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振甫妻子:宋庆龄自己搞政治 但劝我不要做

2013-02-17 08:04  来源:南方新闻网

辜严倬云女士在其办公室接受南都记者专访,她背后挂的照片是她和宋美龄的合影。/ 郭严韵 摄

  20年前,备受海内外关注的“汪辜会谈”在新加坡举行,这是海峡两岸隔绝四十多年后举行的首次会谈,其后汪道涵与辜振甫在四项协议上签字,在汪辜签字之时,他们的背后站着两位女士,这就是汪道涵夫人孙维聪与辜振甫夫人辜严倬云。

  如今汪道涵夫妇和辜振甫均已仙逝,辜严倬云女士谈及20年前的那场会谈,对一些生活细节的记忆依然栩栩如生,而对那些庄严的政治谈判则讳莫如深,表示政治是男人的事情,太太们绝不参与政治。

  尽管辜严倬绝口不谈政治,但政治依然无时无刻不包围着她。

  电影《云图》有句台词:“我们的生命不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和其他人紧紧相连,过去,现在,每一桩恶行,每一个善举,我们孕育着自己的未来。”祖父严复,外婆宣统帝师陈宝琛之妹,父亲教育家严叔夏,母亲台湾五大家族之一板桥林家千金,大姨夫近代著名船政大臣沈葆桢之子,大舅妈清末大实业家盛宣怀之女,丈夫辜振甫。大时代中的种种蛛丝马迹,构成了一幅瞬息万变的图画,而今处在图画正中的,正是如今89岁高龄、人称“台湾妈妈”的辜严倬云。

  如今,逝者已去,生者如斯,我们漂洋过海,独家专访海峡两岸近百年乱世风云的见证者———辜严倬云女士,她以一个女人的视角为我们揭秘庞大家族宗系背后跌宕起伏的大时代。

  祖父 严复 我就生在“严复故居”那个房子里

  画外音:辜严倬云女士从小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在外婆身边长大,对外婆有很深的感情。而久负盛名却从未谋面的祖父严复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在辜严倬云出生前,严复就去世了)。如今,留给她凭吊的只有福州郎官巷一座产权并不属于严家的庭院。

  福州,有我祖父和外婆的家

  南都:你还记得长辈的事情吗?

  辜严倬云:我的外婆是陈宝琛的亲妹妹,陈宝琛是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陈太傅。外婆大约20岁就跟外公结婚,嫁到了林本源家,也就是板桥林家。板桥林家是当时台湾的首富。后来清政府把台湾割让给日本,林家半夜里坐船逃到鼓浪屿,厦门鼓浪屿有幢白楼“林家花园”,就是我们家的,我外婆带着妈妈就曾住在那里。

  那时候林家的家产都在台湾,但是不加入日本籍就没办法拿到台湾的财产。外婆为了财产,又回了台湾,让儿子入了日本籍,但是女儿和她自己都没有入。拿到台湾的财产之后,她不想跟日本人在一起,又带着儿子女儿回到鼓浪屿。住了几年之后回到福州发展,因为陈太傅在福州的权势很大。

  你们现在到福州陈家,能看见一幢一幢的大房子,很大也很漂亮,现在的政府把它们修缮得很好,那里就是我外婆的家。外婆32岁守寡,“七七事变”那天,在福州过世,葬在福州。她一生都没有入日本籍,一直是中国人,她的女儿们也没有入籍。外婆非常爱国,我很为我的外婆骄傲。

  外婆大女儿嫁给了著名船政大臣沈葆桢从英国留学回来的第五个儿子。二女儿,就是我妈妈,嫁给了严复的第三个儿子严叔夏。我从小在外婆身边长大,外婆很慈善,很爱自己的乡亲,冬施棉袄夏施暑汤。那时候贫富不均非常严重。有钱人家里,比如我们家,7个人有二三十个佣人,佣人比主人还多,有烧饭的、洗衣的、带孩子的、还有丫头。

  陈家家规严格,是从宫里学来的。我妈妈小时候早上要向外婆请安,吃饭的时候一定要等人来请,晚上也要请安后才能去睡觉。我小时候也是受的这样的教育,觉得要长幼有序,不能没有礼貌。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