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杀6人 涉案男子自称没有活路(图)

2013-04-22 15:59:30  来源:人民网

原告席上哭声一片

 原告席上哭声一片

凶手受审仍冷笑

  凶手受审仍冷笑

  “他们把我欺负的没有活路了,我要下地狱,就要拽一帮人一块儿下地狱。”今天上午,平谷区大峪子村人杨瑞喜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出庭受审。他在觉得自己人生无望的时候,列出了一生中与他“积怨”的6个人,然后怀揣3把尖刀,骑着摩托车奔往一处处杀人地点,在2个多小时内连杀6人。今天受审,杨瑞喜毫无悔意,甚至以冷笑对答庭上询问。

  死者均要害中刀

  根据案情,6名死者中,两人被杨瑞喜列在“黑名单”上,其余4人跟杨瑞喜并无恩怨,甚至有一名女学生仅因借宿于他人家,也被闯入院中的杨瑞喜一同杀害。事后尸检报告显示,每名死者均是胸腹部要害中刀,这些手无寸铁的受害人几乎没有机会从杨瑞喜刀口下逃生。

  今天到庭参加诉讼的附带民事原告人有十多位,他们开庭前在原告席上分坐了两排,即将面对行凶者,不少被害人家属掩面而泣,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坐在第一排,也不住擦拭双眼。

  为保证庭审秩序,主审法官开庭前特意走到原告席前,向大家叮嘱:“我理解大家的情绪,但开庭的时候,杨瑞喜肯定会为自己辩护,这是他的权利,咱们被害人一方也有自己说话的权利,发言要获得法庭的允许,一定要控制情绪。”

  法官话音刚落,原告席上的白发老太抬起左手,在空中狠狠地挥了一下,然后盯着空空的被告席说:“我要抽他一耳光!”

  主审法官连忙举起双手作按压状,要求家属们控制情绪:“如果实在控制不了情绪,就告诉法警,可以先出去平静一下。不然的话,庭审秩序无法保障,这个庭就不能进行,案子审不了,大家还要再找时间来开庭。”

  上午10时20分,身高一米六的杨瑞喜被两名法警带上法庭,他昂首挺胸,快步走向被告席,一边走,他一边睁大眼睛,不停地向旁听席上张望,似乎在搜寻什么,直到和原告席上的被害人家属眼光相对,杨瑞喜终于停止了搜寻,转而定睛细看,似乎要逐一分辨。

  凶犯称恨死者入骨

  法庭上,杨瑞喜直视被害方,眼神中没有丝毫愧意。

  “杨瑞喜,你害了我的儿,你缺德呀你!”老太太站起身来,声嘶力竭喊道。法官厉声要求杨瑞喜直视审判席,两边法警拽着杨瑞喜的身子。可杨瑞喜还是梗着脖子,盯着原告席。瞬间,这挑衅般的眼神点燃了淤积已久的愤怒和悲痛。坐在后排的一名男家属也起身大骂,原告席上哭声一片。

  法庭见状,让法警将杨瑞喜押出法庭,再次做原告方的工作。

  第二次被带上法庭,杨瑞喜略有些低头,自始至终直视审判席。现年47岁的杨瑞喜案发前住平谷区大华山镇,初中文化程度,农民。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3年4月22日被平谷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同年10月13日刑满被释放。

  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起诉书评价杨瑞喜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6人死亡,“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

  杨瑞喜承认全部指控,他说话声音洪亮,回答问题语速很快。

  “你杀了这么多人,现在有什么想法。”公诉人问。“咳,没有什么想法。我觉得不公平,我就找一个平衡,现在平衡了。”杨瑞喜说,自己强烈的想法出现在杀人前半个月。

  “你对这几个人都恨吗?”“那是,恨之入骨。我都想杀……他们把我欺负的没有活路了,我要下地狱,就要拽一帮人一块儿下地狱。”

  曾有前科 杀人因情变

  去年8月17日上午9时许,杨瑞喜骑摩托车到达平谷区南独乐河镇北独乐河村薛某家。杨瑞喜事后供述,他曾和薛某的姐姐同居4年。2010年,薛某的姐姐提出分手,杨瑞喜放不下一直纠缠。为此薛某和表弟俞某打了杨瑞喜。

  “他姐嫁给我后,他就老捣乱,2010年,为了让他姐和我分手,他把我打了。我对他姐有多好,我语言都表达不出来。”说完,杨瑞喜“哼”了一声。

  案发当天进入院子后,杨瑞喜只看到了薛某的19岁女儿小薛和她的同学刘敏,杨瑞喜说要找薛某,受惊吓的小薛称父亲不在家,杨瑞喜转而将尖刀对准小薛刺击。一旁的刘敏欲夺门而出,杨瑞喜又持尖刀刺向刘敏。

  中刀的刘敏跑出大门,大喊“快救我,杀人了”,但只跑了大约四五十米,就捂着鲜血不断涌出的胸口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此时,杨瑞喜已骑着摩托车离去,赶往20多公里外大华山镇大峪子村。

  到了大峪子村,杨瑞喜先去寻找前任村支书刘某。大峪子村是杨瑞喜的老家,他从小在村里长大。1990年,杨瑞喜结婚的时候,他家里有十几亩桃树林,还经营着村里的杂货店,因为脑子活泛,生意一直很好,一年近万元的收入让不少乡亲眼红。结婚没几年,杨瑞喜就有了两个儿子。

  杨瑞喜的杂货店一直经营到2003年,这一年,杨瑞喜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10个月。他出狱后,和妻子离了婚。这起故意伤害案的被害人,就是刘某。刘某是杨瑞喜的远房亲戚,杨瑞喜当年在村里经营杂货店时,刘某是村支书,两家关系一直都不错。杨瑞喜不在家的时候,刘某经常去杨瑞喜的杂货店,找杨瑞喜的妻子唠家常。

  渐渐地,村里传起了杨瑞喜妻子和刘某的闲话。2001年年底,杨瑞喜去外地进货,刘某媳妇带着自家的几个亲戚来到杨瑞喜的店里,和杨瑞喜的妻子骂了起来,两人发生了肢体冲突。进货回来的杨瑞喜看见媳妇受了委屈,跑到刘家去理论。

  “他媳妇先把我媳妇打了,我找他理论去,又把我打了。”杨瑞喜说。“你带凶器了吗?”公诉人问。“我带着刀子了,挥了那么一下,不知道扎着没扎着。”杨瑞喜说。2003年杨瑞喜因此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刑10个月。

  杀人凶残受审冷笑

  距第一场血案仅两小时之后,杨瑞喜便骑摩托车来到大峪子村,在村东加油站附近,刘某带着3岁的孙子刚从平谷城区坐公交车回来,他的家就在加油站的斜对面。当刘某走到加油站西侧20多米时,就见到杨瑞喜拿着尖刀冲了过来。

  目击的村民说,当时刘某就喊了句让孙子快跑,第二句话还没说出口,杨瑞喜就一刀捅在了刘某的胸口上。周围空地上打牌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只见刘某当时用手抓住了刀子,但未料杨瑞喜另一只手里还有一把刀,于是再次扎向刘某。“后背四刀,软肋一刀。”杨瑞喜在法庭上能清楚地回忆起每个被害人被扎的部位和刀数。

  将刘某捅死后,杨瑞喜骑上摩托车迅速离开,未曾想到的是,他又冲进村西路口的振兴超市内,向超市老板张某和其妻连扎数刀;之后又将张某之父当场杀死。张某及其妻子随即被送往平谷医院,但最终抢救无效死亡。当时张某的母亲抱着孩子出门遛弯儿,避过了这场凶案。

  杨瑞喜说,1990年他在村里经营食杂店。同村张某也经营食杂店,两人还曾一起伙着进货,关系还不错。1991年,张某让杨瑞喜捎货,杨瑞喜把货捎来,张某说抵了之前欠他的200多元烟酒钱。“我和他理论,他打了我一顿。”杨瑞喜说,打得不重,可大家都在村里混,这让他很没面子。这次打架,杨瑞喜记了20多年。

  杨瑞喜杀人后警方部署警力在事发周边道路上堵截追查,同时锁定杨瑞喜,并用各种技术手段追踪。其中一路警察追踪到峪口一带时,在公路上发现了骑摩托车的杨瑞喜,“他被抓时满脸是血”。

  法庭上,辩护人问杨瑞喜的大哥是否有精神病史,杨瑞喜说有。“不过他也没杀人呐。”说完,杨瑞喜冷笑了一声。

  案情回放

  检方指控,杨瑞喜因日常琐事对薛某、刘某等多人不满并心生恨意,预谋将上述人员杀害以图报复。

  2012年8月17日上午7点左右,杨瑞喜携带3把尖刀,驾驶摩托车在平谷区内伺机报复、杀人。当日9点多,杨瑞喜来到平谷区南独乐河镇薛某住处欲将薛某杀害,因薛某不在,杨瑞喜遂将报复对象转向薛某19岁的女儿,持尖刀刺击薛某女儿胸腹部等部位数刀,造成其死亡。因恐事情败露,杨瑞喜还持尖刀刺击在场的薛某女儿的女同学胸部、四肢等部位数刀,造成其死亡。

  当日上午11点多,杨瑞喜来到平谷区大华山镇大峪子村,将58岁的刘某杀害。后杨瑞喜来到平谷区大华山镇大峪子村一家超市内,将49岁的张某杀害,并将前来劝阻的张某84岁的父亲以及张某26岁的妻子杀死。

  此外,杨瑞喜还于2012年8月15日至8月17日间,分别赶往平谷区另外三人的住处欲杀害他们,因故未能得逞。杨瑞喜作案后,于2012年8月17日被平谷公安分局查获归案。(记者 邱伟 程宁摄)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