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外援助是必要的

2013-04-01 18:41:31  来源:上海商报

  中国是否应该发展对外援助?这本来不是问题,却在近年的部分网络舆论中成了一个问题。中国总体上仍然是个发展中国家,国内还存在不少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某些受援国后来对华关系发生变化……所有这一切,都被批评者引为指责中国对外援助“打肿脸充胖子”、“形象工程”的口实。其实,即使不考虑人道主义等价值观念,仅仅从我国自身生存和发展的需要来看,对外援助都是必要的。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新中国对外援助几乎是建国伊始就开始了。从1950年起,在自己经济发展水平还相当低、战后经济恢复工作尚未完成的情况下,就开始向国外提供了力所能及的援助,迄今已通过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等三种方式向非洲、亚洲、东欧、拉美和南太平洋地区160多个国家提供了援助。

  在改革开放之前,对外援助在中国国民收入和财政收入中一度占有相当大的比例,甚至于出现了优先供应援外装备、国内需求让路的现象。正因为如此,某些舆论对此颇有诟病。

  但不要忘了,新中国诞生于四面受敌的恶劣国际环境之中,先后遭受来自西方、东方阵营的全面贸易禁运,建国伊始就被迫卷入了同头号超级大国的大规模热战,此后又长期笼罩在核威胁阴影之下。只是因为我们的先辈用血汗证明了中国在封锁下的生存发展能力,封锁者才被迫取消了封锁,中国才得以自近代以来第一次以平等地位进入国际主流市场和国际政治舞台。而对外援助又对中国突破外部封锁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广大新生发展中国家政府和人民正是从中国援助中认识了中国,了解了中国,与中国加深了关系,这才有了后来的中国“被非洲兄弟抬进联合国”。当我们在享受今日中国的国际地位乃至和平环境时,我们需要明白,我们享受的这一切并不是从来就有的,也不是我们无所作为就可以永远享有的。

  全面贸易禁运的日子虽然已经远去,今日中国的生存和发展依然少不得对外援助。从生存视角来看,作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倘若中国不能积极参与对欠发达国家、最不发达国家的支持,帮助其寻求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之路,那么在充满混乱和萧条的怒海之上,我们不能指望一个繁荣的中国孤岛能够长久幸存。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了并将继续证明这一点,我们不能用自私和短视把一个本来大有希望的中国打造成史册之上的反面典型。

  从发展视角来看,即使是早在改革开放之前的对外援助,虽然被某些人讥为“不计成本”,在较长时间跨度上考察,也仍然为改革开放后中国与这些国家在市场基础上的经贸往来奠定了基础设施、人缘网络等各方面的基础,更不用说今天的对外援助可能为中国创造多少未来的市场了。

  我们的出口要降低对发达国家市场的过度依赖,我们要提升我们的出口商品结构,我们需要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丰富资源支持我们的工业化进程,我们需要开展海外直接投资以改善我们的对外资产结构……要开展这一切工作,我们在发展中国家市场面临着基础设施严重滞后、资本短缺、人力资源技能不足且纪律涣散等重重障碍,我们的成套设备、技术标准输出和战略资源投资在海外发展中国家市场上遭遇的西方竞争对手的最大优势不是别的,而是他们可以利用的殖民主义遗产。要解决这一切艰难险阻,不能给相关企业添加过重负担,我们需要充分运用官方发展援助这件公共服务工具,为我们的企业在海外市场施展身手铺砌“入场通道”,建设“竞技舞台”。将欲取之,必先与之,这是世间常规。至于在实施这些援助的过程中,我们收获了多少具有国际视野和阅历的本国人才,那就更是难以低估的收获了。

  在更高的层次上,中国不是想赢得更大的国际话语权吗?中国不是热切希望走出被动“与国际惯例接轨”的日子,跃升到推动乃至主导国际规则的制定实施吗?如果中国不能表现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责任感,如果中国不能用实际行动表现出愿意与别国分享繁荣,那么其他国家为什么要支持中国的主张?无论是正常的个人还是国家,没有哪个会喜欢葛朗台,更没有哪个会对他心悦诚服,衷心追随。我们要精明,但不能为此而牺牲高明。在这个问题上,有些指责中国国际形象不好、不负责任的人,同时也激烈抨击中国对外援助,这样就未免有“为反对而反对”之嫌了。

  不错,有些国家曾经接受过中国的大量援助,但对华关系后来生变,令许多国人为之愤慨。但我们在愤慨之余,更需要判断,我们当时期望达到的战略目标实现了没有。现在,某些接受了中国较多援助的国家在对华经贸中提出了较高的要求,有些主张已经明显超越了公认的国际经贸规则和中资企业的承受能力。但这样的经济争执大多数无需上升到政治化层面,冷处理,让市场行情的变化教育对方深化理解客观经济规律,这样的做法比上纲上线更有效,副作用更小。我们不能因为一时之争而断送一个有潜力的长期朋友。

  在中国历史上,一些朝臣曾经极言直谏反对朝贡贸易。我们无需怀疑他们爱惜本国民力的真诚,但由于没有充分意识到对外付出对一个大国自身生存发展的意义,他们主张的后果是推动中国走向封闭,然后逐渐落伍,从发达国家沦落到发展中国家。今天,我们的对外援助具体形式、方法需要不断更新,但不能让“葛朗台思维”绑架中国对外援助,牺牲中国发展的希望。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不能彻底消灭国内相对贫困,但我们不能以此为由牺牲发展,而且消除贫困也只能靠发展来实现。

  (作者系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