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料历史】《帝女花》《董小宛》戏里戏外

  以董小宛故事为题材的《多情江山》,内地多间电视台正在热播。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文|姜舜源

  笔者注意到,香港历史文化有显著的“遗民”情结。这可能是因为岭南居民,有很大一部分是北宋南迁、元军南下与宋王亡命九龙、清军入关乃至日寇侵华等不同历史时期,从“北方”陆续辗转迁居于此,就如历史上著名的东晋“衣冠南渡”。在文化艺术上,则是反映故国之思的作品广受青睐。其中以明清易代之际历史故事为题材的《帝女花》、《董小宛》为代表。二者都是粤剧“剧宝”,而且还被改编为电影或电视连续剧。最近内地多个地方电视台正在热播《多情江山》,演绎的也是顺治帝与董小宛的故事。

  总括而言,粤剧《帝女花》剧本比较接近历史事实,《董小宛》则较多取之民间传说;电影或电视连续剧演绎的内容就更多些。得益于近年来文献资料数据化,浩如烟海的明清历史资料被进一步整理发掘,繁纷复杂的历史真相、丰富多彩的故事情节,有了更多的揭示。

  任剑辉(前排左)、白雪仙主演粤剧《帝女花》剧照

  帝女花”来自清传奇剧本

  粤剧《帝女花》,是香港粤剧名家唐涤生,根据清代黄燮清传奇剧本《帝女花》改编。黄燮清(一八〇七至一八六四年),清代著名诗人和戏剧家,尤其工于传奇剧本创作,人们将其与另一戏曲名家尤侗相提并论。《帝女花》剧本完成于道光十二年(一八三二年),剧情依据明末清初诗人张宸《长平公主诔》、吴伟业长篇敍事诗《思陵长平公主挽诗》铺陈演绎,全剧二十出。作品颇具明清“传奇”色彩,赋予主人公神仙身份,以长平公主本为散花仙女,驸马周世显为侍香金童。这也是“帝女花”戏名的由来。剧中亡国之君崇祯皇帝,在北京城被攻破前夕,挥剑砍杀自己的亲生女儿坤兴公主(死后称长平公主)朱徽娖,然后自杀殉国。公主五天后苏醒,婚礼上与驸马服毒自尽,唱词“一条苦命,怎生要做两起死”,最令观者动容,是“戏魂”。剧本写成后即被搬上舞台,被广泛传唱。日本天保年间(一八三〇至一八四三年)流传日本。唐涤生《仙凤鸣剧团第四届演出特刊》记敍,一九五三年任剑辉与白雪仙到日本拍电影《富士山之恋》外景时,看到当地演出黄燮清《帝女花》,回香港后就由唐涤生重新改编成粤剧。

  董鄂妃住过的故宫承干宫

  传奇作者的传奇人生

  黄燮清《帝女花》剧本,只有咸丰七年(一八五七年)刻本、同治九年(一八七〇年)重刻本,故后世流传不广;至于作者生平事迹也所知不详、不确。笔者查閲光绪二年(一八七六年)刊本《海盐县志》、光绪年间刻本潘衍桐《两浙輶轩续录》及黄燮清本人的著述,于人们一般所据佚名旧本《清史列传·黄燮清传》之外,发现不少传奇故事。

  他原名宪清,字韵珊,后改韵甫,浙江海盐人,著有《倚晴楼七种曲》、《倚晴楼诗集》,编著《国朝词综续编》二十四卷。“少负奇才,博通书史,工词翰,审音律,善绘事。”到道光十五年(一八三五年)二十九时才考中举人,接着考进士就屡试不第。这是不少文艺人才,参加以文史、政治为主要内容的“会试”,经常出现的状况。后来进京到翰林院实录馆作誊录,考取了赴湖北任知县的资格,又因病不能到任。从此回到家乡,怡情山水,埋头著述,名声开始远扬,所到之处,当地名流以能见一面为幸事。

  他回乡后住县城“拙宜园”,原为康熙时曾任江南学政、奉敕编纂《全唐诗》的杨中讷的别墅。他将园中“晴云阁”改为“倚晴楼”,继而购得“砚园”废址,在其中栽花种竹,因而自号“两园主人”。不料咸丰十一年(一八六一年)太平军攻克海盐,只好举家逃难,到湖北去就任。湖北巡抚严树森给予礼遇,同治元年(一八六二年)委任其为湖北乡试考官,接着请他代理宜都县知县,旋踵出任松滋县知县,但不幸于同治三年(一八六四年)病逝,年仅五十八岁。

  他任职的两县县志对他都有赞誉,称其任内“有政声”,比如捐修官仓、办育婴堂等。最具“传奇”色彩的是《两浙輶轩续录》,记载他就任宜都县知县时,“邑有虎患,捕不获。为文牒,神虎遂灭。夏旱,又以文祷,翌日雨。”县境里有猛虎为患,官民屡捕不获,都无可奈何;黄知县到任后,挥笔写下声讨文牒,张贴出去后,这些害人虫就逃之夭夭了。到了夏天又遭遇久旱不雨,黄知县又诚心诚意写出祈祷上苍的祭文,结果第二天就普降甘霖。一篇文章有那么大威力?自然值得怀疑,应该事属巧合。但它反映的是老百姓对好官的拥戴,和人们对文化名人的尊敬。

  《顺治帝半身朝服像》,故宫博物院藏

  不合常理的男女组合

  晚清民国以来,“清初三大疑案”:“太后下嫁”、“顺治出家”、“雍正篡位”浮出水面,董小宛与顺治帝的爱情故事更成为“永恒主题”。一九五〇年代香港戏剧奇才唐涤生就此题材,自编自导了粤剧《董小宛》和电影《董小宛》。翻查清初诗文,不但有董小宛丈夫冒辟疆的专著《影梅庵忆语》,他们的朋友们的见证,甚至有她自己在江苏如皋影梅庵的坟墓为证,根本就没有入宫为妃一事。

  冒襄(一六一一至一六九三年),字辟疆,号巢民,明代南直隶扬州府泰州如皋县(今江苏如皋)人,江南才士。其《影梅庵忆语》卷一记敍:“亡妾董氏,原名白,字小宛,复字青莲。籍秦淮,徙吴门(即苏州)。在风尘虽有艳名,非其本色。倾盖(一见锺情)矢(矢志)从余,入吾门,智慧才识,种种始露。凡九年,上下内外大小,无忤无间。其佐余著书肥遁(退隐),佐余妇精女红,亲操井臼,以及蒙难遘疾,莫不履险如夷,茹苦若饴,合为一人。”冒不避讳小宛本为风尘女子,有“秦淮八艳”之名,二人一见锺情,董矢志追随冒,九年间又是佐理著述,又是佐理正妻料理家务,获得阖府上下爱戴。经历了明朝亡国之变,他们归隐江湖,不期她忽然离世,冒沉溺于生离死别不能自拔。

  稍后的查为仁(一六九五至一七四九年)在《莲坡诗话》里称:董小宛死后,冒的文坛朋友、江南名士吴薗次(一六一九至一六九四年)以下,无不赠诗哀悼。关于董小宛的生卒年岁已有定论,为明天启四年(一六二四年)至清顺治八年(一六五一年)。

  顺治元年(一六四四年),少年顺治帝入主北京,年仅七虚岁,还是小孩子,而董小宛时年二十一岁。顺治八年正月顺治帝开始“亲政”,时年十四虚岁,而董小宛二十八虚岁。这年正月初二日董小宛病故,恰好这年八月顺治帝“大婚”。不少人以丰富的想像,把这几个节点联系在一起,执着地认为董小宛实际上是这年入宫,并成为顺治帝“董鄂妃”。此等年龄的男女结合,是中年或以上的男人才会有的想法。清兵南下江南时大开杀戒,“嘉定三屠”、“扬州十日”,民族矛盾白热化。清室入关之初,江南地区反清复明抗争如火如荼,贸然征江南异族女子进宫风险可知;清初也未至皇权一言九鼎地步,做出违反清室家法决定,纳汉族女子入宫,顺治帝当时还没有这样的权威;顺治帝母亲孝庄太后(一六一三至一六八八年)当时大权在握,也不会答应让仅小自己十一岁、却长儿子十四岁的中年女人作儿媳妇。顺治帝董鄂妃,是满洲正白旗内大臣董鄂·鄂硕之女,以其姓氏“董鄂”称呼,与董小宛两码事。

  南京博物院藏《吴伟业画像》。吴伟业是董小宛、冒辟疆的好友

  时人记述董小宛行状

  董小宛短暂一生,经历了从“秦淮名妓”到“江南名媛”前后两段生活。以在清初朝廷为官的吴伟业为代表的多位江南才士,亲眼见证了她的两段经历。

  吴伟业(一六〇九至一六七二年)与董小宛夫妇都是旧识,《题冒辟疆名姬董白小像八首并序》,特别记述董、冒结合后,正赶上明末李自成攻陷北京城,“时遇漂摇”,南京福王朱由崧被拥立继位,南明小朝廷马士英、阮大铖等一班奸臣阉党,此时还争权夺利、残害忠良,冒辟疆被他们构词陷害,流离失所,缠绵疾苦,全靠小宛“慰劳覊愁”。八首诗从董尚未归嫁冒写起。由南京出游黄山:“白门移得丝丝柳,黄海归来步步云”;归嫁:“京江话旧木兰舟,忆得郎来系紫骝”;冒被阮大铖陷害:“恨杀南朝阮司马,累侬夫婿病愁多”;最后写到影梅庵墓前凭吊:“欲吊薛涛怜梦断,墓门深更阻侯门”。

  冒辟疆书法楹联:“树吞三径月,泉洗一瓢诗。”反映他和董小宛的隐居生活

  还有《又题董君画扇二首》:“过江书索扇头诗,简得遗香起梦思。金锁涩来衣叠损,空箱须记自开时。”“湘君浥泪染琅玕,骨细轻匀二八年。半折秋风还入袖,任他明月自团圆。”(以上见《梅村家藏稿》)这两把扇子应是董小宛归嫁冒辟疆之前赠吴伟业的。

  冒辟疆连丧两偶

  康熙时人陈维崧(一六二五至一六八二)是冒辟疆好友、弟子,比冒小十四岁,知道的更多。其《吴姬扣扣小传》记载冒辟疆感情生活更曲折。董小宛早亡后,他又相识了一位美女吴扣扣,名湄兰,字湘逸,真州(今江苏仪征)人,久居如皋。这年中秋后二日,扣扣芳龄将届十九,冒与她订下婚期,准备花轿迎娶。不料一个月前她忽然患病,竟至一病不起,原订迎娶之日竟成永别之日。冒对他说:“自董姬小宛没后,为《影梅庵忆语》千二百言哭之,不惟奉倩神伤,抑亦醴陵才尽。自谓衰年永销情累,何图今日复罹兹戚!”(陈维崧《陈迦陵文集》)如果说称董小宛病故是掩饰其入宫,那么吴扣扣病故也是被征“入宫”了吗?

  冒辟疆身后,康干时期查为仁与陈文述,曾相约撰写《影梅庵传奇》;嘉道时期王豫《淮海英灵续集》,提到董小宛著有《奁艳》一书,并收录她的诗《绿窗偶成》:“病眼看花愁思深,幽窗独坐弄瑶琴。黄鹂亦似知人意,柳外时时送好音。”直到光绪时期雷瑨《青楼诗话》,对董小宛身世也无异议。

  帝王内心世界难理解

  古今多少关于帝王、皇家的传说,实际上因帝王是绝无仅有的一类人,局外人难以理解其中实情,故多属猜测。笔者多年来閲读明清皇帝诗文,了解到他们的一些内心世界。比如干隆皇帝极为自负。以往一直有人认为,干隆皇帝的部分诗,可能出自清代诗人也是大臣的沈德潜代笔。笔者曾在学术讨论会上提出,关键是干隆皇帝,是否认为沈的诗比自己的好。他根本看不上任何人。前几年故宫博物院发现了干隆皇帝全部诗文的手稿,问题迎刃而解了。他只要有时间抄出这些诗文,就一定能够写出。因为他的很多诗是记事诗,近似日记,基本上属于普通韵文,不需千锤百炼。

  清宫疑案实际上不少,但外间反而坚信不疑。比如咸丰皇帝在英法联军入侵北京,逃到承德避暑山庄避难,《北京条约》签订后,无颜回京继续执政,最终吞金自尽;慈安太后是被慈禧太后投毒害死;光绪皇帝也遭慈禧太后派人落毒害死,等等。一向治学严谨的文史学者也是清室成员的启功先生,生前一直持此说。光绪被害已经在前几年为科学化验证实。

  至于雍正篡位疑案,说把“传位十四子”篡改为“传位于四子”。这是完全不理解皇权运作。道光皇帝的立储密谕至今尚在,“立皇四子为太子。”是立他作为太子,即皇位继承人;皇帝驾崩,他以此密谕成为太子;然后,因为皇帝驾崩,太子才能以合法继承人身份继位。如果直接写上皇位传给谁,密谕被人家拿到手,无论皇帝驾崩没有,只有退位下台。皇家的父子关系、兄弟关系,已经是政治关系,很多时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来不得半点马虎大意。

  (文中图片均为作者提供)

  (作者为中国历史文化学者、北京市档案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