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友谊博物馆何时才能有个家

2013-03-26 14:35:23  来源:中国文化报
  国际友谊博物馆是国家文物局直属的专门负责收藏国际礼品的专题博物馆,兼有收藏、展示、教育、科研等多项职能的科学文化事业机构,已收藏来自世界五大洲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交礼品近2万件,其中绝大多数礼品为新中国对外交往中外国馈赠我国领导人、政府和人民团体的艺术品和工艺品,具有较高的历史、文物和艺术价值,其中不乏国宝级的无价之宝。然而时至今日,国际友谊博物馆还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馆舍。这个成立于1981年1月30日,历经20年风风雨雨的博物“馆”,其实是徒有“馆”名。

  国际友谊博物馆自成立以来,其办公地点几次搬迁,于1992年9月迁至现在的办公地——北京柏林寺的藏经楼内。藏经楼总共有1500平方米的使用面积,其中的900平方米用作礼品库房,另外600平方米作了博物馆所有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多年来,几代馆领导为解决馆舍问题奔波过和奋斗过,也灰心过和哀叹过,但馆舍问题拖过了一个又一个“五年计划”,仍然没有得到落实。20世纪已成为过去,国际友谊博物馆还只是一个礼品博物“库”,而不是一个真正的礼品博物“馆”。大量珍贵的国际礼品至今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还不能“挺直腰杆做人”。

  窘迫的藏品库

  国际友谊博物馆所在的柏林寺,是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藏经楼的建筑为全木制结构。存放礼品的库房是利用木结构改造而成的,不但对防火极为不利,而且防潮、防霉、防尘、防盗的条件极差,恒温恒湿也更谈不上。

  3月28日,记者破例被批准走进了神秘的礼品库房,亲眼目睹了近2万件外国领导人赠送给我国领导人的珍贵礼品的窘迫现状。

  礼品库分“亚洲”“非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等几个部分。走进亚洲礼品库,一股浓烈的霉味扑鼻而来。据国际友谊博物馆馆长罗伯健介绍,以木制结构古建做成的礼品库,温度湿度受季节影响较大,雨季湿度很大,防霉防潮工作难度很大。礼品中的皮革、纸张、纺织品等文物很容易受霉变侵损,金属器物则容易发生锈蚀,严重危及着礼品的生存,一旦损坏,损失无法弥补。干燥季节,库房内又过于寒冷和干燥,对竹木类和象牙雕刻等器物非常不利。简陋的保管条件使不少礼品寿命缩短,自然老化进程加速。

  在狭小的库房内,拥挤地摆放着一排排陈旧的木柜,一件件珍贵礼品便混放在这些木柜之中。体积大一点的礼品命运更惨,木柜里放不下,只好放在地上或铁架上,满身尘土,蓬头垢面。900平方米的礼品库,存放近2万件礼品,其拥挤不堪、物满为患的状况令人喟叹。1995年中央和国务院有正式的文件规定,我国领导人接受的外国领导人赠送的礼品一律交国际友谊博物馆收藏保管,但这破旧狭小的库房哪里还放得下新来的礼品。

  在美洲馆,记者吃惊地发现有国际友谊博物馆“镇馆之宝”之称的一件“烧瓷天鹅”艺术品,就摆放在落着一层尘土的地板上,天鹅身上也落满了尘土。这件当年神气地乘坐美国“空军一号”来到中国的绝美工艺品,是尼克松总统送给毛泽东主席的一份珍贵的礼品,全世界总共只有两件,另一件留在美国展出,展租费一个月就是10万美金。那展翅的天鹅栩栩如生,翅膀的纹理生动逼真,就连天鹅旁边的每一根草,每一个甲虫都活似实物。据说由于它的工艺非常复杂,当年美国只制作了3件同样的天鹅艺术品,成功了两件,失败了一件。而两件同样成功且一模一样的烧瓷天鹅艺术品,如今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现状。

  礼品库内,尘土覆盖着一件又一件精美礼品,从白色的珊瑚饰镜到美丽的地毯,从苏联领导人1957年送给刘少奇主席的爱莎尼亚牌钢琴,到精美的非洲木雕。四处漏风的门窗和天花板,处处缝隙的木板,使尘土对礼品库的入侵无时无刻和肆无忌惮,甚至二层工作人员办公室里的任何走动,都会踩得楼下库房里“哗哗”落土。如果上面的办公室洒一点水,下面库房就得遭一回殃,因为上下之间就隔着那么一层充满缝隙的木地板。这种情况之下,在礼品库上层办公的人们每天必须处处谨小慎微,活得真叫一个累。尘土是擦不胜擦和防不胜防的,而且,许多礼品文物也是不能乱擦和随便清洁的。在这样简陋的库房里,一些美丽的象牙工艺品难耐干燥,裂开了长而深的大缝,一尊无处站立的非洲木雕裹着一身薄海绵,无奈地躺在布满尘土的地板上。华丽的意大利彩色玻璃鸭子只能躺在柜子里不见天日,曾经由缅甸总理亲手佩戴在王光美脖子上的红宝石项链(“文革”时被造反派画成乒乓球项链),也只能躲在盒子的深处掩藏着夺目的光芒。

  尽管馆里也不断想办法尽量做一些文物保护的处理,但硬件条件太差,怎么做也勉为其难。馆里还不时把小部分礼品送出去展览,但一些礼品体积很大,搬运起来十分困难,一些娇贵的礼品运来运去十分折寿。

  呼唤早日有个家

  对于国际友谊博物馆馆舍的建设问题,中央有关领导早有明确批示。作为填补我国博物馆一项空白的专题博物馆,其藏品内容独特,数量巨大,无论独立成馆还是做未来国家博物馆的分馆,都应有单独的馆舍和自成一体的文物保护与科研序列。由于种种原因,建馆计划迟迟没有实现。此次文艺界委员们的一项及时的政协提案,无疑为“十五”期间建成国际友谊博物馆馆舍发出一声有力的呼唤。

  据该馆王永茂副馆长和宋佑隆主任介绍,2000年12月,国家文物局已将《关于请将新建“国际友谊博物馆”列入“十五”计划的函》(文物办函〔2000〕830号)报送国家计委。争取馆舍的建设早日立项,早日动工。博物馆最近也多方联系到一处位于北京鼓楼外大街黄寺一带的约7000平方米的建馆用地,位于北京的中轴线上,并已与原产权单位达成了初步用地意向。王志伟副馆长说,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对于建馆资金来源,罗伯健馆长坚持应以国家投入为主。他认为,该馆的所有藏品是国家的,馆舍的产权也应是国家的。中国是一个有着数千年对外交流史的礼仪之邦,建立一座专门展示外交成就、珍藏对外关系发展史上实证文物的国家级博物馆,无疑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世界上不少国家建有收藏外交国礼的博物馆,有的规模相当宏伟,我国的国礼藏品不逊色于其他国家同类机构,但长期没有自己的馆舍,多少影响了我国的文化形象。从藏品的现状来看,修建国际友谊博物馆馆舍问题也已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必须给予足够的重视。(原文刊发于2001年)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