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料历史】清晖园具“遗民”文化情结

  园中澄漪亭和六角亭。作者供图

  文|姜舜源

  岭南四大名园,也称粤中四大园林:东莞“可园”、顺德“清晖园”、佛山“梁园”、番禺“余荫山房”,是包括香港在内的粤语地区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胜。笔者深入考察研究,感觉它们具有浓厚的“遗民”文化情结,其中尤以清晖园为突出。这在“客家文化”等“移民”文化流行的两广、港澳,或许更能引起人们自觉或不自觉的共鸣;对于一般北方人来说,也有着一种特别的审美感染力。

  清晖园位于顺德市区大良镇清晖路,在四大名园中营建年代最早。《(嘉靖)广东通志初稿》称此地为甘竹滩。创建此园的是明万历三十五年(一六〇七年)状元黄士俊,字亮垣,号玉仑,晚年以家园所在地自号“碧滩钓叟”。据《(干隆)杭州府志》卷六十八记载,他是“海宁人,顺德贯”,即祖籍浙江海宁,出生于广东顺德。

  “清晖园”园门。作者供图

  “清晖”园名 纪念大明天子

  根据南宋遗民吴自牧,回忆南宋临安(杭州)繁华盛况的《梦粱录》卷十九记载,西湖之畔“张府泳泽环碧园,旧名清晖园。”清晖,指日月的光辉,南朝时开始大量使用,唐朝学者李善解释南朝颜延年“清晖在天,容光必照”说,“清晖”比喻日,引申比喻天子;并指此话出自《孟子·尽心上》“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说明清晖就是日月的光辉。黄士俊是明的遗民,奉崇祯皇帝之命在此园奉养百岁老父。如此,清晖园命名的用意就清楚了:一方面是纪念祖籍临安,一方面是怀念大明天子。如今人们不知清晖园园名起于何时,以笔者考据,黄士俊创建时即已使用。后来的园主龙廷槐之子龙元任,于清嘉庆十一年(一八〇六年),请同榜进士、江苏籍书法家李兆洛题“清晖园”。清朝科班出身的读书人最推崇六朝文化,不可能不知道“清晖”的含义。如今当地以孟郊《游子吟》“安得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解释园名为报答母爱,是把“清晖”强作“春晖”了。

  现在园中“澄漪亭”门窗上镶嵌着打磨过的贝壳薄片,是黄士俊时期旧物,至今已有三百多年历史。远古时代顺德一带曾是大海,经历了沧海桑田巨变,这些远古的贝壳,被后人捡来打磨抛光后镶在门窗上,既遮风挡雨,又利于室内采光。

  读云轩。作者供图

  夜观天象 顺德将出状元

  黄士俊大约生于万历五年(一五七七年),万历三十五年(一六〇七年)成为顺德立县以来第一位状元,时年三十一岁。

  由清代著名学者阮元主编的《(道光)广东通志》卷三二六记载,东莞奇士刘杰夜观天象,对人说:“今年主管文运的奎星,围绕牛郎织女星宿运行的度次,应在了广东,看来广东要出状元了?”果然当年三月,进士考试“春榜”揭晓,广东黄士俊天下第一。

  状元堂。作者供图

  由明顾鼎臣和顾祖训编写的《明状元图考》,记载他的事迹颇具传奇性。说他从少年时代就胸怀大志、身负奇才,而特别追求孝悌。早年在省城学宫读书时,考试屡屡夺冠,督学官许尚志赏识他的文采和人品,对他未来金榜高中寄予厚望。二十七岁这一年考中举人,在接着赴京参加进士考试途中,却得知家兄病重的消息,说:怎么能重功名、而轻视兄弟之情呢?毅然放弃考试,回家看望哥哥。这一耽误就是三年。到万历三十四年(一六〇六年)冬北上,准备参加第二年春天的会试。即将到京时,梦见自己进入殿廷,拜见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太祖说:你来了?我今天首先选拔起用你。后来他顺利通过礼部的“会试”,到宫中参加万历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结果“条对称旨、卷字精楷,擢第一”。就是条陈治国安邦之策高屋建瓴,书写答卷字迹工整精美,受到皇上嘉纳,钦定状元郎。他诗文俱佳,书画至今流传,在文物艺术品市场价位不菲。

  崇祯恩遇 御赐“熙朝人瑞”

  清初人修《明史》记载他中状元后,授翰林院修撰。天启年间朝中宦官魏忠贤和客氏奸党当道,他请假回乡。崇祯帝上台后重新起用他,任命其为礼部尚书。其间发生一件光宗耀祖的大事。

  “绿云深处”。作者供图

  据《(咸丰)顺德县志》、明代遗民所著《烈皇小识》记载,崇祯三年(一六三〇年),他的父亲黄镐年届百岁,崇祯皇帝给予多项恩遇。一是特批他假期,并且是“驰驿南还”,即官家提供路费,回乡为父庆寿;二是“赐金币”,这是明朝皇帝对大臣的崇高赏赐;三是降旨,准许他在家乡顺德为其父建造牌坊,并御赐“熙朝人瑞”匾额;四是父以子贵,朝廷赠黄镐尚书衔,赐“绯袍犀带”即官服和袍带,由黄士俊代表老父“百岁老臣”,拜谢皇恩。黄士俊时代的“清晖园”,应该在此百岁庆典之前定型。熙朝,犹言太平盛世,崇祯皇帝也是想藉大臣家有一老,为风雨飘摇的大明朝冲喜。

  《(光绪)广州府志》称崇祯十一年(一六三八年)黄士俊还乡时,“父母俱在,锦衣侍养,人以为荣”,可能不确,这时其父若在已是一百零八岁。据《(民国)顺德县志》记载,民国时期当地还有一处“宸翰楼”(天章阁),是明大学士黄士俊藏御赏书画处,也是纪念皇恩浩荡;还有“黄氏祠堂”、“灵阿阁”等,都在清晖园周围。

  透过漏窗望园池景色。作者供图

  大明孤臣 “足不踏清土”

  崇祯九年(一六三六年),李自成起义、辽东战事内忧外患夹击,崇祯帝秘密写下各位大臣的名字,然后沐浴斋戒祷告天帝,祈问谁堪当匡辅社稷大任,结果得到孔贞运、贺逢圣、黄士俊三人的名字,他由此进入内阁。这年冬及第二年,他以守城功和筹办边关防务有功,晋阶光禄大夫加太子太保、户部尚书,并封赠至曾祖父。不久他在内阁“磨勘”(覆审)某县判案报告时,因认真负责、反对例行公事,而得罪当道,受到排挤;接着在辽东防务上,又与权相温体仁意见相左。于是在十一年告老还乡。回到顺德后,还不时向崇祯帝反映对时局的看法,积极建言献策。到了明朝灭亡的崇祯十六年正月,他受到加柱国、太子太师、武英殿大学士荣誉官衔的奖励,崇祯帝催促他从速回朝。但不久就传来“闯贼陷都城,帝殉社稷”的噩耗,他闻讯痛不欲生。

  清晖园主山“凤来峰”。作者供图

  明朝灭亡后,唐王朱聿 于顺治三年十一月初五,受大学士苏观生及广东布政使顾元镜等拥立,在广州继皇帝位,年号“绍武”,故史称“绍武帝”。一个多月后的十二月十五日清军攻破广州,朱聿 自缢而死(一说被杀),绍武君臣冢在广州越秀公园内。据“四库奏毁书”明清之际学者钱澄之《所知录》、黄宗羲《行朝录》的记载,乡居广州近邻顺德的黄士俊及粤人陈子壮等,于十一月二十八日,以崇祯“旧辅”的身份被征召起用为大学士,以显示小朝廷的合法性,但还没到任“绍武”即已结束。

  与唐王同时,桂王朱由榔在广东肇庆宣布继位,确定明年起改元“永历”,是南京福王“弘光”小朝廷之后最长的明室余部。黄士俊又追随永历帝,永历三年(一六四九年)奉命“入值”内阁,不久成为首辅(即首相)。事实上,此时反清可以、复明已无希望。作为身受国恩的大臣,他如此行事,是忠于大明、以身许国的义举。此后事迹,时人文献记载各不相同,有说他接受了清朝薙发令而剃了头,有说他在肇庆城破时不出逃,正襟危坐等死。但岭南民间一直称赞他的民族气节,可说是公道自在人心吧。

  园林景致,美不胜收。作者供图

  反清复明无望,黄士俊回归清晖园,尽忠大明朝矢志不渝。据《(咸丰)顺德县志》记载,他的女儿在顺德县城北的“大悲庵”出家为尼。县志最后记载:“既鼎革,凡平昔章奏、著作,悉聚烧之,曰‘埋名待尽,安用此为?’自是楼居不下。”这位明朝的孤臣孽子,与大明共命运,看到大明江山已经明夷,于是把当年的奏稿、平生著作付之一炬。自认是隐姓埋名等死之人,住在清晖园楼上不再下楼,誓死不踏清朝土地。死时八十五岁,大约在一六六一年,即顺治帝去世、康熙帝继位那一年。还有一说,是他生于明隆庆四年(一五七〇年),卒于清顺治十一年(一六五四年)。但此说与各家一致明确记载的万历三十五年时年三十一岁中进士不合。

  风水宝地 “一门三进士”

  黄氏后人家道衰落,约一百年后干隆年间,园林为当地另一望族龙应时购得。龙应时,干隆十六年(一七五一年)进士,曾任山西灵石县知县,著有《天章阁诗钞》。在这幅风水宝地里,两位子孙先后得中进士,有“一门三进士”的美誉。

  使用彩玻璃是岭南园林特色之一。作者供图

  儿子龙廷槐,干隆五十三年(一七八八年)三十八岁中进士,并被拔入翰林院深造。历任春坊官(文化官员)、监察御史,因不满和珅弄权,辞官回乡专情于园林之乐。在与弟弟龙廷梓析产分家时,他获得黄氏故园的中心部分,是现存清晖园主要营造者。《(光绪)广州府志》称:“丁外艰,归,筑园奉母,谢绝应酬。”就是遭遇父丧,回乡守孝,营缮清晖园奉养母亲。所以把“清晖”当成“春晖”,也非凭空捏造。后来又主讲广府著名的越华书院。作为乡绅,他最为人称道的是,嘉庆十四年(一八〇九年)海盗张保仔为患岭南,他出面组织各乡备防,自己捐资万金修建炮台,使海盗不敢窥伺顺德一带。他是诗人兼诗论家,著作有《敬学轩集》,园中至今留有他书写的楹联:“茶露臼凝研凤饼,墨池香湛蘸麋丸。”文辞儒雅,字迹朗润。

  龙廷槐的二儿子龙元任,嘉庆二十二年(一八一七年)进士,能文章,工声律,善书画,园中对联足以反映其经历:“三年又醒春明梦,万里重挥远道鞭。”春明,指京华;三年,中进士、入翰林三年散馆结业;梦醒,三年好像发梦一场;万里重挥鞭,基本上也是原路去、原路回。反倒是其兄龙元侃,曾任内阁中书(处级官员)、兵部员外郎(局级官员);四弟龙元似,曾任刑部员外郎和地方道员(局级官员)。

  “沐英涧”门廊正面是园林景框,美不胜收。作者供图

  造园艺术 岭南景框奇绝

  清晖园是艺术成就最高的岭南园林,笔者印象最深的是“沐英涧”。它与“八表来香”亭组成这座园林的北单元,有游廊、小桥、花径、假山、荷塘和水榭等设施,结构紧凑,一步一景,景随步移,美不胜收,目不暇接。

  沐英涧入口处是宽敞的门廊,正面是饰花罩的视窗,形成巨大景框,正对窗外山石古木大盆景,望去彷佛挂了一张中国传统山水巨画,只是景深更大,园内风光兼收眼底:枫树、乌柏、桂树、紫藤等奇树异花,枝繁叶茂,花团锦簇,水木清华,散发着浓郁的生机绿意,不由人想起古诗名句:“春色满园关不住”。“山水画”景框上方是八方饰刻金片的清代玻璃,内容是“羊城八景”:白云远望、大通烟雨、蒲涧濂泉、波罗浴日、珠江夜月、金山古寺、景泰僧归、石门返照。这是留存至今唯一完整的以羊城八景为题材的清代玻璃艺术品,已被推为国家一级文物。入得门内,是阔大的荷塘,河墙委曲婉转,盆景、特置石随宜分布。荷塘之中为“八表来香”亭,又称“玲珑榭”;荷塘东西两面构屋数楹,名为“临池别馆”,榭与馆之间有横跨塘上的廊桥既分隔又连通,将小园分成似隔非隔的南北两部分。

  玲珑榭是南部水中一座颇具特色的建筑,它的四周是波光粼粼的池水,水榭平面呈八角形,八面玲珑,皆为门窗隔扇,上面装无色透明玻璃,整体通透,置身其中,如在水晶宫中,人与周围物象物我一体,尽享湖光山色、草木华滋。

  清晖园是钟灵毓秀的南国海山,与悠久璀璨的岭南文化,共同培育出来的阆苑仙葩!

  (作者为中国历史文化学者、北京市档案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