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孝严:遗憾无法喊蒋经国一声「父亲」

2013-01-13 08:23  来源:大公报

  图:蒋孝严说自己最遗憾是不能喊蒋经国一声「父亲」。图为他去年到金门县经国先生纪念馆向蒋经国遗像献花致敬/资料图片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逝世,时任「外交部」常务次长的国民党副主席蒋孝严(当时仍从母姓叫章孝严)回忆当天心情,想到此生无法向蒋经国喊一声「父亲」,眼眶泛红。

  蒋经国说,当时是孝勇安排他和弟弟孝慈到荣总去见父亲最後一面。「那时候是晚上11点多,经国先生已经在荣总太平间的冰柜里,把经国先生从冰柜中拉出来,我和弟弟扑倒在地上,跪着嚎啕大哭,喊父亲,那是我第一次这麽近距离见到父亲,居然是在那样的场合,是非常非常难过的。」蒋孝严动情地说。

  蒋孝严表示,自大学毕业以後一直想和蒋经国见面,一直到考进「外交部」,外放到比利时,结婚後又回到台湾,生了长女,在「外交部」北美司工作,想带女儿见蒋经国一面,仍无法如愿。

  「外交」酒会首次见面

  蒋孝严第一次见到父亲,是在驻外返回「外交部」不久,在欧洲司主管对比利时和教廷的业务。当时教皇有个酒会邀请了「外交部」官员,蒋孝严受邀出席,蒋经国也去了,「那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他老人家,内心非常激动,非常想过去喊一声『父亲』,可是我也不敢这么做。」后来蒋孝严在北美司任内有机会到「总统府」去,那时候两父子已彼此认得。

  事实上,蒋孝严与蒋经国的特殊关系,不仅没为他带来事业上的帮助,反而成为一种阻力。按惯例,北美司司长通常会去做「总统」传译,可是当时「总统府」秘书长沈昌焕清楚他跟蒋经国的关系,就找宋楚瑜或钱复去做传译。到後来「外交部」常务次长出缺,蒋孝严本来有资格担任,沈昌焕又以次长陪「外宾」晋见「总统」「可能引起社会讨论」为由压下去,而这一压就是两年。後来的折衷方法是,次长照当,但不主管对美事务而主管中东和苏联业务,这区域「外宾」最少,是闲衙门,根本没什麽机会到「总统府」。

  不过,蒋孝严对苏联事务的熟悉後来还是派上用场,钱复担任「外长」期间,蒋孝严担任政务次长,後来有了访问苏联的「破冰之旅」。蒋孝严在1991年和1992年各去了一趟苏联,他当时特别到蒋经国留学的莫斯科孙逸仙大学,参观他住过的宿舍。有趣的是,蒋经国和方良的三个孩子都有俄国血统,却只有蒋孝严到莫斯科去缅怀他。

  (中评社)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