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料历史】孙中山在民国年间的香港足迹

  图一:九广铁路于一九一一年底全线通车后,孙中山于一九一二年五月十八日及六月十五日两度乘搭该铁路的列车从广州来到香港

  文|香港历史博物馆馆长 陈成汉

  在民国成立后,孙中山先生一度出任临时大总统,至一九一二年四月一日始正式解职,离开南京。至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孙中山在北京逝世前,孙先生在民国年间曾数次踏足香港,其中可以一九一三年七月爆发的二次革命作为分水岭。

  图二:孙中山于一九一二年及一九一三年来港期间,均入住中环毕打街的香港大酒店

  孙中山请辞临时大总统后,专注发展中国的实业,并一度与袁世凯维持合作关系。孙中山到访上海、武汉和福州后,于一九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早上由福州乘坐“泰顺号”抵达香港。不过孙先生此趟并没有登岸,仅在船上接见数百位商会团体代表。不足一个月后,孙先生于五月十八日乘九广铁路抵港(图一),至二十二日离开,其间入住中环毕打街的香港大酒店(Hong Kong Hotel,图二)。

  图三:一九一二年五月二十日,孙中山于访港期间,在港督府与护督施勋(左坐)进行非官方会谈。后排左一是定例局议员何启,右一是署理辅政司金文泰

  五月二十日中午,孙先生曾于港督府与护督施勋(Claud Severn)进行非官方的私人会谈,并与施勋、署任辅政司金文泰(Cecil Clementi)及定例局议员何启等人合照(图三)。

  两度搭九广铁路来港

  施勋在一九一二年二月二日获委任为港府的辅政司,在原任港督卢吉(Frederick John Dealtry Lugard)于三月十五日离港后,至新任港督梅轩利(Francis Henry May)于七月四日来港履新前,由施勋出任护督,任期由一九一二年三月十六日至七月三日。换言之,在孙中山访港时,施勋是以港府首长的身份接待孙先生。一九一二年六月十五日至十八日,孙中山再度乘九广铁路来港停留三天,同样入住香港大酒店,其间曾在香港四邑商工总局及上环必列者士街六十八号公理堂发表演说。

  图四:一九一二年,孙中山与两位女儿合照,左面是翌年在澳门病逝的孙延

  袁世凯继任为总统后,践踏共和制度,既逾越国会直接向五国银行团洽借鉅额贷款,更派人于一九一三年三月二十日晚刺杀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一九一三年六月下旬,孙中山南下策动“二次革命”,因而再次有短暂的香港之行。六月二十日,孙中山由上海乘坐英轮“阿卡迪亚号”(Arcadia)抵港,但没有登岸活动,当日下午迳赴澳门,探望病危的女儿孙延(图四)。到了六月二十三日,孙中山再度来港入住香港大酒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及宋教仁被刺一案。另据时已出任港督的梅轩利致英国殖民地部的密函,在六月十四日被袁世凯免职的广东都督胡汉民于六月底来到香港,入住西摩道三十一号。到了七月八日,前江西都督李烈钧在孙中山的授意下,率先在江西宣布讨袁,及后湖南、四川、广东、安徽、福建先后宣布独立反袁,但二次革命旋起旋灭。孙中山于八月二日乘船离开上海,再度流亡日本。港英政府于同年八月明令不欢迎孙中山、黄兴及胡汉民等人在香港居留,自此孙先生长期未再到访。

  图五:孙中山题赠联义社的“博爱”条幅

  孙中山流亡日本后,仍陆续派人来港建立革命机关,重组始自一九一〇年、由海员建立的联义社(图五),负责购运军械、传递密件、接应内地革命等任务。一九一四至一九一六年间,由孙先生在日本东京成立的中华革命党至少于往来香港的十四艘轮船上建立分部组织,并先后委任十九名海员担任轮船的分部长。参加联义社的海员,亦同时加入中华革命党。

  应邀在港大发表演说

  一九一七至一九二四年间,孙中山为恢复依民国元年颁布的《临时约法》而成立的国会,在广州高举“护法”的旗帜。其间陈炯明虽曾叛变,但孙先生在半年内已收复广州,并于一九二三年二月十五日乘坐美国邮轮“杰弗逊总统号”(President Jefferson),从上海启程,经香港重返广州。

  图六:司徒拔是香港第十六任总督,任期为一九一九年至一九二五年,是其中一位向孙中山示好的港督

  二月十七日约下午七时三十分,孙中山在中环卜公码头登岸,重返差不多阔别了十年的香港,并入住半山干德道九号国民党籍四邑商人杨西岩家中。二月十八日,港督司徒拔(Reginald Edward Stubbs,图六)出于粤港两地民情的考量,在港督府设非官式午宴,欢迎孙中山。其后司徒拔在提交给英国殖民地部的报告中,以一九二二年海员大罢工为例,表示香港的繁荣与广东密不可分;为了香港的利益,港府必须与广州当局保持良好关系。二月十八日下午,香港首富何东亦宴请孙中山,讨论如何重组广州政府。

  图七:一九二三年二月二十日,孙中山在香港大学大礼堂(今陆佑堂)演说后,与港大师生在本部大楼外合照。坐在孙中山左面的是港大学生会会长何世俭,即香港富商何东的儿子

  二月二十日上午十一时,孙中山应邀在香港大学大礼堂(今陆佑堂)发表公开演说。当日出席人士包括:港府辅政司兼香港大学副校长施勋、香港富商何东及其儿子何世俭,以及港大师生和教育团体代表等四百余人(图七)。孙中山在演讲中,提及他的革命思想源自香港。二月二十一日清晨,孙中山登上“香山号”启程前往广州,结束了他历时四天在港行程,这亦是孙先生最后一次在香港登岸活动。

  图八: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从广州乘坐图示的“永丰号”军舰到香港,该舰在孙先生逝世后改名为“中山舰”,以兹纪念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孙中山离开广州,前往北京商议和平统一。同月十三日,孙先生偕夫人宋庆龄等人登上“永丰号”军舰(图八),离开广州北上,取道香港。十四日, “永丰号”抵达香港铎也码头(即金钟海军船坞)对开海面,待泊碇后,孙中山转乘日轮“春洋丸”(Shinyo Maru),其间并没有登岸。

  图九: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十四日,孙中山偕宋庆龄在香港转乘日轮“春洋丸”前往上海,然后取道日本到北京

  孙中山伉俪在“春洋丸”甲板上的倩影(图九),被香港电影之父黎民伟拍摄下来,并剪辑成《勋业千秋》的活动影像,见证了一代伟人孙中山与香港的不解之缘。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