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谣式辟谣",造谣与说谎不是非此即彼

2013-05-14 10:18:32  来源:中国网

  据新华网昨日报道,记者从中央纪委获悉,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去年12月,知名媒体人、《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在微博上实名举报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刘铁男学历造假等三方面问题,国家能源局当天快速做出回应,称举报内容纯属污蔑。(5月13日,中国新闻网)

  庆幸刘铁男事件没有沦为无尾新闻,前日中纪委发布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信息后,罗昌平在微博上低调地转发了这一消息,大家纷纷评价此次曝光为罗昌平的“逆袭”。被实名举报的刘铁男绝不是第一个因为严重违纪落马的官员,舆论如此追踪一则因为他曾经身居要职,就是在被罗昌平举报的那几天,刘铁男还在俄罗斯签订财贸合约,这的确是近年媒体人网络实名举报的最高级别官员。更引人注目的是,国家能源局曾在刘铁男被举报当天的造谣式辟谣,如今成了最响亮的自打耳光。

  新华社的微博称“恶有恶报”,《人民日报》微博也发表了评论“刘铁男带来的启示与警示”,讨论新闻发言人的公职该如何担当,使得新闻发言人这一角色应该如何发言、应该为谁说话这一话题备受关注。

  中国政府新闻发言人制度始于80年代初期,在“非典”肆虐过后更加广泛登台,从前几年动车事故时“不管你信不信”的“爱谁谁”态度,到今年两会期间傅莹几乎零差评的亲切发言,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制度经历了漫长的发展与不断自我完善的过程。在不同时代,不同新闻事件面前,我们可以看到新闻发言人愈加频繁出现的身影。

  这是一种不可否认的新闻进步,它带来了第一时间的权威发布,但也却也存在弊端。新闻发言人发布信息时有时还有提问环节,但是一些以组织名义发布的信息总是直愣愣地扔到公众面前,无法对话和质疑,它让记者与官员面对面的采访难以实现。看似积极的信息发布也很可能变成一种单向的、不容置疑的灌输。如果政府发布的信息确凿无误,那也无可厚非,但是偏偏我们的有些部门和官员并不是这么让老百姓省心。

  一个新闻发言人代表的是一个权力机构的态度,我们在不停追问,他是否首先要先成为一个足够有良知和道德的人,其次才能是一个具有行政职能的新闻发言人?

  白岩松曾经说过,“在中国政府新闻发言人的实践中,王旭明是一个跳不过去的名字。”王旭明曾经是教育部的新闻发言人,在地铁塌陷事故、甘肃校车事故中频频发言,以个性张扬著称也同时饱受争议。他与傅莹得到的正面评价其中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他们首先具有的“人性”,这不是个多崇尚和高级的事,只是最基本的说话有“人情味”。王旭明也曾经说过,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要真诚,要负责任。

  新闻发言人有其专属职业性,他的发言行为代表权力机构,并非个人,即使个人的意愿再大、正义感再强,发出了非职务要求的声音,这个新闻发言人就被认为是不称职的。不仅仅是新闻发言人,包括心理医生、律师等等,很多人认为这种“人性”的诉求与一些职业的职业道德常常冲突得非黑即白,实际上并非如此,只是因为没有找到自我意识与职业素质的平衡点。

  在这种两难面前,通常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道德选择。即使不要饭碗、丢掉性命也要把事情说开、把自己知道的事实说清楚。选择了道德,抛弃了职业操守,这通常会赢得舆论的赞许,但并不是一个专业人员应具有的素养。这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昧着良心做那些违背人性的选择,在职业的要求下,可能做不到道德的选择,但是不能不知道道德选择,如果都已经忘了何谓道德,那就非常可怕了。

  另外一条路是职业选择,选择这条路的人通常比道德选择的多。如何让听众从中得到真诚的态度、如何让席下的人能够对发言人抱以理解,这是一门交流和说话的艺术,需要长期的经验积累和技术训练。当今媒体如此发达,在如此的聚焦下发言时,发言人务必要铭记的一点是:立场是政府的,语言是自己的。这就让聪明人有了出路,不是油腔滑调地去说假话、用谎言来掩埋事实,而是诚恳负责地去沟通、用态度来表达意见。

  在《王旭明说新闻发言人》一书中,开篇第一部分就叫做“做好人”。做个好人并不那么纯粹和简单,当遭遇左手道德良知,右手职业素养时,冲突必定会在心里纠结,会让人一下子觉得无从选择,但只要能在冷静地思考后负责任地说话,我们就会发现“内外沟通”的出路并非仅有一条,在意图澄清事实真相时,造谣与说谎之间也不是非此即彼。

  “造谣式辟谣”终于露出了马脚,这次的国家能源局迟迟没有新闻发言人出面“快速回应”,希望他们此时的沉默是因为在努力搜集真相、尽早给公众一个真实的交代,而不是什么自欺欺人的鸵鸟心态。

关键字: 造谣 辟谣
责任编辑: 宋代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