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教授:一带一路超马歇尔计划 是达人的善举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

  大公网5月12日讯 据中评社北京12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的新书《“一带一路”的机遇与挑战》主题主题研讨会暨新书发布会昨日在京举行。前中东特使吴思科、前驻卢旺达大使舒展、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国家发改委外经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中国国际交流中心信息部部长徐洪才等专家就此问题展开交流。

  与会者认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宜称之为“倡议”而非“战略”,区别在于前者表达各方平等参与共谋合作的理念。其次,“一带一路”是超越人类文明的提法,它旨在各国共谋进步,超越了对某一国崛起的追求。其三,“一带一路”与“各种经济贸易区”有所区别,前者更像“中药”,讲究“五通”,没有统一的标准和门槛,“五通”中的哪样条件成熟就做哪样,而“贸易区”更像西药,签了协议就有效,不签就完全没有用。第四,“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并存,而最大的挑战在于,其涉及的65国,没有多少人都了解。

  王义桅:“一带一路”使国家超越竞争关系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表示,“一带一路”是世界重心重回欧亚大陆的产物。很久以前,古文明国之间建立起了丝绸之路,后来这条路被切断,海上贸易兴促成了海权国家崛起,然而这些国家都不在人类文明的核心地带。现在的“一带一路”是中国对时代的把握,标志着世界的中心重回欧亚。

  他表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超越了马歇尔计划,超越了原来国家间的竞争关系,是“达人”的善举,尤其对于没有出海口的国家。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一带一路”构想的提出与实施对世界对于中国是“世俗国家”、“如何运用崛起的权利”有很好的回应。

  吴思科:“一带一路”要和“两个百年”结合在一起

  前中东特使吴思科表示,“一带一路”是全球化时代的产物,机遇与风险并存。这一伟大的倡议无法一蹴而就,需要一代人甚至两代人才可以实现。同时,“一带一路”的实现也要与中共提出的“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结合起来。

  霍建国:要处理好“一带一路”的共建关系

  商务部国际贸易研究院前院长霍建国表示,“一带一路”带来的机遇讨论的很多,挑战提及的少。实际上,“一带一路”面临着很多的挑战,如何处理好各国之间“共建”关系尤其关键,如果不慎变成中国“一方主导”,困难也许会更多。

  同时,中国的实力发展起来了,但管理上有没有驾驭与中国影响力相适应的人才?处理发展以后事情的能力够了吗?恐怕都还缺乏。“一带一路”是中国周边战略的延伸,随着国力的增加,中国迟早要培养自己的势力范围。

  张建平:“一带一路”是一剂中药

  国家发改委外经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表示,把“一带一路”称之为中国提出的“倡议”,比说成是“战略”更适宜。这有助于缓解其他国家的战略疑虑,降低“中国威胁论”、“新殖民主义”的声音,“倡议”更强调“一带一路”中各国平等合作的伙伴关系。

  他说,中国新一届领导人上任以来,只用了两年时间就通过“一带一路”、“亚太自贸区”、“亚投行”在区域内化被动为主动。原先的自贸区就相当于是一剂西药,特点是见效快,只要签了协议,立马有效,然而不签就一点用都没有。相比之下,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就好比是中药,讲究“五通”,没有一定的门槛和定制,与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对症下药”,哪项成熟了就先做哪一项。

  徐洪才:“一带一路”是大国应有的担当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部长徐洪才表示,“一带一路”战略不是应景之作,是中国深思熟虑之后提供的“公共产品”。有史以来,人类的“共同需求”与单个国家对“国家利益”的追求矛盾突出。“一带一路”是中国作为大国,为了与周边国家共谋发展,而提出的担当。

  “一带一路”存在风险。最大的风险在于,沿线的65个国家,几乎没有多少人真正了解。更深刻的了解这些国家,对规避风险,很有必要。

  何茂春:“一带一路”没有终点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表示,他亲身走过“一带一路”所途径的65个国家,感受到经济上的互联互通早已起步,中国有众多商人在这些国家经商。因此,学术上讨论是否应该建立“一带一路”的时代已经过去,从习近平的作为看,“上意已决”,接下来就是怎么做的问题。

  他说,“一带一路”倡议中,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这一倡议不是为了建立现代版的中国朝贡体系,而是要建立命运共同体,朝着基础设施、政策、贸易、融资、民心“五通”的目标努力。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北京观察》公众号

责任编辑:王言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