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台湾福利改革能动谁的奶酪?

2013-01-15 09:09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民进党在1月13日动员举办“火大”呛声游行,军公教队伍中的前“客委会”文教处长古梓龙特别惹眼。他说自己退休后月领近7万元(新台币,下同),比普通上班族还多。“老年人享受优渥福利,其实是剥夺了下一代的机会,不符合公平正义原则。”

  在哪个社会,公平正义都是好东西。可以聚拢选票,可以收拾人心,更可为改革寻找道德根源。第二任内追求历史定位的马当局也勇举福利改革的大旗。但改革的首要问题是改谁,革哪些,近期台湾社会群体之间、朝野之间,围绕福利改革展开空前的利益博弈。

  高薪——

  引来羡慕妒忌恨

  岛内最近有两则民生新闻特别受关注。一是争议多时的台湾军公教退休人员(军人、公务员及公立学校教师等)年终慰问金预算删减大半;二是攸关900多万劳工权益的劳保基金惊传破产危机引发挤兑潮,仅在去年10月份就被领走205亿元!

  台湾实行各种退休金制度,待遇千差万别。军公教人士50岁左右就可退休,退休金加上18%的存款年利率(利率差由当局补贴,俗称“十八趴”),不少人总共可领的金额高达两三千万;而劳工阶层退休晚,退休后的收入或许不到军公教的一半。此外,军公教享受的福利也五花八门,羡煞一般劳工。

  上班族也不例外,很多在民企做事的员工年终奖因经济不景气而大幅缩水,有的自嘲为“穷忙族”;相反,连年亏损的“国营事业”单位如台湾电力公司、台湾中油股份有限公司等,高额年终奖金照领,多达几个月的工资。

  这种苦乐不均也源于制度设计上的不平等。早年台湾经济处于高增长阶段,军公教的收入不如民间,民企动辄十几个月工资的年终奖让“国营事业”难望其项背。本着“公平正义”原则,当年台当局才为此推出“十八趴”,并调高“中油”等公营单位员工的年终奖标准。

  风水轮流转,当年显得低的待遇如今却明显过高,有“寡占利益”的公营企业福利更被人诟病。劳工等“体制外”的人则产生了强烈的被剥夺感。让台当局头疼的是,在“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儒家社会里,分蛋糕的关注度大大提升了。那些原本拿多些的人,现在要让他少拿些,行得通么?

  反弹——

  “割肉之痛”难忍受

  当军公教退休年金议论正酣时,有一名公务员叩应(现场打电话)进岛内电视台政论节目表示,社会质疑她们福利的风气实在太过分,“当一般劳工休息时,我们还在努力。我花了5年才考上公务员,能获得现在的福利是应得的。”这段发言引发群情激愤的网友反驳。

  民调显示,大部分岛内受访民众认可删砍年金,但当事人的“割肉之痛”也表达得淋漓尽致。甚至有退休将领扬言,“敢删就造反”。“铨叙部长”张哲琛也站出来称,社会继续“丑化”军公教会让“未来文官系统发生反淘汰现象”。

  “台电”的反弹更厉害。或许受岛内民意压力,2012年底“经济部”核定“台电”2011年工作考核为乙等,公司2700名员工将被追回多预支的年终奖金,这可捅了马蜂窝。“台电”员工立马要求“经济部长”施颜祥下台,甚至威胁停电“让台湾变黑暗”。

  有评论说,军公教和公营事业员工等,已沦为改革的阻力。在利益博弈端占优带来的傲慢,更激起了普通民众的不满。

  福利——

  是政治也是选票

  台湾福利改革不仅是经济、社会和技术问题,更是不可忽视的政治议题。

  以养老金为例,长远之计是市场化运作,该涨就得涨,但这一制度在台湾却被政治绑架,最终是“缴得少,领得多”,靠寅吃卯粮支撑度日。因为执政党一般不敢轻易遵照经济规律涨保费。有时为了和在野党比“亲民”,还冒险开出透支性的支票,导致资金链越来越紧张。

  岛内不同利益群体和当局博弈的主要杠杆式是:你动我奶酪,我不投你票。原本是蓝营铁票仓的军公教近来多次反水呛马,就是明显例子。

  誓言继续推动改革的马英九表示,现在需要体制内的人“共体时艰”,岛内民众很期待,希望有些大的作为。但从年金改革在“立法院”的拉锯和角力来看,当局经常会向既得利益者妥协,欠缺改革理念的坚持。

  这也是一个悖论,如果马当局拿这些支持蓝营的既得利益者“开刀”,无疑是将刀挥向自己,若不改革,又怕丧失更多选民的支持。这正如普希金所言,无论是开明人士,还是暴君,都会牢牢守住利益死死不放。但完全不调整既得利益的格局,不动他们的蛋糕,则民怨四起,2016年蓝营想要继续“执政”就会失分。马当局进退维谷。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