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童”姜昆:相声越琢磨越可乐

  姜昆接受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全媒体新闻中心独家专访。大公报记者摄

  文|大公报记者 刘舒婷

  在香港访问姜昆是件乐事。

  十二日晚上的上环文娱中心,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快板、南音、粤曲、评书、相声轮番上阵,南北曲艺在此汇演,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姜昆的相声《广东话》作为压轴节目最后出场。演出开场前,姜昆在后台化妆室接受了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的独家专访。

  记者见到姜昆时,他正在抓紧时间与搭档对词,两人你一言我一句,语速极快。此时距离登台演出还有三、四个钟,坐在椅子上的姜昆气定神闲,与搭档一起练习早已熟稔于心的贯口。少顷,待二人练习完毕,姜昆接过采访咪试了试音,用粤语说了一句“得唔得”,顿时令整个化妆室的气氛活跃了起来。

  演出当晚,众演员与嘉宾合影。大公报记者摄

  用笑的艺术传播民族文化

  是次来港参加“中华曲艺情港澳展演”,姜昆带来的节目是《广东话》。“广东话对北方人来说是个艰难的课题,我们这嘴、这肚子,长得都不太适合说广东话。”姜昆笑言。为创作这一作品,姜昆钻研了粤语九音,考据了被称为“唐话”的粤语与中原古汉语的异同与流变。

  姜昆(左)与搭档郑健在香港表演相声《广东话》。大公报记者林燕珊摄

  “平时大家可能没留意,但当我们用一种很可乐的方式将它呈现在舞台上后,用笑的艺术令大家留意到自己的民族文化,慢慢滋生出对文化的敬仰与尊重。”姜昆说,一个民族的子孙后代对自己的民族文化产生敬仰,乃至敬畏感的时候,便会自然而然的对自己的民族产生感情,正所谓“文脉与国脉相通”。

  对于姜昆来说,一九八二年首次来港演出仍然令他记忆犹新,“那时候香港很少人能听懂普通话。”姜昆分享了一个当年的小故事:一位香港记者用港式普通话采访侯宝林,“大家都听不懂(普通话),你到这里来有观众吗?”侯宝林的回答十分诙谐,“我觉得我不担心观众,凡是来的都是听得懂的,凡是听不懂的,他们都不会来。”结果次日香港报纸刊文:“侯宝林在香港大讲‘两个凡是’”。

  1982年,侯宝林、马季、姜昆等相声艺术家来香港新光戏院演出(图片取自“港青快线”微信客户端)

  姜昆在香港记者的港式普通话与侯宝林的标准普通话间来回切换,维妙维肖地“再现”当年的对话,逗得大家捧腹大笑。“只要共同欣赏一门艺术,心与心之间的桥梁就能很快搭建起来,何况香港与内地同文同种。”在姜昆看来,相声里包含着多少的中华典故,传统文化,“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数典忘祖可不行。”

  回归近二十年后,现今的香港,对姜昆而言,“基础好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识听识讲普通话。姜昆表示,此行还将到两个本地的学校,与相声兴趣班的同学交流。“孩子们如果喜欢的话,不一定要登台讲相声,至少能通过听相声,演小段,把普通话练得更好,也是一个本事。”

  在过于娱乐化的当下,过多“无厘头”的搞笑是为笑而笑,失去了艺术应有的内涵。姜昆指出,对于相声而言,应该提高它的文化品位,笑过之后还能有些所得所悟,而非笑过了就算了。相声要经得起琢磨,不能把低俗当通俗,而是要讲究一点。“好比在家吃得好,但广东人还是钟意出来‘饮茶’,因为环境、吃的东西都有不一样的讲究。对我们来说也一样,创作也要讲究一点,编笑料和故事,让人笑完了还能琢磨琢磨,能进一步传播。”文化应该是要滋养人民,对优良传统的传承起到作用。

  姜昆为香港的相声迷们题字“艺在天涯,乐在其中” 。大公报记者林燕珊摄

  为香港相声迷题字

  “相声就是越经得起琢磨,越可乐。”姜昆以马三立在单口相声《马虎人》中经典的“挠痒”片段为例,“马虎人”腿痒但怎么挠都没用,原来是挠到旁人腿上了。“传统相声就是有些这样的规律,这些传统的套路,往往增加了艺术的感染力。”

  不得不说,姜昆是个天生的表演者、叙述者。在采访过程中,这位相声界的“顽童”几次引得在场的工作人员哈哈大笑。特别是说到相声的四门功课“说学逗唱”时,姜昆即兴表演了一段贯口“浑人”。从眉眼的表情,到举手投足间的肢体动作,再到对语气、语速的拿捏,都格外能撅住听者的注意力,让人不禁跟着他畅游在有关相声的一切。

  “顽童”姜昆的自画像。大公报记者刘舒婷摄

  采访的最后,记者请姜昆为香港的相声迷题字。姜昆思忖片刻,在纸上题写了“艺游天涯,乐在其中”八个字,又信笔画了一幅“可乐”的自画像。这个相声界的“孩子”仍保有着对相声的初心,用笑的艺术,讲古今中外寰宇事,悟酸甜苦辣人间情。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