主义转型的过程。我认为共产主义是更高层次的文明。

  李北方:您的话与我们平时经常听到的说法是非常不同的,您为什么这样认为呢?

  萨米尔·阿明:很多人说,资本主义现在遭遇了危机,不过资本主义以前就遭遇过危机,它总是能够克服危机,并在完成危机促发的改变之后继续扩张,这只是个危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因为这次危机相比之前的那些有本质上的区别。它不仅仅是一场金融危机,一场生产过剩的危机,或者这样那样的危机。它是一场文明的危机,资本主义文明将会终结。我把资本主义看作是一个相对短的历史阶段,其特点是为超越资本主义而走向社会主义,即走向一个更高层次的人类文明创造了条件。

\

  李北方:您说过,资本主义只是管理危机,而不能解决危机。毫无疑问,现在的世界充满了危机,您如何看待2008年以来的这场资本主义危机的新特点?

  萨米尔·阿明:我称这次危机为资本主义的秋天。但为什么呢?我得给出依据。我们面对的状况是,资本控制的集中化程度相比40年前大大提升了。在1975年到1990年的短短十几年间,垄断资本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质的改变。垄断资本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它出现于19世纪末,如霍布森和列宁所分析的。但垄断资本已经发展到金融资本这一新阶段,资本的集中控制程度更高了——是对资本的控制,而不是对财产的控制。财产可以是分散的,比方说,退休基金,其正式的所有者是千百万工人,但这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退休基金是由金融资本掌管的。

  在这个极高的资本集中化的阶段,出现了一个新现象,那就是金融化。金融化的意思是,非生产性的活动,资本的集中控制,将一个新的内在矛盾引入了资本主义——金融化资本主义的再生产状况和资本积累过程的再生产状况之间的矛盾。金融化的程度增长非常快,与此同时资本积累的速度非常慢。这是不可能长期持续的。

  处于中心地位的帝国主义三巨头,美国、欧洲、日本,面临缺乏增长和高度金融化的错位。这是个政治上、社会上和生态上都无法持续的体系,因为这一体系持续制造不平等的同时,资本积累的基础却是相对停滞的。

  这是金融化的状况和增长之间的新的矛盾,不是经典的劳动与资本之间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这个新的内在矛盾使得这一体系不能长久维持,所以它在内爆。这不是一场危机,而是内爆,是系统的崩溃,这个过程可能持续几十年的时间,不是一周或几个月能完成的。内爆的例证之一就是作为全球金融体系一部分的欧元体系和欧洲体系在走向崩溃。

  一方面是资本主义的秋天,一方面是人民的春天,这不是什么巧合。人民的春天意味着人民有其他积极的可能性,我们看到各种抵抗运动和斗争,这都是完全正当的。人民的斗争不是危机的原因,原因是体系的内在矛盾。

  资本主义之秋和人民之春中间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危险的。资本主义体系的崩溃创造的不是新的可能性,而是混乱和战争,因为该体系会竭尽一切方式保全自己,包括使用纯粹的暴力。这就是葛兰西所说的,当黑夜尚未结束,黎明还没来临,有一段晦暗的时间,在晦暗中,妖魔鬼怪出动了。我们现在就处于这个时期,在资本主义之秋和人民之春中间存在的那个混乱的时期。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这场危机与此前的危机不同,甚至也不同1929年。这场危机是另一种性质的,是资本主义的能量终结的信号。它现在成了一个纯粹具有破坏性的体系了。

  李北方:是不是可以这样说,资本主义已经穷尽了管理危机的能力?

  萨米尔·阿明:是的。从欧洲的例子你就可以看到这一点,每个季度他们都说危机结束了,但情况却变得更糟。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