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山西河南边界云台山之争持续十余年 前景仍不明

图中红色实线为国家勘定山西、河南两省界限,双方对此无异议。2011年3月,修武县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单方面在山西陵川外荒村、路工隧道分别设立门卡,中断通道,阻隔云台山景区游客进入山西境内。

图中红色实线为国家勘定山西、河南两省界限,双方对此无异议。红色虚线为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的范围,也就是双方争议地段。 李新锁 摄

  图中红色实线为国家勘定山西、河南两省界限,双方对此无异议。红色虚线为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的范围,也就是双方争议地段。 李新锁 摄

30日,山西陵川上云台景区门口冷冷清清,游人罕至。 李新锁 摄

30日,山西陵川上云台景区门口冷冷清清,游人罕至。 李新锁 摄

  中新网晋城5月30日电 (李新锁)太行山上,山西晋城陵川上云台景区人迹罕至。山下,河南焦作修武云台山景区游人如织。本是一水相连的云台山,因为边界、开发权之争,两地均伤元气。此间,有业内人士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建议,但终因山西、河南无法达成一致而搁浅。时至今日,两地合作开发前景仍不甚明朗。

  云台山之争延续十多年

  云台山北起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南到河南省焦作市修武县境内,位于两省交界处,属于两省共享旅游资源。

  从1983年河南云台山景区开发至1999年,山西、河南一直相安无事。期间,河南在景区投资建设了观光缆车,缆车从山下河南的纸坊沟村直通山上山西的勤泉村。彼时,山西陵川和河南修武各自收取门票,互不干涉。

  1999年,山西陵川对河南云台山国家风景名胜区部分区域的管辖权提出异议。山西方面认为,现在云台山景区的核心景区“小寨沟”全部属于山西,“老潭沟”属于两省共有资源。两省以老潭沟河中心为界。但是,河南方面坚持认为上述景点都属于河南。

  2000年,民政部、水利部、建设部联合下发248号文件处理此事。其中规定:两省行政区域界线以双方1980年上报的行政区域界线为基础划定;为保持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的完整,用虚线将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的主要范围在图上标明;在行政区域界线和虚线之间的土地、山林、房屋、旅游设施等一切权属维持现状不变;双方要严格执行云台山风景名胜区规划建设管理规定,服从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部门的统一管理。

  山西陵川认为,248号文件核心是“维持既定事实不变,后续协商、合作开发”。

  2004年3月,山西陵川开发商在上云台景区建设接待中心。河南修武派出警力阻止施工,在陵川至修武的跨省公路上设置岗卡,切断交通。双方矛盾迅速升级。

  2004年4月27日,在给国务院调查组的一份情况报告中,陵川县政府认为,河南修武曲解248号文件,单方面成立云台山“管理部门”,从未向陵川告知“云台山风景名胜区规划”,侵犯其“知情权”和“管理权”。

  按照建设部《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审查办法》相关规定,“对于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风景名胜区,由涉及到的省级政府联合报国务院”。山西陵川认为,河南云台山在报审时,从未征求山西意见。此外,248号文件所述“双方要严格执行云台山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规划建设管理规定,服从云台山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管理部门的统一管理”,是说应服从双方共同组成的管理部门的管理,而非“陵川服从修武”。

  此间,山西陵川建议双方共同成立管理机构实施管理,或者以边界线为依据,分而治之,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对此,河南修武方面坚持既定事实,维持现状不变。

  争讼不断损晋豫元气

  2006年,陵川本土企业家郑书文看中陵川境内的云台山旅游资源,与当地政府签约,成立双泉巨瀑源头旅游开发公司开发“上云台”景区,但因地界之争一直不能开门营业。按照惯例,5月已是旅游旺季,但陵川上云台景区却是一片萧条。

  29日,在陵川上云台景区内,10余公里长的景区公路自然延伸,景区大门、凉亭等附属设施初具规模。和山下河南云台山景区熙熙攘攘的游人相比,陵川上云台堪称门可罗雀。

  郑书文介绍,2010年国庆节期间,公司举办竣工仪式。修武县政府、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分别发函,指责郑书文公司“在云台山规划范围内天瀑源头处修建旅游设施”,违反《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

  2011年3月,修武县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单方面在山西陵川外荒村、路工隧道分别设立门卡,中断通道,阻隔云台山景区游客进入山西境内。

  至此,云台山和上云台彻底决裂。当地村民介绍,没有断路之前,山下云台山的游客乘坐缆车上山,进入陵川上云台,双方游客相互往来,互惠互利。如今,不仅游客无法上山,当地村民出行也得绕行山路,“山货、土产都卖不出去了”。

  因为边界之争,山西、河南均大损元气。有业内人士指出,晋豫山水相连,一脉相承。山西、河南各持己见,难以避免同质化开发、重复浪费、破坏景区完整等问题。现在,游客不论从河南进入,还是从山西进入,都只能看到云台山的局部。此前,河南云台山景区号称“亚洲第一高瀑”的云台天瀑曾出现断水,处在上游的陵川村民则不断上演“裸体维权”等事件,使双方深陷舆论漩涡。

  29日,在陵川县民政局,一份名为《山西省人民政府与河南省人民政府联合勘定的行政区域界线协议书》附图显示,2001年6月18日,山西、河南明确两省边界。

  陵川县民政局行政管理股副股长刘保来介绍,上述地图显示,大致从老苍岭到香炉河一带地界勘定,山西、河南双方意见一致,没有异议。而这一段,“正是河南云台山景区深入山西上云台境内开发区域”。

  对此,陵川县政府副县长徐浩、旅游局长姚君龙等人均表示,依据248号文件,晋豫两省的边界争议是不存在的,只是双方在管理、经营以及对文件解读上产生分歧。对双方来说,“合则两利,分则两败”。

  山西抛橄榄枝未获明确回应

  在山西晋城,类似的边界之争并非陵川县独有。晋城市政协委员程春明介绍,在晋豫两省交界处的云台山、碗子城、青天河等景区,山西晋城和河南焦作均存在旅游资源和边界之争。

  陵川县旅游局长姚君龙表示,地界争议可以搁置。从实际情况看,陵川上云台如能和河南云台山合作,两地旅游资源共享,游客互通往来,对双方都有利,但这有待于更高层出面协调、沟通。陵川县希望双方景区开发公司先行沟通、协调,待双方初步达成一致,再介入其中。陵川有意合作开发,但河南方面并没有积极回应。

  姚君龙强调,作为一个贫困县,陵川在基础设施、配套建设等方面投入乏力,因此旅游资源虽然丰富,但开发程度并不高。上云台面临的问题并非个例。

  陵川县副县长徐浩介绍,对于云台山之争,陵川坚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针对双方开发、合作等问题,记者先后采访修武县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修武县旅游局等部门,当事各方分别以“领导不在”“无权管辖”为由拒绝采访。截止发稿前,并未收到任何回应。(完)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