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指责国民党腐败 “大巫笑小巫”

2013-04-13 11:46:41  来源:台海网

 资料图片

  台海网4月13日讯 台海知名评论员富权今天在澳门新华澳报撰文《国民党腐败李登辉更应首先检讨自己》指出,马英九的爱将涉入贪渎案,当然需要检讨,但国民党的‘黑金’在李登辉执政的十二年中最猖獗,作为“黑金政治”始作俑者的李登辉指责国民党的腐败,只不过是“大巫笑小巫”而已。

  文章说,刚度过九十岁生日,并身患有各种疾病,还曾动过割除癌肿手术,并在本月初才又一次入院的李登辉,可能是自知时日无多,因而近日趁着身体有“回光返照”式的康复,又出来活动,到处走透透,并就台湾当前政局指指点点一番。其中的一个论点是,他针对马英九的近臣林益世、李朝卿与赖素如等人纷纷涉入贪渎案,而指责国民党的腐败是从根烂起,现在连党员也忧心说,国民党怎会变成这样?国民党和马英九都应该检讨。

  李登辉批评国民党发生林益进、李朝卿、赖素如等人的贪渎案,这当然是事实,他要国民党和马英九都应该检讨,当然也有其道理。但李登辉自己有否反思过国民党之所以腐败,甚至还曾一度为此而丧失政权,就是因为作为曾任十多年国民党主席的他,纵容及扶持“黑金政治”,以至积重难返,使得本身清廉的马英九要对此进行党务改革,也遭到由他当年一手促成的带有浓厚“黑金政治”色彩的地方势力的顽强反抗,而告失败,并因此而丢城失席?就此而言,酿成国民党“黑金政治”并引致腐败,及对坚决“扫黑”的马英九实施“炒鱿”的李登辉,更应当进行检讨。 

  实际上,虽然腐败在历史上就紧紧纠缠着国民党,并因此而导致输掉了国共内战,逃到台湾岛偏安一隅,但毕竟蒋介石在痛定思痛之后,曾经发动过“反贪”斗争,甚至于使用过对付“匪谍”和“台独”分子的白色恐怖手段,而蒋经国更是以自身的廉结律己作表率,因而在“两蒋”时期,国民党及其治下的台湾官场,虽然也有一些贪贿案发生,但还是相对清廉的。然而,到了李登辉接掌国民党之后,情况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他为了与旧国民党势力“非主流派”抗衡,及应对迅速发展的民进党带来的选举压力,而大力吸纳地方派系为政治班底,并有意怂恿地方黑恶势力、贪污腐败分子从政。这些“黑金”人物打着“民主、民意”的口号,在各地参选地方首长和民意代表,迅速形成了所谓的“台湾地方派系”。国民党为“赢选举”、“保执政”,大力吸纳地方派系分子入党,黑白勾结日甚一日,因而李登辉正是勾结“黑金”人物的头号政客。有些帮派和组织还利用在当地的影响力,帮特定的政党候选人拉票,而政客当选之后,就要偿还“人情债”,以所掌握的政治势力作为特定行业的保护伞,一时间是黑白莫辨,台湾政坛的“黑金政治”由此形成。

  文章说,“黑金政治”,简称“黑金”,是台湾的一种政治现象,也是腐败的一种特殊形式,指的是黑道与金钱全面介入政治。所谓的“黑”是指黑道,而“金”则是指金牛。一方面,出身黑社会的人物利用暴力和贿选手段,控制地方政治势力,进而取得民意代表或政府官员的位置。他们从政后,靠贪污补回在选举中使用的资金,回馈黑道的支持。另一方面,政界人物包庇黑道人士,影响执法公正,甚至委托黑道代为处理“白道”不便出面的事务。因而形成了“国民党支持,帮黑社会贿选”和“黑社会贪污,让国民党收钱”的两种方式。

  “黑金”代表政治人物利用暴力和贿选等威胁利诱手段控制地方政治势力,进一步取得民意代表或政府官员的位置。“黑金”出身的政治人物,通常在从政过程中,经常又会以贪污等方式来补回在选举时使用的资金或回馈黑道的支持。与“黑金”势力挂勾的部分政界人物则可能涉嫌包庇、影响执法、或委由黑道代为处理“白道”不便出面的事务。这就使得“黑金政治”以及台湾地方派系迅速在当时政坛发展成形,不少黑道背景的人士“漂白”以谋求“保护伞”(“立委”与议员在会期中,非经决议免受拘捕之特权,因而有“当选过关,落选被关”之说),利用在地方的强大财力当选。在任时,利用职位为自己“护航”,造成当时台湾政治混乱。在李登辉的统治下,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台湾发生了一系列震动社会的“黑金”案件。其中最骇人听闻的是屏东县郑太吉案,还有涉及多起议会暴力与议会外相关案件的无党籍“立委”罗福助,其他著名的例子还包括均为国民党籍的屏东县“立委”郭廷才、议长郑太吉、县长伍泽元、嘉义县议会议长萧登狮、彰化县议会议长白鸿森与副议长粘仲仁等等。

  由于黑道势力在党内外的坐大,而使得李登辉已被黑道所绑架。因而李登辉不仅怂恿“黑金政治”蔓延发展,而且还对国民党内的反黑势力进行打压。马英九就因此而得罪李登辉。实际上,马英九曾长期在蒋经国身边工作,深受蒋经国影响,对贪污腐败深恶痛绝。因此,当他就任“法务部长”后不久,就大力肃贪、查贿、扫黑。当时,马英九看到一份资料,岛内各县市一九九四年新当选的县市议员中,有帮派、管训记录及刑事前科者共三百人,超过议员总数的三分之一,其中甚至有涉嫌杀人者。这份资料令马英九触目惊心,他决定开展“扫黑”行动,以“查贿选”为首要打击目标。在马英九担任“法务部长”的三年里,仅查贿选一项,便有七千五百三十人被起诉,而当时台湾总共才两千多万人口。民调显示,民众对马英九“扫黑”的满意度高达百分之八十八,很多人称“从马英九身上总算看到了国民党的一线希望”。但马英九“扫黑”得罪了国民党内有黑道背景的地方派系,而纷纷向李登辉“告状”。在“黑金”与“爱将”之间,李登辉选择了向“黑金”低头,“炒”掉了马英九,让他当一个有职无权的“行政院”政务委员,使得马英九悲叹“不知为何而战,不知为谁而战”。

  “黑金政治”极大地损害了国民党的执政形象,岛内民众彻底失去了对国民党的信心。正因为如此,陈水扁在2000年首次竞选“总统”时,就针对台湾民众讨厌国民党政权的“黑金政治”,而打出了“清廉牌”,而李远哲的“是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更是促使不少中间选民喊出了“我们只想要一个清白、安稳的社会环境”,甘于冒着对民进党的“不放心”,也要将手中的选票投给陈水扁,抛弃了只是“不甘心”的国民党。因而人们说,国民党之所以丢失了政权,李登辉是罪魁祸首,其体现是在两个方面。在长期效应上,是“黑金”政策使得选民们产生“换党换人试试看”的心理;而在短期效应上,则是李登辉未能正确对待宋楚瑜,促使其脱党参选,从而扯薄了国民党支持者的选票,形成“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效应,让陈水扁捡了个便宜。这正如吴敦义在一次接受专访时所反思的那样,“在蒋经国时代从未听说有‘黑金’问题,民进党推动‘政党轮替’时把国民党的‘黑金’问题作为一大理由,由此可知,国民党的‘黑金’就是在李登辉执政的十二年中最猖獗。”

  因此,马英九的爱将出事,当然是需要检讨。但作为“黑金政治”始作俑者的李登辉,只不过是“大巫笑小巫”而已。自己也不好好检讨自己,还在说三道四,尤其是责备因为坚持“扫黑”、“反贪”而被他“炒鱿”的马英九。这真是不知羞耻。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