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大学生向广州市政府申请公开水泥锥数量等信息

中山大学的大一学生朱晓珊昨向市政府寄信息公开申请表。朱晓珊提出,今年年初,广州市建委主任侯永铨曾明确表示,水泥锥不人性化并承诺改造。在新浪微博上,区志航称,从园林局到建委、到交委,再到区有关部门,水泥锥居然无人认领,追问一年,岿然不动。

中山大学的大一学生朱晓珊昨向市政府寄信息公开申请表。南都记者 黎湛均 摄

中山大学的大一学生朱晓珊昨向市政府寄信息公开申请表。南都记者 黎湛均 摄

  中大学生锥问市政府

  申请公开水泥锥的数量、分布和管养单位等信息

  之前政府有过承诺,这些水泥锥是要拆的,但半年过去了却安然无恙。我做这次信息公开申请,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督促政府一定要履行承诺,不要让这件事拖着拖着就不了了之。——— 中大学生朱晓珊

  “政府有立锥之心,贫民无立锥之地,社会有锥心之痛。”昨日下午2时许,中山大学大一女生朱晓珊和同学钟恒一起,向广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寄出信息公开申请信后如是说。申请信要求公开水泥锥的数量、分布和管养单位等信息,同时质询若政府不铲锥,是否允许民间铲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的规定,面对公民信息公开的申请,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

  学生妹希望政府履行承诺

  朱晓珊在信息公开申请信中写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第二款的规定,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应该主动公开。她认为,水泥锥属于政府修建的公共设施,其基本信息理应得到社会公众的广泛知晓,因此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畴。

  据此,朱晓珊就水泥锥向广州市政府提出以下信息公开申请:

  1.公开广州市全市“水泥锥”的具体数量和分布情况。

  2.公开拥有“水泥锥”的所有权单位。

  3.公开“水泥锥”建筑物的管养单位。

  4.公开“水泥锥”这种公共设施的实际公共功能。

  5.公开“水泥锥”的具体处理方案以及处理具体日程。

  朱晓珊提出,今年年初,广州市建委主任侯永铨曾明确表示,水泥锥不人性化并承诺改造。那么请公布责任单位,若无政府部门对此负责,请答复民间可否自行铲除。

  陪同朱晓珊一起寄信的师兄、中山大学软件学院大二学生钟恒表示,他们也搞不清楚水泥锥具体由哪个部门负责,只好让市政府来明确权属。“今年年初市建委主任出来表态,相当于承认是他们负责,但后来又说是市交委管,现在交委又说是区里面负责,区里又说没有收到通知,反正就是各个部门在踢皮球。”

  “发声的人多了,政府才会重视”

  朱晓珊说,她从去年年底开始关注水泥锥。她认为,水泥锥存在了十多年,用这种方法来赶走流浪汉是“治标不治本”。

  “为了赶走流浪汉,在桥底下装上水泥锥和铁笼,广州的市容就真的好看了吗?”朱晓珊觉得,政府的这一做法欠妥,应该从社会救助、就业等方面入手,解决流浪汉的管理问题。“我觉得只有发声的人多了,政府才会重视。”朱晓珊说。

  一直关注公共事件的中大学生陈伟祥说:“我从水泥锥上看到的是政府管理的人文缺位和死板的办事方式。请政府用真诚的态度来对待,皮球踢得越久,政府信誉就越低。”

  言论

  区志航:政府是桥下“钉子户”

  昨日下午,行为艺术家区志航称,爱这个城市,是希望她变得更加美好,没有想与谁过不去。天桥下的水泥锥兀立至今,“广州政府关于执政为民的各种表态荡然无存”。

  在新浪微博上,区志航称,从园林局到建委、到交委,再到区有关部门,水泥锥居然无人认领,追问一年,岿然不动。广州政府已经成为桥下“钉子户”。有网民跟帖称,埃及有金字塔,广州有水泥锥,都是人类文明的标志性建筑。“官方有立锥的魄力,但相信不会有造《反思之锥》的胸怀和勇气。”网民@摄影家谢墨说,广州,不应该这么冷漠。@老江胡子反对:广州不冷漠,广州冷漠的是食肉者。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