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下滑 酒鬼酒业务经理被“下放”酿酒

2013-04-24 08:28:24  来源:中国网

本报记者 张旭 北京报道

  卖酒的经理被调去当酿酒工人,这一幕在酒鬼酒上演。酒鬼酒下属高档酒运作公司酒鬼酒洞藏酒销售有限公司(简称“洞藏酒公司”)多位业务经理告诉记者,由于洞藏公司没有兑现去年的业绩目标,克扣提成和奖金,导致5名业务经理集体申请调到酒鬼酒供销有限公司,但是遭到洞藏酒公司的阻挠,正被调往曲酒酿造车间当酿造工人。

  除洞藏酒公司出现业绩下滑和区域经理被退,洞藏酒公司一业务经理告诉记者,酒鬼酒湘泉品牌事业部也因业绩不佳被撤销并入到酒鬼酒湖南销售有限公司,原有100多名员工,现在仅剩20-30人。

  洞藏酒公司和湘泉品牌事业部是酒鬼酒 4个核心事业部组成部分,分别负责高端酒洞藏酒和湘泉品牌的运作。

  4月22日,酒鬼酒(000799.SZ)最新出台的一季报显示,酒鬼酒的营收为19.8亿元,同比下降62.34%;净利为1010.9万元,同比下降91.51%;货币资金本期末余额为32.85亿元,同比下降61.35%。

  从经理到工人

  洞藏酒公司成立不久便遭遇“塑化剂”事件严重打击,该公司销售回款锐减

  洞藏酒公司一内部人士透露,“洞藏酒公司总经理李健康想辞掉5位区域经理,又不想赔偿,就跟酒鬼酒进行协商,建议股份公司把5位业务经理调到曲酒车间从事酿酒工作”。

  “我们都感觉不可思议。”该人士表示,当时他们入职时是与酒鬼酒股份公司签订3年合同,级别为区域经理,现在要被调去车间酿酒,不明白李健康为什么这样做。

  酒鬼酒洞藏酒销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2月,是由酒鬼酒股份公司与酒鬼酒经销商珠海市塔鑫酒业有限公司合资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酒鬼酒占50%的股份,总经理由塔鑫酒业负责人李健康担任。

  根据洞藏酒公司的建议,酒鬼酒3月20日下调职函给洞藏酒公司,表示“同意贵公司的请求,将供职于洞藏公司的5位业务经理调回酒鬼酒股份公司总部,拟安排到曲酒车间从事酿酒工作”。

  洞藏酒公司3月19日曾在给酒鬼酒的调职函中称,上述5位员工“不适合我司发展,现将上述5位员工调回贵司人力资源部”。

  洞藏酒公司上述内部人士表示,“股份公司要求5人3月27日正式去曲酒车间报到,但是5人3月26日不同意上述安排,人力资源部让5位区域经理再等通知”。

  洞藏酒公司另一业务经理告诉记者,洞藏酒公司共有18名员工,区域经理级别人员有5个,主要负责酒鬼酒高档酒洞藏酒系列产品的全国市场运营销售工作。

  不过,洞藏酒公司成立不久便遭遇“塑化剂”事件严重打击,该公司销售回款锐减。该业务经理表示:“公司业绩不好,李健康想辞掉我们,我们说走可以,下个文件开除,将我们退回到股份公司支付我们正常的工资和奖金。但是李健康不同意,在给我们结算业务完成量时严重压低我的业绩量。”

  他表示:“我们不想调到车间,曲酒车间工资待遇很低,之前我们按照三级城市经理定级别,工资在4500元,然后加上提成和奖金,从今年开始,洞藏公司将我们的工资降到1500元。”

  同时,洞藏酒公司也将提成标准降低,去年公司制定的提成标准是6个点,今年改成4.5个点。“在业务完成量上,去年5位业务经理都完成有50%的业绩,但是在计算我们的任务完成率时又给我们打折了一半。”

  本报拿到的洞藏酒公司文件显示,洞藏酒公司给5位区域经理定的销售任务在600-700万不等,洞藏酒公司给其中4位区域经理的核算的2012年任务完成率分别为15.89%、25%、28.82%和40.25%。

  而对于退回上述5位经理,4月2日洞藏酒公司在给酒鬼酒《工作联系函复函》中称,因为其中“四人的任务完成率无一人达到60%的基本及格线”;其中有3位员工多月没有销售回款;“从2012年5月起,其中四人从未提交正式的书面工作报告,没有主动向公司报告工作日程,造成公司无法对其工作做出真实的考核评估”等。

  两大事业部困境

  “湘泉事业部很多离职员工也在跟酒鬼酒交涉拖欠薪酬和经济补偿”

  3月26日,酒鬼酒人力资源部派专人去与其中4位区域经理沟通,该4人向酒鬼酒提出3点解决要求:一是补发2012年度提成工资,业务用酒不能低价低扣提成;二是补发今年1-3月份未发工资,并报销此间费用;三是若不能留在酒鬼酒公司从事销售工作,按劳动合同法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

  上述洞藏酒一区域经理表示,“目前,拖欠5位业务经理的工资和奖金在5万-6万、10万-20万不等,其中两位业务经理直接被降级别。”

  酒鬼酒人力资源部也在给洞藏酒公司的回函中称,“我部与他们进行沟通后,他们同意放弃第三项要求,但所提的一、二项要求能给予兑现”,“经请示领导同意,此4人提出的要求属你公司管理性事物,请认真查实后妥处”。

  但上述多位内部人士表示,5位业务经理的要求至今未给予解决。

  除了洞藏酒公司变相裁退仅有的5位区域经理外,酒鬼酒另一下属公司湘泉品牌事业部也出现大面积人员流失。

  洞藏酒公司一区域经理告诉记者,“去年湘泉事业部被撤销了,现在由酒鬼酒湖南销售有限公司管理”,“现在湘泉事业部人员流失50%以上,一边裁员一边招人,湘泉事业部原先有100多人,现在有20-30人”。

  湘泉事业部成立于2010年底,当时酒鬼酒成立湘泉品牌事业部,希望借启动“长株潭板块”为契机,与酒鬼酒系列高端产品形成互动,深度精耕湖南根据地市场。

  洞藏酒公司上述区域经理表示,“湘泉事业部销售占到酒鬼酒公司总业绩的15%-20%,湘泉事业部很多离职员工也在跟酒鬼酒交涉拖欠薪酬和经济补偿。”

  洞藏酒上述内部人士表示:由于洞藏系列酒销售不好,今年酒鬼酒供销公司强逼酒鬼酒外省办事处,要求按照各省经销商销售额5%的业务量将洞藏系列酒强压给经销商,比如“河南的经销商销售1亿元酒鬼酒产品就必须搭配销售500万的洞藏酒”。

  据透露,由于“酒鬼酒公司将洞藏酒的销售与区域经理的业绩挂钩,现在酒鬼酒供销公司很多省外人员、大区经理都走了”。

  经销商库存难题

  “洞藏酒经销商手头上积压的去年的产品有3000多万元,今年不愿再打款做酒鬼酒产品了”

  酒鬼酒内乱也扰乱了经销商们的军心,据了解,不少经销商也都萌生退意。

  洞藏酒公司上述区域经理表示,“洞藏酒经销商手头上积压的去年的产品有3000多万元,现在很多经销商基本上还在处理退货事情,今年不愿再打款做酒鬼酒产品了”。

  酒鬼酒公司副总经理、酒鬼酒供销有限公司总经理郝刚在经销商大会上承诺给经销商退货,不过,多位洞藏酒内部人士表示,“一直没有兑现”。

  洞藏酒公司上述区域经理表示,广西经销商富投商贸有限公司去年打款900多万,后来退了300多万,由于酒鬼酒公司动销政策费用跟不上,今年还有300多万的货没有卖掉。

  他表示,广西富投是按照6.8折拿货,如果是100万的货,就是经销商实际付款68万,为销售这100万的货酒鬼酒需要投入32万的动销费用。

  上述酒鬼酒内部人士则进一步透露,北京经销商去年打款300多万,现在还库存200多万的货,湖南本省常德经销商有200万的库存,长沙经销商一个洞藏酒白金版库存200万,怀化经销商也有200万的库存。

  洞藏酒区域经理表示,“河南经销商河南信阳诚信公司去年打款500多万,还积压400多万的货,市值700多万。河南省内有好多打款100多万元的经销商,后来李健康不肯给返点。”

  据他称,“湖南常德、怀化、长沙株洲的经销商天天找酒鬼酒供销公司总经理郝刚要求解决,这几天广西富投公司也在找郝刚交涉。”

  对于经销商手头库存,酒鬼酒曾下文表示要在4月30日处理完,处理方式有两种:一是用去年的货换新货;二是直接退钱,但不能全款退货,要扣除动销费用。洞藏酒公司上述区域经理表示,“好多经销商不愿做了希望退全款,双方都没谈妥”。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北京、大连、内蒙古的经销商都已经表示不愿做酒鬼酒的经销商了。

  不过,本报致电酒鬼酒副总经理范震,他表示不属于他分管事务,不太了解,致电酒鬼酒公关总监张毅,其声称开会中并挂断电话。记者 张旭 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