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何传出民进党二三线人物参选台北市长?

2013-01-23 09:24  来源:新华澳报

  民进党内近日传出正在大陆访问的前台南市长许添财,台南县长苏焕智、民进党副秘书长李俊毅等有行政经验、政治阅历丰的卸任县市长,都不排除将会参选台北市长的消息。这与两年多前苏贞昌打破民进党内关于由蔡英文出选台北市长,他则是参选新北市长的高度共识,以求抄快捷方式谋取台湾地区领导人参选权的情况相比,今次所传出的对竞逐台北市长有兴趣者,都不是有意于“大选”者。虽然其中的苏焕智曾参加过民进党主席的选举,许添财也曾被传说有意参选党主席,但都却未曾有过要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之意;至于李俊毅等,就更不是民进党“一线”人物。因此,所传的他们有意参选台北市长,倘真的是有这么一回事,就是“别有所图”,或是在“政治失业”后的自我“救济”之道,倘在参选过程中能出现奇迹,当选就可拥有一份优差;而不管是否当选,都将可在民进党内留下为党“存续火种”的美名。

  实际上,台北市长选举的选情,对民进党来说,可说是“又畏又爱”。台北市由于是军公教人员和中产阶层的聚居地,前者多是泛蓝阵营的坚定支持者,后者则由追求安定生活而对投票给民进党的候选人有所顾忌,因而台北市被民进党视为“艰困选区”,令到民进党的“大咖”们向来对台北市长选举有畏战情绪,不愿投身参选。正因为如此,才有苏贞昌在“五度”选举前夕,明知道民进党内有着由他来“回锅”参选新北市长,而蔡英文则参选台北市长的高度共识的情况下,却是担心自己倘是参选新北市长而“不幸当选”,就将被锁困在直辖市长的位子,而失去参加2012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战的机会;因而不惜破坏党内共识,抢在党中央酝酿“五都”市长参选人之前,突然实施“苦肉计”,自行宣布参加“艰困选区”的台北市长选举,认为只要是自己输得并不太惨,就是“虽败犹荣”,既可借口台北市蓝绿基本盘结构以求“非战之罪”、“少输为赢”,又可循陈水扁、谢长廷模式,以台北市为跳板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

  由于在正常的“一对一”情况下,蓝军参选者几乎是“躺着选也可当选”,而泛蓝阵营中某些“舍我其谁”者,往往就不按照泛蓝阵营的共识自行参选,而造成蓝军“鹬蚌相争”,绿营“渔翁得利”的意外。一九九四年的台北市长选举,就是因为泛蓝阵营内国民党与新党互不相让。分别推出黄大洲和赵少康参选,让本来没有希望的陈水扁居然顺利当选;六年后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本来也是希望不大的陈水扁,再次坐享“渔翁得利”,在“连宋争”之下“冷手执个热煎堆”。因此,倘若在2014年“七合一”选举中,蓝军也会发生“黄赵之争”,代表民进党出战而本来没有希望的苏焕智或许添财等人,说不好就将会步陈水扁的前尘,得以当选,成为在目前国民党“执政”的情况下,担任最高政务官公职的民进党人(现在是高雄市长陈菊)。毕竟,与2010年的“五都”选举相比,去年初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战在台北市的选情,蓝绿基本盘已有逐渐接近的迹象。但即使如此,台北市的选民也已有了“弃保”的经验,如曾经声望如日中天的宋楚瑜参选台北市长,却只能是铩羽而归。

  民进党人对台北市长选举之役畏战表现最突出一次,就是2002年的台北市长选举。当时争取连任的国民党籍台北市长马英九如日中天,无论是马英九自己所展现的气势,还是坊间的印象和社会上的舆论氛围,都是马英九势在必赢。因此,当时民进党即使是有着正在“执政”的极为有利条件,党内也没有人敢于挑战马英九,担心会变成鸡蛋碰石头,落得个“败将”臭名。

  但是,倘若民进党没有人参选台北市长,就会带来两个层次的负面效应。其一是实时的负面效应,就是参加台北市议员选举的民进党候选人,未能获得“母鸡带小鸡”式的加持,在没有台北市长参选人这只“老母鸡”带领下,他们就象失群离队的“小鸡”,无法拉抬气氛,甚至会遭到对方狙击。而具有战略意义的负面效应,就是未能为陈水扁两年后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争取连任而巩固基本票盘,亦即在民进党无人参选台北市长之下,民进党在台北市的票源就将会流失,陈水扁在台北市就将会输得很惨。

  也正在此时,民进党副秘书长李应元在其派系大佬谢长廷的劝进之下,挺身而出,参选台北市长,挑战马英九。此举当然是既能带动了民进党市议员候选人“小鸡”的选情,也为陈水扁巩固了基本盘。因此可以说,李应元是以牺牲小我,来顾全大局。

  而今形势又生了较大的变化。一方面,民进党已经重新在野,可以分配的政治资源极少,党内各路人马只能是“自己顾自己”,以参选各类公职来寻求政治出路,而不是像陈水扁当家时那样,可以有一千多个政务官位置可以分配。因此,民进党内盛传的几位二、三线人物有意参选台北市长,就有可能是在卸任县市长的公职后,寻求政治出路的“自我救济”手段。倘是有奇迹出现,当然是弹冠自庆。

  另一方面,台北市的蓝绿基本盘正在逐渐拉近之中。尽管蓝军内部已有了弃保经验,但仍难敌蓝消绿长态势。再加上马英九声望低迷,蓝军参选人未必会欢迎他来为自己助选,反而会认为他是票房毒药而躲避不及。因而不排除会有奇迹出现,这是有利因素。因此,民进党的二、三线人物参加台北市长选举,未必就是“牺牲打”。即使是输了,也仍是“非战之罪”,容易获得党内谅解,相反还因为已为民进党存续了在台北市的“香火”,而获得党内的尊敬,成为新的偶像。因此,又何乐而不为?(新华澳报)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