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称凤凰古城门票检验已放松 人们可自由进出

2013-04-23 07:09:14  来源:新京报

记者称凤凰古城门票检验已放松 人们可自由进出

 4月17日,凤凰古城江边,游船没有生意,都停靠在岸边。新京报记者 刘一丁 摄

  “游客来参观我的房,凭什么收的钱归你?”凤凰古城内,商户与县政府的“冷战”还在继续。双方都在密切观察对方。

  自4月10日凤凰“关门收费”,游客锐减。商户们无生意可做,不断传出要停业抗议的消息。

  凤凰古城旅游开发已有十余年。旅游带动经济,10年间县财政收入增加10倍。不过,在政府看来收益明显不够,收入都被“其他商户”赚走。

  对古城收费,结合往年游客人数,“持股49%”的县政府,从门票中或可分得亿元收入。

  专家指出,凤凰县政府与民争利,既做监管者又做经营者的举动,是明显的政府错位。

  凤凰古城“关门”收费的次日开始,商户要停业抗议的消息就一直在传播,至今也未消停。

  凤凰县政府开着各种应对的会议。警察不时地“约谈”商户。

  4月10日,凤凰开始对原来免费的古城区收费(与南华山神凤景区合一),门票148元。商户们说,收费后游客骤减。

  凤凰县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4月10日到13日,游客人数为去年同期38%。三天内,散客门票只卖了200张。往年周末散客约在8000人。

  4月20日,周六,“今日有房”的招牌布满凤凰街巷。房价甚至低至五六十元,还是少人问津。往年,4月是绝对旺季,周末更是游人多的时候,临江的房价甚至可到五六百。

  一些客栈称目前是零入住状态。

  开客栈的李建说,往年这个时间已有游客打电话预订“五一”的房了,今年还一个没接到。

  凤凰县常务副县长赵海峰则认为,凤凰商户的这种状况只是“短暂的阵痛”。

  【开发】

  “打包”的古城

  “这是我们唯一可以选择的。”凤凰县常务副县长赵海峰4月14日时说。

  对应这次收费方式的改变,此前,2012年底“凤凰古城景区管理服务公司”成立,注册资金1.2亿元,其中凤凰县政府独资的公司持股49%,开发商叶文智的公司占股51%。

  凤凰县政府对古城的开发从十几年前开始。1999年,凤凰县向银行贷款启动旅游产业。由于缺乏后续资金和开发经验,投资15.51亿元收回仅0.4亿元。

  之后,政府想到民间资本和公司化经营发展旅游。

  凤凰县政府与叶文智任总经理的黄龙洞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合作,2002年1月1日成立“凤凰古城旅游公司”,将沈从文故居、凤凰古城北门至东门的城墙等8处景观以8.33亿元打包转让给后者,转让期50年。古城旅游公司对景点收费。

  黄龙洞公司进入后,开始营销凤凰,包括策划活动,让凤凰古城吸引更多关注。旅游的逐渐火爆,也吸引了各地投资者到凤凰开店。李建和他的老乡在2006年前后到了凤凰,投资客栈、商铺等。

  旅游直接带动了凤凰县的经济收入。2000年到2010年,凤凰县财政收入增长近10倍,从2265万元增至2.44亿元。2011年,该县财政收入3.22亿元,2012年则增至5.07亿元。

  据凤凰县政府提供的数据:2012年,全县接待游客690.49万人次,旅游总收入53.01亿元,分别是2001年的12倍和71倍,旅游业占全县GDP的67.5%。

  不过,凤凰县政府和叶文智都称,他们此前的调查显示,到凤凰旅游的人七成只看城不看收门票的景点。现在每年690万游客,门票“流失很大”。2012年门票收入仅1.78亿,大量收益进入其他商户手中。

  【利益】

  收费是为规范秩序?

  “错就错在一开始没有收费。”叶文智称不是奔着赚快钱去,只不过是拿回该拿的。

  4月14日,凤凰县委书记颜长文则称,凤凰改变收费方式,第一出发点是游客的合法利益和正常的旅游秩序。

  副县长蔡龙称,改变收费方式,是为了彻底整治凤凰旅游乱象的一个重要举措。

  他称,2011年,凤凰县旅游投诉的数量,占全湖南省的67%。有的旅行社收了城内景点的门票钱,但只带着游客在景点外区域转。他称,由景点收费改为景区收费,将大大缩小不良导游、不良旅行社的活动空间。

  常务副县长赵海峰称,景区整合收费,不是为了钱,只是管理手段和措施。

  这个“不为了钱”的管理措施,可预期的是带来收入大幅增加。

  凤凰县政府公布的资料显示,148元门票,政府拿走两部分,一部分是“两费一金”共33元,另一部分是企业经营产生的相关税收。

  若根据2012年凤凰景区游客690万人次计算,门票销售额将超10亿元。按照比例,政府只“两费一金”的收入就有2亿多元,加上企业税金,收益会更多。

  叶文智称,预料到游客人数减少,不过预期门票会增收1亿元。他称,每年运作经费约8000万元,再扣除贷款、设备折旧、员工工资等,最后的收益按股权比例分配,差不多与政府是五五分成。

  【争夺】

  “把商户的路堵死了”

  “光想着自己挣钱,却把商户的挣钱路子堵死。”一户店主康先生认为,凤凰县政府和叶文智的公司,一起垄断了整个凤凰的旅游资源。

  凤凰县政府引进公司代理经营后,与民间旅游收益的争夺,很早就存在。

  在沱江下游的杜田村、棉寨村,村民做着游船生意。2006年前后,古城旅游公司运营“沱江泛舟”,双方产生利益冲突。

  船家认为沱江并不是旅游公司的沱江。最终,政府将下游的一处河道划给农家船。船家们说,其实就将他们赶到了下游。

  而在4月10日收门票后,游客的“套票”包括上游的“官船”,下游的私家船主,也就无生意可言。

  4月16日,在棉寨村附近的沱江上,船主杨秋生说,跑船多年,还没见过这样的萧条。168条游船都靠在岸边,有的船主睡着了,有的船主在岸边下象棋。

  政府与他们谈合作,答应每年5万元收编管理,再加上每月1000元工资。船工们说,每年干活差不多也是这个收入,但不自由了。

  凤凰县副县长蔡龙认为,商家意见大,是因近年来的盈亏已近临界点,当然这次凭票进入景区也是一次诱因。他称,现在古城店铺租金虚高,今后政府将出台租房指导价,刺激房租下降。游客开销也许会慢慢降下来。商户对这样的说法表示不屑,“哪个房东收房租会听政府的?”

  【冲突】

  谁的凤凰谁的城?

  凤凰古城由一栋栋民居组成,每栋民居都是私有。这里的居民在沱江岸边这座小城,已世代生活了千年。

  在商户们看来,政府规范景区管理之类的说法只是借口。古城内每家每户的建筑这些构成了古城的整体风貌,“凭什么游客来参观我的房子,收的钱却归你?”

  对于与商户的“冲突”,凤凰县政府早有准备。4月11日,发生了部分商户、游船主停业聚集的事件,4月14日,凤凰县委书记颜长文对媒体称,“早就知道会出这么大的事,所以9号那天布置的时候,我非常激动……我知道,要做成这事非常艰难……我们至少还准备做一个月的工作,甚至更长的时间。”

  “诸如规范景区管理之类的说法,只是冠冕堂皇的借口。”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刘思敏认为,与那些单独的文物古迹和自然风景区不同,凤凰古城是一种典型的“社区型景区”,景区内不仅有古迹,还有居民,在众多居民构成了古城收益主体的情况下,政府和投资公司坐享门票收益,实际上侵犯了古城内民众的财产收益权、通行权等诸多权利。

  “我只是想到沱江岸边住两天,你为什么捆绑收费要我去看景点?”有网友呼吁抵制凤凰,“不要以为离开了凤凰,我就没地方旅游了”。

  在普遍的质疑声中,4月15日,凤凰县政府推出学生票降价为20元,周边居民免费进城等举措。

  记者注意到,4月18日开始,古城门票检验悄然放松,人们可自由进出。不过县政府人员表示门票依然在收。

  □新京报记者 刘一丁 湖南凤凰报道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