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士兵涉奸杀女童案:许荣洲二审改判无罪(图)

2013-04-03 11:34:49  来源:星岛环球网

  谢姓女童命案2日高院二审改判被告许荣洲(右)无罪释放。委任律师陈益轩(左)表示,许患恋童症,是“病人”不是“罪人”。

  星岛环球网消息:高等法院判决许荣洲无罪的理由,狠狠打了鉴识人员一个耳光。合议庭认为,鉴识单位竟以“全世界独创“的方法,用现场采证照片进行事后的推断,据此做为许涉案的理由,无法让人信服。

  刑事局则认为后来的采证,有足够证据能力,是否采信,由司法机关认定。

  三次指纹比对鉴定不一

  台湾《中国时报》报道,高院判决书直指,刑事局从1997年起,对谢姓女童案现场进行三次指纹比对;1996年11月19日刑事局的鉴定结果,已确认案发现场采证的指纹与许荣洲无关,但2010年重启调查后,却又称是许的掌纹,前后不一致的鉴定,令人质疑。

  除此之外,合议庭也认为,就算案发现场的窗户木条采获许荣洲的掌纹,由于许当时在同一营区服役,使用厕所留下指纹属于事理之常,并不能凭此认定许荣洲是奸杀谢童的凶手。

  照片做鉴识“全球独创”

  另外,合议庭对鉴识人员因沾血木条遗失,以照片替代判定血掌纹,也提出质疑;法官传讯专业鉴定人林俊彦证称,这种鉴识方式,“在海内外并未做过实验”,因此合议庭也不采纳这项证据。

  对于高院合议庭的质疑,刑事局表示当年指掌纹卡因部分捺印不清,加上掌纹比对较困难,后来专人重采比对,并经调查局复验,才确定潜伏的掌纹为许荣洲所留。

  关键证物木条竟然搞丢

  由于现场关键证物血掌纹木条不翼而飞,让司法审理争议不断,甚至破案无望。为何应存在的证物会消失?就连记载的数据也没有,相关单位应被追究刑责。

  根据检方起诉书,攸关谢姓女童命案最重要的血掌纹木条关键证物,当时由北市刑大鉴识组长谢松善指示自案发现场窗上拆除后,带回办公室处理。因下方木条存有目视可见的擦拭血痕,即先采获潜伏掌纹,并指示将木条、照片送刑事局指纹室比对。

  谢松善向检方表示,本案鉴定完成后,承办人员将所有证物,包含正本及附件还军方单位。但本案重启调查时,检方向空军司令部调取证物,却未见该横隔木条;经北市刑大、国防部、刑事局、宪兵司令部翻遍营区清查,都没有找到。

  检方模拟报告难经考验

  离谱的是,移交证物清册、电话记录,经手的所有单位都对该木条没有记录。加上刑事局纳莉风灾淹水,横隔木条上的掌纹原始比对的相关资料灭失,血掌纹无法再鉴定,让命案铁证不见了。

  为了替“消失”的木条找出左证,检察官决定重建现场,委由法医研究所模拟完成实验报告,但是这一份模拟报告,却在法庭上经不起考验。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