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莫言故乡村民称被强征耕地 拒签协议者被殴打

建学校,本是好事,但在没有看到合法用地手续,且没有达成补偿协议的情况下,村民们的耕地却被强行平场垫土,拒签协议的村民还被殴打,家里的玻璃也被砸烂。栾心刚告诉记者,2012年3月的一天,高平庄村村支书栾心军、疏港区负责人范珲等人通知10余户村民到村委会开会,称为了建学校操场,需要征用他们的耕地。

  调查动机

  建学校,本是好事,但在没有看到合法用地手续,且没有达成补偿协议的情况下,村民们的耕地却被强行平场垫土,拒签协议的村民还被殴打,家里的玻璃也被砸烂。村民们怀疑征地者别有用心,以建学校的名义牟取私利,征地者却称村民们只顾私利没有公益心。孰是孰非?《法制日报》记者赶赴实地进行了调查。

  □特别调查

  本报记者范传贵

  山东省高密市疏港物流园区,这个时髦的乡镇行政区划名称,远没有当地人对它的俗称被外人所熟知——“高密东北乡”,莫言笔下大部分故事的发生地,也是他的家乡。

  在疏港区高平庄村,一所计划达到省级规范化标准的学校已经接近竣工,莫言为它题写了校名:“高密市疏港中心学校”。

  学校正对面,一片面积达34亩多的耕地已经被垫上了土,当地官方表示,这里将被用来建造学校操场。这片在村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被标注为“一级”的耕地,比3个国际标准足球场加起来还要大一些。

  在尚未取得合法用地手续且未与村民达成赔偿协议的情况下,当地政府的强行平场垫土行为,已经导致该片土地被荒置近1年。相关村民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他们正准备进京向莫言求助。

  多户村民反映土地被强征

  52岁的高平庄村村民栾心刚,一家五口共有8.2亩耕地。他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显示,这些耕地的承包期限为2003年5月1日至2033年5月1日。

  栾心刚告诉记者,2012年3月的一天,高平庄村村支书栾心军、疏港区负责人范珲等人通知10余户村民到村委会开会,称为了建学校操场,需要征用他们的耕地。

  栾心刚称,村里开出的补偿标准是每亩每年600元补偿加200元生活补助,青苗补偿统一为6000元每亩。剩余20年承包期一次性付清。

  栾心刚和弟弟栾心强家各有3.07亩一级耕地位于被征地范围内,这些地原来用于种植一些蔬菜及果树。他们并不同意土地被征用,原因是他们认为官方给出的补偿标准太低,且没有合法的征地手续。

  最初,和栾心刚兄弟一样拒绝签署赔偿协议的还有另外6户村民。

  村民们告诉记者,2012年6月的一天,栾心军和区里的人指挥车辆强行对所涉耕地进行平场垫土。村民上前阻拦后双方发生了一场冲突。

  此后8户村民开始四处上访举报,该地块施工被高密市国土局叫停。但一系列蹊跷的事情开始发生在这8户村民身上。村民栾心清曾两次被不明人员殴打,头部受伤,而包括栾心刚在内的3户人家9个窗户玻璃被砸烂,时间都在深夜。

  栾心刚向记者出示了今年4月9日凌晨1点45分他家后方的一段监控录像,当天这个时间,他家的3个窗户玻璃同时被砸坏,巨大的声响将全家惊醒,80多岁的老太太在惊吓中匆忙下床,摔成重伤,至今瘫痪在床。监控录像显示,3名不明人员拿着长棍敲砸玻璃。栾家人马上报案,派出所人员前来勘查现场并做了笔录,但至今未有破案消息。

  从该片土地垫土至今已近一年,记者在现场看到,该片土地上被堆上了厚厚的渣土,一段原本要将这片土地圈起来的围墙,建了一半停在那里,数百棵桃树因地里被垫土后无法排水,今悉数死亡。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