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国式民主样本调查

2013-03-02 06:44  来源:北京晚报

  本文选自2011年10月25日北京晚报;作者:王学锋 张楠;原文标题中国式民主样本调查:人大代表是怎么选出来的》。

\

\

  到底选谁好?

  郑秀芬,绣菊园社区居委会主任;

  赵连霞,清友园居委会副主任;

  何桂清,青年城居委会主任;

  张京湘,易事达投资公司董事长;

  陈春玖,通厦集团董事长。

  摆在朝阳区来广营地区青年城社区选民梁上云面前的,是一份五人初步候选人名单,来自青年城在内的社区联合选区选民推荐。最终,这个选区将产生两名区人大代表。所以,梁上云和其他选民必须拿出自己的意见来。

  各个社区的意见汇总到明天的选区民主协商会上,将确定第二轮代表候选人名单,然后再和选民见面,直到确认正式候选人名单。

  为什么要几上几下的“折腾”?梁大姐说,“为了选出真替社区居民说话的代表来”。

  这两天,全市900多万选民正在以不同方式酝酿、讨论区县、乡镇人大代表候选人名单,本市首次实行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进入了关键阶段。

  候选人到底怎样产生?民主选举会不会走过场?投票是民主,协商是不是民主?本报记者连日来跟随选举进程,在朝阳区来广营地区蹲点调研,力图还原中国式民主的样本。

  2011年10月15日选民名单公布

  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登记?

  这是我们践行权利的地方

  清晨,走在北五环外来广营的街道上,能看到拎着电脑包赶地铁的白领,也能遇见夹着烟背着手遛弯的村民和背着工具箱赶往工地的外地师傅……这是北京这座城市的典型场景。

  在以上楼村民为主的朝来绿色家园,大家正聚在小区门口看名单。过去,来广营就是典型的农村,经过近年的拆迁腾退,14万人里农民只有4000多,大多还已经上了楼。地理形态的村落几乎消失,但作为利益主体的村民依然存在着。这也反映在选民登记上,为了保证登记率,来广营村的工作人员一遍遍走访村民、托人带话,以找到那些地址不清、下落不明的选民,“许多人‘飞’在燕郊、门头沟呢”。

  来广营乡政府还有一块牌子——来广营地区办事处。

  “一居一农,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在乡人大主席宋国华看来,这次要选出的8名区人大代表和55名乡人大代表,是城市化的一面镜子:转居的农民、农民身份但已经上楼的村民、城里搬过来的居民、外地来京务工人员……大量外来人口涌入,人口流动更加活跃,人口结构日益复杂,使得选举越来越受关注,“可以说是来广营第一次城市居民意义上的选举”。

  新市民正成为地区的利益新主体。在商品房居民为主的青年城,居委会忙着在楼道贴告示,提醒上班的住户别忘了看榜。“上一次名单没这么多人”,正在看榜的居民梁大姐说,看来又有不少老人从老城区搬这儿来了。“还有不少跟子女过来的外地老人呢”,另一位居民提醒着。

  小区居民登记的热情“一年比一年高”。一位住在黄金苑小区的女选民,户口在云南,单位也不在本地区,但她先从户籍地开出证明,又开出未在单位登记的证明,终于在黄金苑小区进行了选民登记,“就希望在这个小区投票,因为住这儿,要在这里行使权利。”

  “选民登记”只有四个字,但在地区选举办主任郭艺看来,必须一步步严格依法依规,才能真正让选民积极参与选举。今年,来广营地区应登记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的选民19778人,应登记参加乡人大代表选举的选民14817人,登记率均超过99%。

  数字背后有朴素的道理:权利践行的地方,才可能是选民热情释放的地方。

  2011年10月18日选民小组会

  为什么推荐居委会主任?

  要找最能替我们说话的人

  青年城社区,上午十点半,一楼会议室的显示屏上闪烁着红字:依法依规做好人大代表选举。三十多位选民正在参加第一次选民小组会——提名推荐代表候选人。

  像讨论其他小区事务的场景一样,眼前坐着的多是中老年人。为什么?居民李大姐说:“孩子们都上班,小区现在就是老人在管着呢。”

  大家议议,咱们小组推选谁好?主持会议的张峰沁问着。“何主任是不二人选!”不知谁先冒出一句,大家就七嘴八舌起来。好在意见一致:这两年小区的变化大家都看得见,建起了卫生服务站,门前通了公交,选何主任能替我们说话!

  何桂清今年54岁,在有些单位已是退休的年龄,但在居委会主任里还算小字辈。居民们眼中,何桂清就是个踏实办事儿的人。原来社区连个卫生服务站也没有,老人们有点儿头疼脑热的还得过俩红绿灯到别的小区,最后是何桂清和开发商、物业反复协商,拉着乡里的领导,终于建起了卫生服务站……她奋斗的都是些小事儿,但这些小事儿居民们很当回事儿。

  “我就是土生土长的来广营人,所以开发商一说什么我都知道怎么回事儿,蒙不了我。”何桂清说,如果当上代表,先得解决门前的红绿灯问题。她还想办一件难事,“我们这儿有好多‘二等公民’呢”,何桂清快人快语:好多老人都是跟着孩子来北京的,别的好办,就是医保转不过来,真着急呀!

  在青年城社区开会前,其他社区的选民小组大多已经开过,将要和何桂清“竞争”的,也多是居委会的热心人。绣菊园这些年的社区科普越搞越好,大家对居委会主任郑秀芬的态度也明确:是个干事儿的人。北苑大社区的居委会这些年没少为居民停车问题奔走,北苑清友园的副主任赵连霞也被推举为候选人……

  为什么社区推荐的多是居委会的?青年城的李大姐说得具体,原来社区搞活动都没地方,现在一楼有了办公室,小区里也有了健身场地,就是居委会主任做乡人大代表带着大家争来的。时代庄园一位业主脱口而出:居委会我们能说上话,他们也愿意替我们说话,“如果选出个代表我一年也见不上面,我选他干什么?”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