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正厅级团干“降格”使用释放什么信号?

\

  周艳(中)

  原标题:正厅级团干“降格”使用释放什么信号?

  今年43岁的周艳曾是浙江最年轻的正局级领导之一,39岁就成为了团省委书记。既是女干部、又是团干部,很多人将她视作当地官场的未来之星。

  不过,该省政府几天前的一纸任命却让不少人大跌眼镜:周艳出任省地质勘查局副局长,且还不是党组副书记。正局级团干到“冷门”单位任普通副局,这样的“降格”安排有何特殊意味?

  共青团组织,从中央到地方历来都是培养优秀年轻干部的“绿色通道”,何出此言?共青团虽是群团组织,但级别不低。在团中央,第一书记是正部;在地方,团省委书记是正局。而各层级共青团领导层一般都有相应的任职年龄天花板,比如团中央为45岁左右,团省委40岁左右,团县委和高校团委35岁左右,一旦到龄就要转岗至同级别的部门。由于是特别培养,团干部往往能转任令人羡慕的要职:团中央第一书记到地方任职时,多能直接任省长,比如周强到湖南、胡春华到河北、陆昊到黑龙江,书记处书记则能安排实职省委常委,比如赵勇到河北、杨岳到福建、孙金龙到安徽。而团省委书记转到地级市多能干市长或权力部门“一把手”,比如最年轻的中央候补委员刘剑,当年就从北京团市委书记转任经济大区顺义的区长。而广东团省委书记陈东则转任粤东重镇揭阳市长。今年年初,上海团市委书记夏科家转任青浦区长,成为上海最年轻区县政府主官。

  年纪不大就能出任要职,这为团干部的政坛之路积蓄了超强的上升动能。团组织也因此被视作青年官员晋升的一条捷径。

  然而,浙江此次对周艳的职务安排,却没有按照惯常的路数来“操作”,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屈就”了,这其中,是否隐含着新的选人用人信号呢?

  前不久,中央召开了群团工作会议。会议规模很大,在党的历史上尚属首次。会议结束后,各地均迅速传达了会议精神。由于会议核心内容没有公开,很多人一直没有想明白这个会议为何动静这么大?这不,总书记曾工作过的浙江省率先作出这个一反常态的人事调整。不难判断,会议定是对共青团工作思路作出了重大的新部署、新调整。

  总体而言,团干部的成长经历相对单一,有的是从高校团委书记进步为团中央部门领导或团省委领导;有的曾有过一段时间地方基层工作经历,之后被选拔为团的领导;有的是某个专业领域的突出人才,作为一个方面的代表人物进入团系统。他们晋升的关键台阶基本都受益于团干经历。与许多地方干部或部门业务骨干相比,团干部基层锻炼的经历相对较少,社会上也有人将此称为“爬得快,根不深”,从当下注重晋升履历扎实完整、经过多岗位历练和拥有丰富基层领导经验的用人导向来看,团干部回补经历成为了一项不可缺少的必备功课。周艳此番“降格”任职,也正与这一导向的思路相吻合。

  上文已经提到,团干部之所以进步得快,年龄优势是一个关键要素,既能低龄提拔,又能到龄转岗,里外里比一般人快上好几步。中央提出干部任用不再按年龄一刀切后,主打年轻牌的团系统自然也不能成为“特殊群体”。十八大后,接替陆昊担任团中央第一书记的秦宜智,到任时年龄比陆昊还要大两岁,已经48了,此前从未在团系统工作过。但秦宜智基层经历丰富,当过钢铁企业负责人,又扎根西藏8年。用这样的干部来当团中央第一书记,正说明中央任用团干部也在逐步打破唯“年龄论”,或许未来出现60岁的团委书记也不是稀奇事。

  群团组织,归根到底是做群众工作。只要有一颗为群众服务的心,不论什么年龄、什么岗位、什么级别都可以把工作做好。反之,年轻干部如果将此作为仕途投机的一条通道,不仅容易滋生官僚化、特权化、脱离群众的问题,更是违背了自己苦读报国的那颗初心。

  可以预见,中央群团工作会议召开后,像周艳这样的任职安排,不会成为孤例,而将成为一种新导向、新趋势,这将让团组织和团干部的面貌发生前所未有的深刻转变。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